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14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全美各地准备好应对投票日可能出现的暴力


希拉里·克林顿在一个提前投票地点外欢迎支持者的时候,一名克林顿的支持者试图挡住一名川普支持者举起的标语牌

希拉里·克林顿在一个提前投票地点外欢迎支持者的时候,一名克林顿的支持者试图挡住一名川普支持者举起的标语牌

唐纳德·川普表示他可能会质疑他所谓的“被操纵了的”总统大选的结果,人们因此担心这类言论或许会导致投票日那天出现暴力。这也促使美国各地的许多政府官员做好了应对这种可能性的准备。

川普这位共和党总统候选人还呼吁支持者自愿成为“投票观察员”,估计他是指要监督那些他的竞争对手希拉里·克林顿有望赢得大量选票的地区。他的这一言论也引发人们对于投票日可能出现暴力事件的担忧。与此同时,法院裁决也大量减少了联邦政府可以派遣到投票地点的特别选举观察员的数量。这些观察员的责任是监督投票,以防任何恐吓选民的情况出现。

《今日美国报》和萨福克大学最近做的一项民调显示,51%可能参加投票的选民担心11月爆发暴力活动,其中近半数表示他们“非常担心”。

一位表示担忧的选民是理查德·达林,他住在密西根州底特律市的郊区。达林说,如果川普赢得总统大选,美国一半人口“将感到受威胁”;他认为如果川普问鼎白宫,许多享受政府福利的人或是非法移民可能会遭到川普打压。

储备弹药

达林对美国之音说:“那样的话就会有暴乱,若如此,我想要保护自己。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在为武器囤积更多的弹药,只是以防万一,我得保护我的家人和我身边的人。”

前美国议员乔·瓦尔什似乎在煽动那种情绪。他本周在推特上写道:“11月8号,我会投票给川普。11月9号,如果川普输了,我就拿起我的火枪。你加入吗?”

但后来瓦尔什说,火枪是个比喻,意思是选民应当通过非暴力不服从的行动来表达不满。

肯塔基州州长麦特·贝文指出,如果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当选总统,那么为了“夺回”国家,流血是“必要的”。

贝文上个月在华盛顿的一个活动上说:“要流谁的血?那可能就是这间房间里的人,可能就是我们的子孙。我有九个子女。想到可能需要流他们的血来挽回局面、来恢复由于我们的冷谈与漠视而丢掉的东西,我就感到心碎。”

在迈阿密,有人穿着的衣服上印着“保护选举 非党派志愿工作者”

在迈阿密,有人穿着的衣服上印着“保护选举 非党派志愿工作者”

更多学校放假

在这场火药味浓厚的全国政治大论战中,美国各地的选举官员都高度警惕。虽然许多公立学校都因为用作投票场所而放假,但是校董会要求没有用作投票场地的其他学校也放假,或是要求选举官员变更投票地点。

在西部科罗拉多州的丹佛市,投票日准备计划当中包括培训投票站工作人员如何应对出现“活跃枪手”的情况。

丹佛选举委员会主任安布尔·麦克雷纳兹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我们为所有的现场工作人员、所有的选举法官,甚至是在中央办公室大楼内的人都做了如何应对活跃枪手的培训。”

麦克雷纳兹说,我们还提供了额外培训,因为“希望我们团队做好应对任何紧急情况的准备。”她还说,选举官员将与城市警察保持定期沟通,确保投票市民的安全。

联邦政府做好准备

美国选举协助委员会是一个规模不大的政府机构。这个机构对美国之音表示,正在与当地选举官员合作,“确保美国选举的持续、安全和完整”。意外情况预案包括设立备用投票站,以便在需要疏散时可以使用,同时建议为至少五种最坏的情况做好准备。

联邦法律中没有有关推迟选举的规定,但是委员会表示,一些州的法规允许在某些情况下这么做。

美国司法部和联邦调查局说,他们将在选定的投票地点安装监控设备,并做好应对投票站发生任何暴力事件的准备。设在华盛顿联邦调查局总部的一个中央指挥部将监控美国各地报告的任何威胁。

除了联邦调查局的工作人员之外,中央指挥部还将配备从司法部和国土安全部调配的人手,以“确保违反联邦刑法和威胁选举安全的相关指控得到妥善处理”。

作为预防选举犯罪协调员的联邦调查局探员还将在该机构设在全美的56个地方办事处值班待命。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