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26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北京观察:崇毛教授打老人 百度收费删帖 儿童吃成人药 哈市断桥怪司机


9月18日北京反日示威者手持毛泽东像。韩德强打了对毛泽东持不同政见的老人

9月18日北京反日示威者手持毛泽东像。韩德强打了对毛泽东持不同政见的老人

在刚刚过去的一个星期里,中国发生了一系列值得关注的新闻。

*教授以爱国名义打八旬老人耳光*

一位参加九.一八反日爱国大游行的大学教授,竟然掌扇一位八旬老人,只因为这位老人对游行队伍中打出的标语表达了不同意见。

综合北京多家媒体的报道,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教授韩德强,因为一位老人对一些标语提出异议,他便走上前去,扇了这位被他认为是“汉奸”的老人两个耳光。

由于老人对民众游行中打出的过激口号表达不同意见,便对八旬老人大打出手,不但和传统的尊老爱幼的中华道德不符,更与现代“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的言论自由的价值观大相径庭。

更为荒腔走板的是这位韩教授事后坚持“绝不认错”,北京的新京报的一篇评论分析韩德强的反应说,他“对他认为的汉奸就要迎头痛击,即便因为打汉奸受到法律制裁,也是值得的,今后还要大打不误。”

新京报引述学者的话感叹道:教师,学者,知识分子本是灵魂的工程师,理应对扩展言论空间,匡正社会风气起到启蒙作用,而少数知识分子中却弥漫这一股戾气。联想到不久前中国媒体对辱骂记者的“三妈”教授的报道,令人不免觉得斯文扫地。

*百度员工涉嫌收费删贴被法办*

百度是中国最大的搜索引擎。自从谷歌“自愿”离开北京之后,百度一直是一枝独秀。作为社会公器,百度本应向用户提供最客观公正的搜索成果,不料最近爆出部分员工收费删贴的丑闻。

根据北京警方最近发出的消息,百度公司的几名员工涉嫌与外部人员勾结,违规为他人删贴,从中赚取好处费,被检方依法逮捕。

中国媒体不时爆出“有偿新闻”的丑闻。记者收取企业和基层官员的好处费,然后写稿件替他们宣传。后来又出现”有偿不新闻“的新闻,如记者收取封口费,然后压住类似矿难之类的负面新闻不报。这类消息多次见诸报端,已经让人见怪不怪了。没想到这股风气也弥漫到网络媒体。

一位北京传播学者点评道:其实百度公司官方收费删贴或者收费让企业排名靠前的做法,早已是公开秘密。早在2008年,三鹿奶粉事件发生之后,百度居然对三鹿奶粉实行关键词屏蔽,是否收取了三鹿公司的好处费,外人不得而知,但显然和一个已经高度介入社会公共生活的企业应该信守的公共道德不符。几位被捕的百度员工,肯定心里不服,不免扼腕叹息: “窃钩者诛,窃国者侯”, “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之类的中国古训,至今仍长盛不衰。

*中国儿童要吃成人药 90%中国药品没有儿童剂型*

全国政协九月十九号上午举行“儿童用药问题专题研讨会”。与会专家爆出中国儿童药品短缺,中国国内市场90%的药品没有儿童剂型,部分特殊专门用于儿童的药物甚至短缺。

中国儿童的数量接近三亿人,几乎相当于美国人口。面对这样一个庞大的人口基数,中国的医药卫生部门显然重视不够。

根据研讨会上公布的资料,目前中国有6000多家药厂,专业化生产儿童药品的药厂仅十几家,在中国药物市场上的3500多中制剂品种中,供儿童使用的仅有60余种,所占比例为1.52%。

由于没有儿童专用药,孩子生了病,只好给他们吃成人药。但是成人的很多药品说明书上,并没有规定儿童剂量。一些比较负责任的厂商在药品说明上标有“儿童减量”和“指导用药”等字样。然而,减量减多少,是一种非常模糊的说法。很多家长没有办法,只好沿用多年来把成人的药掰成几分之一的原始做法。专家说,这种做法导致中国儿童用药有百分之五十超说明书用药,给用药副作用和其它不良反应埋下隐患。

*哈尔滨政府:大桥质量没问题 超载司机要法办*

通车不到一年的哈尔滨阳明滩大桥引桥8月24日清晨发生断裂坍塌,4辆大货车坠落,3死5伤。

阳明滩大桥引桥坍塌事故,引起媒体的广泛关注。美国之音记者参加了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有关十八大之前加强安全生产的记者会。在记者会上,中国国家安监总局党组成员、总工程师、新闻发言人黄毅在谈及哈尔滨阳明滩大桥引桥投运一年即发生断裂时表示,大桥的质量“肯定有问题“。

媒体都在等待哈尔滨政府有关部门何时拿出官方的事故调查报告。

哈尔滨市政府星期三公布了8月24日塌桥事故的正式调查结果。调查结果显示,这座大桥的设计建设监理均符合标准和要求,质量没有任何问题。塌桥事故的直接原因是四辆大卡车超载。

哈尔滨市副市长任锐忱在9月19号举行的通报会上说,超载车辆的乘驾人员违反了道路交通安全法的具体行为,将通过司法程序依法依规予以处理。

翻车事故中没有被砸死的五名乘驾人员目前仍在医院救治,其中一人仍在重症监护病房。这些死伤者的家属本来指望能够得到国家的赔偿,现在反而要被追究法律责任,心理落差甚巨。一些家属听到按照事故认定要对肇事车辆的相关人员移送警方依法处理的结果后,情绪激动。

部分死伤者家属对哈尔滨市政府的调查报告提出质疑,认为整个调查环节不公开不透明。

一号车死者张金凤的家属张桂东说,他不是为了要一点抚恤金,而是要为他死去的姐姐和姐夫讨回公道。二号车伤者王春梅的弟弟说,把垮桥的事故都推到超载上,和桥梁设计和桥梁的质量没有任何关系,家属“肯定不能承认”。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