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23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埃及革命两周年,埃及人在反思


埃及发生历史性的起义至今已经两周年了。在埃及,从知识分子到劳工阶层,很多人都在反思他们究竟获得了什么,还有什么需要去完成的。请听美国之音记者阿罗特从开罗发来的报道。

对普通埃及人来说,自从革命发生以来的这两年时间既是愉悦的,又是令人厌烦的。很多人说,他们最大的收获是被授权的感觉。吉萨居民乔哈尔说:“在革命前我们没有自由。现在我可以站在镜头前告诉总统说:“你的人民需要这个,你的人民需要那个。”

作家阿斯瓦尼对他的埃及同胞们有非常敏锐的观察力,他在他的畅销书中探索埃及人的希望和挣扎。阿斯瓦尼在起义中和数百万埃及人一道走上街道,目睹了埃及人的重大变化。

他说:“这次革命中最重要的变化是人的改变,人民克服了恐惧的心理障碍。这是不可逆转的,人们再也不害怕了。”

但是有些人担心,革命的精神处于危险之中,他们再次上街抗议。对这些人来说,去年选出的伊斯兰总统穆尔西以及富有争议性的新宪法获得通过都导致了麻烦和分裂。

尼罗河上一艘船的船长西亚姆对穆斯林兄弟会非常警惕,他认为穆斯林兄弟会只在乎自己的利益。他说:“那些主政的人应该知道他们要对整个国家负责。”

作家阿斯瓦尼是穆斯林兄弟会的批评者。他说,前埃及政府没有兑现早先许下的重建基础设施和创造就业机会的承诺,现在那些长期在野的人掌了权,他们所承担的责任更加重了。

他说:“这种情况是有利于革命的,但是对穆斯林兄弟会没有帮助,因为他们辜负了人们的期望,他们正一天天地失去民心。”

还有一些人对经常援引革命精神的穆尔西总统保持耐心。面包师胡赛尼在目前处于经济困境,但是他对总统表示同情:“穆斯林兄弟会政府面临很多挑战。他们非常努力地工作以克服那些困难。”

穆斯林兄弟会仍然是埃及组织最佳的政治团体,他们能够迅速组织起反示威的游行活动以支持政府。

作家阿斯瓦尼为反对派之间的不团结进行辩护,他说,反对派拒绝被任意指挥,每个人都独立思考。

阿斯瓦尼认为目前反对派掌握时间。他指出,法国和美国用了很长时间才完成革命。 他说:“如果我们期待革命两年后就会带来真正的改变。很简单,这意味着我们并没有读够革命史。”

就象尼罗河上的船长一样,阿斯瓦尼知道最重要的事情是向正确的方向迈进。他相信埃及正在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