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17 2017年2月25日 星期六

高度警惕的利比里亚边民防范埃博拉蔓延


利比里亚在今年早些时候重新开放边境,当时许多人觉得那还为时尚早,因为埃博拉在塞拉利昂和几内亚仍旧猖獗。边境防范松懈,即使在最好的时候也很难控制。美国之音记者前往了边境地区宁巴郡,了解了当地人正在如何应对这种情况。

这条不是官方认可的通往几内亚边界的道路。在利比里亚北部宁巴郡的这个灌木丛里,当地人说,有多达50条所谓的旁路。

在去年埃博拉爆发之前,这些旁路并不是个问题。这里的人们在边境两边都有家人,他们常常通过这些小路往返于两国。

如今,利比里亚的埃博拉感染率接近为零,而几内亚仍受埃博拉困扰,从这些丛林旁路来往两国就有风险。

但宁巴郡巡视员雷金纳德·曼恩(Reginald Mehn)说,利比里亚政府没有能力管控整个边境地区。

他说:“即便你把利比里亚所有军队都派到那条边境线,也无法阻止利比里亚这边的人跨境前往几内亚,因为他们的饮食和行为差不多,连口音都一样。”

尽管如此,一些地区仍然没有感染埃博拉病毒。在人口7500的边境小镇韦帕(Wipah),镇长弗朗西斯·帕耶(Francis Paye)说,那里一个感染病例也没有。

他说:“我们不能有,不能让它发生。我们不允许人们离开或来到镇上。”

帕耶说,听说埃博拉在7月侵袭宁巴郡之后,整个社区高度警惕。

他说:“我们在广播上听到这个事后,我们每个人都像羚羊一样高度警觉。听到这个事后,人们想要逃离。后来人们听说是发生在几内亚,或塞拉利昂。我们能到哪里去呢?我们坐下来,心中不安,不知道我们可以去哪里,干什么。”

利比里亚政府在财政上捉襟见肘,无法管到所有地区,并且依靠国际援助来教育利比亚人有关埃博拉的事情。

由美国国际开发总署提供资金支持的美国非政府组织“慈善队”(Mercy Corps)在利比里亚全国范围内建立了大约70个当地组织,以提高利比里亚人对埃博拉的认识。因为他们招募当地人,所以当地社区更可能信任他们传播的信息。

韦帕当地一个出色的非政府组织(CHESS)的行政总监吉宗·亚历山大·尼彦(Jzohn Alexander Nyahn)说,与社区合作是抗击埃博拉的最好方式。

他说:“我个人不认为,如果我们关闭了边境就能阻止埃博拉的蔓延,因为人们去邻国的市场买东西,去邻国的医疗设施看病。他们来往两国的时候,你根本不知道他是不是几内亚人。他们说的方言和我们宁巴这边的一样。”

韦帕镇里镇外年轻的利比里亚人每天都向当地居民通报有关埃博拉的消息。他们走街串户、答疑解惑,而且在每月都会组织小组讨论。这些措施似乎具有成效。几个星期之前,一个患癌症的妇女向几内亚的一名传统医师寻求帮助。她在穿越边境返回家中后去世。以防她因感染埃博拉而死,对此有所警觉的韦帕居民通知了当局。他们希望,高度警觉能够将致命病毒阻挡在边境之外,直到几内亚不再受到埃博拉的威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