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39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专家:扩大市场作用乃化解汇率压力之佳策


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华盛顿坚称不会在外来压力下升值人民币。但是越来越多的中外经济学家们认为,人民币汇率随时都可能发生变化,扩大市场在汇率形成机制中的作用是第一选择。

虽然是核安全问题把胡锦涛和美国总统奥巴马拉到了一起,但是媒体似乎还是特别关注人民币汇率问题。奥巴马再次要求中国加快人民币升值的步伐,而胡锦涛则坚定地表示,中国不会在外部压力之下推进汇率制度的改革。

胡锦涛的最新表态似乎对中国的外汇交易产生了一点作用。当天的美元兑人民币中间价略有上升,从一比6.8259上升到一比6.8260。在星期二汇率询价系统上,美元兑人民币汇率也从星期一的6.8257上升到6.8268。

道琼斯新闻社援引中国交易商的话说,这一变化显示,市场认为,中国近期不大可能在外来压力之下推动汇制改革。

但是,美国财经媒体彭博新闻社发布的专家调查发现,绝大部分专家倾向认为,中国可能最早在6月30号调整汇率,以控制通胀。不过,他们认为,为了避免给中国出口就业造成伤害,这次调整不会采取一次性升值多少的做法。

接受彭博新闻社这次调查的有19家全球大型金融机构,包括中国银行和中国建设银行。这19家金融机构中有12家认为,中国人民银行将会在第二季度内允许人民币在更大范围内自由浮动。不过,有五家估计,这个日子可能会是9月30号,而不是第二季度。其余的机构倾向认为,汇率改革的日子要到今年年底。

11家金融机构排除了一次性升值的选择。15家预测,汇率日交易区间将会进一步扩大。2005年调整汇率的时候确定的浮动区间是在0.3%之内。但2007年5月,央行把它扩大到0.75%。专家认为,央行有可能把浮动范围进一步扩大到0.75%到3%之间。

这个调查结果大体上反映了美国多数中国问题专家对中国汇率改革的观点。华府自由派智库卡托研究所的中国贸易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丹尼尔·艾肯森星期二在传统基金会举办的中国汇率问题研讨会上表示,增加人民币汇率的灵活性恐怕是最佳的解决办法。

他说:“如果经济学家之间都不能够就人民币需要升值多少才算合理拿出一个大家都能够接受的模式,那么国会又怎么能够计算出惩罚中国进口商品的分寸呢?我们要了解人民币的真正币值,唯一的办法就是扩大人民币自由浮动的范围。人民币汇率最终是应该实现自由浮动的。”

艾肯森指出,国会是把中国的汇率问题跟美中贸易失衡问题联系在一起看的,认为人民币升值会对美国改善贸易赤字起到很大的作用。艾肯森说,事实上,这两者之间没有多少关连。所以,人民币升值不能够解决议员们关心的问题。

传统基金会的中国经济问题专家史剑道(Derek Scissors)对中国的经济政策经常持批评态度,也一贯抨击中国在汇率问题上采取的重商主义立场。他认为,正是中国政府的这种政策给出口企业提供了大量的、全方位的补贴,其中包括人民币币值过低。

但是,史剑道也承认,美中之间存在的巨大的贸易失衡根源在于美国的过度消费和中国的过剩产能。汇率只是其中的一个因素,但不是最重要的因素。

他说:“无论中国对汇率采取什么样的动作,无论美国如何行动,我们的双边贸易还是难以平衡,美国对中国的政策还是会持反对的态度。财政部是否推迟汇率政策报告关系不是很大,因为两年内,中国汇率的变动不会改变双边贸易问题,美中经贸关系问题还是要成为选举政治的话题。”

史剑道表示,美国和中国都面临困难的选择。美国要减少消费补贴,中国要消除产能过剩。在汇率问题上,史剑道认为,中国如果只是考虑如何对付美国的压力,在升值幅度上小心计较,那么美中之间的摩擦将会越来越严重。史剑道希望,中国政府应该真心诚意、实实在在地朝着浮动汇率制度迈进,逐步增加市场需求对汇率的影响。这样才能化解外部压力,同时也有助于中国央行加强货币政策的管理效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