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06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埃及撕裂 媒体成战场


一名埃及人在开罗举着报道穆斯林兄弟会精神领袖巴迪被捕的报纸(2013年8月20日)

一名埃及人在开罗举着报道穆斯林兄弟会精神领袖巴迪被捕的报纸(2013年8月20日)

在埃及最近几个星期的动乱中,媒体一直是个战场。同情被推翻的总统穆尔西的报纸和电视台被关闭,其余的媒体则和新政府保持一致。与此同时,国际新闻机构受到埃及政府的尖锐批评,许多外国记者在街头遭到怒骂甚至攻击。

*伊斯兰主义者和世俗派人士对峙*

在最近几个星期的埃及的抗议风潮中,支持穆尔西的一派高呼在埃及建立伊斯兰教法的口号。伊斯兰政教合一是穆斯林兄弟会的核心目标。不过,虽然穆兄会支持被推翻的总统穆尔西,但穆尔西执政时的官方政策并不包括实施伊斯兰律法。

然而,这种要求实行伊斯兰律法的呼声仍然引起许多埃及人担心,这也正是许多埃及人支持军方上个月推翻穆尔西并接管政府的主要原因。

*军方推翻穆尔西后牢控媒体*

军方上台后采取的措施包括关闭支持穆尔西的电视台和报纸。一位抗议者不服,他对路透社记者说,没有本阵营媒体的帮助,抗议运动也能获胜。

“压制媒体以及掩盖真相的做法并不能给他们带来任何好处,”这位抗议者说,“我们的人民是不接受强制的。无论你们向我们施加多大的压力,无论你们杀掉多少人,我们将继续奋斗到最后一刻。

社交媒体填补了一些空子,成为组织抗议活动以及发表穆斯林兄弟会观点的渠道。但是大众传媒牢牢地控制在军方建立的临时政府手中。

在政府的卫星电视台屏幕上,播音员播报晚间新闻时,屏幕上方持续显示着“埃及打击恐怖主义”的横幅。

新闻都是清一色的政府观点,这些新闻利用民众对极端主义的担心,把所有抗议者都说成是“恐怖主义者”,并含沙射影地把他们和25名埃及警察遇害事件联系在一起。这些警察本星期在沙漠遭到伏击,被涉嫌是伊斯兰激进分子的人杀害。

*穆斯林兄弟会被妖魔化?*

“毫无疑问,妖魔化开始了,”阿卜杜拉·施莱弗说。施莱弗从前是一名记者,现在是美利坚大学开罗分校新闻专业的荣退教授。

但是,他接着指出:“当支持穆尔西的人有机会通过他们自己的媒体发声时,他们也一样侮辱谩骂,毫不妥协。任何在穆尔西担任总统时反对过他的人都被说成是叛徒、异教徒。他们所使用的语言同样是谩骂。”

施莱弗说,从长期角度来看,穆尔西对埃及社会的许多方面所进行的制度性改变所造成的伤害,可能比当前的临时政府所实行的限制所造成的伤害要大。他称目前的限制措施是“过渡性的”。

施莱弗的大学同事、政治社会学者赛义德·萨德克说,穆斯林兄弟会已经被妖魔化了,可是妖魔化穆兄会的不仅仅是媒体,他们自身的一些的所作所为也难怪别人反感。

他说:“人们亲身经历了他们的统治,开始感到他们是危险的。很久以前,我就曾经这样警告过穆斯林兄弟会说:如果你们继续你们的政策,你们将引起人们的反对。不仅是国家政权,不仅是组织机构,而是人民会反对你们。”

*临时政府对外国媒体大为不满*

先是经历了一年的伊斯兰主义统治,如今又是鼓声阵阵的媒体批评声浪。这两者结合在一起,造成了强大的冲击力。

这在西方新闻界引起了某些反弹。很多外国记者的立场倾向于反对军方接管以及随之而来的宣传攻势。这些记者同情在过去一个星期的镇压期间被打死的数以百计的平民。

临时政府指责西方媒体报道埃及时“扭曲形象”,“远离事实,偏袒”穆斯林兄弟会,罔顾穆兄会的极端暴力。新到埃及的记者申请证件的过程因为“安全检查”而被耽搁。

*西媒有民选总统就是好人的思维定式?*

在埃及生活了几十年的美国人施莱弗教授认为,外国的报道大多“肤浅和天真”。

“从这方面说,他们是肤浅和天真的,”他说,“我们有种思维定式:任何人,只要是民主选举产生的,那就自动成为好人和民主派。任何人,只要是发动了反对民选总统的政变,那就自动成为坏蛋。然而,人们如果更近距离地去观察,就会发现问题不像表面上那样简单,就不会那么快就作出结论了。”

究竟是熟知内情的人是最好的判断者?还是旁观者清? 这是一个古老的问题了。

这样的纠纷还会继续。无论是干政,还是镇压,还是媒体政策,临时政府都没有显示出人和退让的迹象。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