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53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缅因州选民最关心收入不平等议题


雇主是否欠雇员一份最低生活工资?在这个大选季中,人们谈论的最多的是如何把就业机会带回美国,而提高一些最低收入者的时薪标准则是其中的一个重要议题。在缅因州,选民们在11月大选投票时也要对是否提高最低工资标准这个问题进行投票,而投票结果或许会对本州经济产生显著影响。美国之音记者前往缅因州波特兰市进行了实地采访,看看那里的选民是如何看待这个议题的。

酒吧调酒师希拉莉·莫里森脑子里想的事情很多:房租、伙食费,还得偿还学生贷款。

她说:“只干这一份工作就能维持生活,这对我来说是不敢想的。我得干两份工作、甚至三份工作才可以温饱。”

希拉里仍然在这个生活成本高昂的城市找寻解决温饱的方式,但是她与其他的餐馆员工不同。她在餐厅赚的钱几乎是联邦最低工资的三倍。

她说:“能收入这么多是不可想象的。”

希拉莉的老板史蒂夫·科尔曼说,付给员工能够维持他们生活的工资是个道德问题,同时这对生意也有好处。

他说:“我得靠我的员工。”

科尔曼说,联邦法律规定收小费的劳工的最低工资标准是每小时3.75美元,当他付给自己员工的工资高于这个标准时,餐厅的服务变好了。

他说:“一般周五或周六,他们一天干下来拿到手的钱是一小时30多美元。如果他们一周能有两天挣这么多的话,就可以维持生活了。”

这也就是为什么他支持缅因州在这个选举季中让选民考虑的一项新法案。这项法案如果通过,能够让全州所有的最低工资者都能够像希拉莉·莫里森一样获得较高的收入。

在全国范围内,劳工们上街游行要求提高工资标准,这也促使收入不平等问题成了今年总统大选中的核心议题。

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说:“如果你相信最低工资应当是能够维持生活的工资,那么所有全职工作的人都不应当在贫困中抚养孩子。加入我们吧!。”

她的共和党对手唐纳德·川普则呼吁当地政府决定什么是对经济有利的东西。

川普说:“应当由各州做出决定。”

最低工资提案去年没有在缅因州的州众议院通过,但是由于缅因州不同寻常的开放制度,获得足够民间支持的市民可以使这个动议在11月的大选投票中再次列入选票进行表决。

改变最低工资标准或许将迫使一些餐馆老板提高价格或削减其他成本来弥补工资的上涨。

“轻松一日”(Easy Day)餐厅老板克里斯·迪尔说:“我不认为我们应当把一个人的价值与工资挂钩。这不是说,我觉得你只配得每小时12美元。除非是社会大众愿意掏30美元买一个披萨,要不然那个工作的价值也就只有每小时11美元。”

迪尔说,雇员可以通过教育和工资激励项目来提高自身的生活标准。他说,政府不应人为地提高工资而导致物价上涨。

他说:“这不是最低工资,而是对你的生活课税。这是要让就业岗位消失,小企业关门,整个产业都会改变。”

经济的不确定性是这个大选季的特点之一。民调显示,缅因州选民很可能会在11月否决提高最低工资标准的议案。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