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22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新兴市场的动荡还没有结束


新兴经济体增长放缓,美国央行决定缩减货币刺激措施,这使得许多投资者对世界经济状况感到忧虑。有人批评美联储缩减宽松货币政策的速度太快,还有人坚持说新兴经济体对此没有准备。但经济学家指出,市场动荡的原因多种多样,就像参与市场活动的国家各不相同。

当美联储着手注入成百亿美元刺激经济增长时,投资者不失时机地在快速增长的经济体和利率较高的国家大举投资。但是,在美国经济出现强势增长迹象之际,美联储缩小了货币刺激规模。

于是,正如经济学家伯恩斯在世界银行全球经济报告中所说的那样,投资转而回流到利率开始回升的发达经济体中。伯恩斯说:“我们在报告中的分析是,随着美国的利率平稳上升,流入发展中国家的资本在这些国家GDP中所占比例可能将逐渐下降。”
资本外流的时机很糟糕,因为从巴西到印度,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增长已经放缓。

上个月,土耳其新里拉兑换率急剧下跌。土耳其央行试图通过利率加倍来吸引投资人,阻止资金外逃。

经济学家德米奇说,此举使新里拉币值短暂上升,但代价太高:“我们当然会看到提高利率的决定对经济增长、特别是对GDP增长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因为信贷利率可能会提高,借贷成本会提高。”

与此同时,阿根廷央行选择不进行干预,结果导致10多年来阿根廷比索最大幅度的贬值。这种情形很快蔓延到其他新兴市场国家,一些经济学家称之为“2009年以来新兴市场国家货币的最大抛售”。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经济学家克莱因说,不能把这全都归咎于美联储的减购决定:“阿根廷国内通货膨胀率非常高,但被官方数字掩盖了。土耳其的情况是政治丑闻和巨大的贸易赤字。”

克莱因说,考虑到各国的具体问题,最近的市场动荡可能是一种必要的修正。他以巴西为例指出:“毕竟,巴西人最近还在对一场货币战发出抱怨,说因为巴西的利率太低,导致大量资金流入,使得巴西不再有竞争力。我认为巴西的币值现在比较合适了。”

在另一方面,世界增长最快的主要经济体中国基本上没有受到影响,这或许是因为中国有大量的美元储备。

但经济学家说,商业活动相互关联的性质决定了新兴市场的动荡还没有结束。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