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38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汹涌主旋律:武媚娘变大头暴露了什么?


参观者在中国国际电视公司举办的香港影视娱乐博览会上欣赏电视海报。

参观者在中国国际电视公司举办的香港影视娱乐博览会上欣赏电视海报。

中国热播古装剧《武媚娘传奇》因画面据称尺度过大,被审查官员临时叫停,回炉再造。这起风波引发了各界对于中国影视剧审核制度的思考。

去年12月起在湖南卫视热播的古装剧《武媚娘传奇》曾因官方所称“技术问题”暂停播出三天之后于今年1月1日恢复播出。然而,观众发现,复播后的武媚娘和众嫔妃,颈部以下画面全部被截掉,原因是“画面尺度太大”,让昂贵的戏装失去了意义。网友笑称应改名为“武大头传奇”。

去年10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召开的文艺工作座谈会上指出,“文艺不能在市场经济大潮中迷失方向……要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这种偏“红色”的中国式审核标准,确是让很多影视剧创作者感到头疼。

*举步维艰的中国影视创作者*

2012年7月的香港书展上有敏感书籍《砍头也不回头》《我不信中国模式》《陌生梁振英》(美国之音丁力拍摄)

2012年7月的香港书展上有敏感书籍《砍头也不回头》《我不信中国模式》《陌生梁振英》(美国之音丁力拍摄)

中国是当今世界影视剧生产和消费的大国。2013年电视剧产量达到1.5万集,而在发行量上屈居第二的美国,年产量仅八千集。中国的电影产业也是发展迅猛。2014年上半年,内地票房总收入约132.8亿元。同时电影公司也掀起上市热潮,其中包括争夺“中国院线第一股”的上影股份、万达院线、金逸院线等公司,以及因明星股东而备受关注的海润影视、新丽传媒等企业。

然而,表面看似繁荣的中国影视业,实则暗藏隐忧。业内分析人士指出,电视剧每年制作上万集,而能摆到台面上供大众欣赏的却仅有几千集,而其中能称得上精品的少之又少。

英文畅销书作家努雷·維塔奇1月5日在《纽约时报》发文说,好的剧本在中国想要通过审核是很难的。他援引一位香港编剧的话说,“如果涉及国际犯罪,坏人一定不能是华人”。此外,还有一些令人哭笑不得的规定如:犯罪不能在中国境内发起、穿制服的人物必须是好人、中国没有妓女,甚至还有与中国现状不甚相符的审核标准“政府工作人员一定不能腐败”。

然而,即便剧本拿到了广电总局的许可证,也不一定能顺利播出。《武媚娘传奇》的突然叫停就是一个现实的例子。《北京之春》名誉主编胡平猜测说,“因为它已经是开播了几天之后才停下来的,那很可能是得到比较高层次的领导部门的反对。”

被限制出境的独立制片人杨伟东以自身经历谈到,中国政府对于文艺作品的控制不仅局限于停播、删减等内容层面,还有对创作者的人身限制。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人民大会堂。2014年12月23日。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人民大会堂。2014年12月23日。

目前人在北京的杨伟东回忆说,“我拍纪录片到现在有7年了。在这个过程中,被警察限制出境、被抄家、被跟踪、被限制采访和行动、行为,这都有。我去年11月17号,我被国保又第二次限制出境了。(那次是)在北京,他找我谈话,限制我出境,不让我去香港。因为我在10月28日出版了我的访谈录,关于香港的访谈录……他们的担心就是因为我的访谈里面涉及到了占中的一些人,他怕我到香港以后跟他们联系,所以就限制我出境了。”

他还表示,中国政府限制的是他们“作为艺术家的正常的工作状态”。

*主旋律是对艺术的扭曲?*

《武媚娘传奇》的停播风波可谓是2015年影视圈里的一件大事。不要以为这是结束,这只是开始。最近,网传的广电总局2015年新规定引众网友吐嘈。新规包括:海外电视剧将延迟半年播出、9月到10月底间必须播爱国主义题材和反法西斯题材、严打婚外恋和一夜情的内容、早恋不许成功、建国后动物不许修炼成精等一系列令人啼笑皆非的规定。

一些网友发帖表示,“还让人看电视吗?”、“感觉自己生活在北朝鲜”,更有网友直白表达自己“下辈子生在美国”的愿望。

独立制片人杨伟东在谈到广电总局的严规时表示,只要看一看现在市面上的艺术作品,就可以发现他们是否被所谓主旋律包装,“就能看到它是否扭曲”。

他还以一名普通观众的身份抱怨说,“现在这些导演,拍摄的影视剧,是否有历史感、对历史的良知?我们现在在大陆,打开电视,几十个电视台,前段时间全都是抗日,80%全是抗日,有什么意思呢?”

同时,杨伟东认为中国政府对于文艺作品的审核制度对创作者是有很大影响的。他说,“影视剧的编剧们,他要想他的作品可以上电视台,他自己就给自己自我屏蔽了。他的初衷要是想上电视台,能够把拷贝卖出去,他肯定自己就要屏蔽。”

*习近平上位:太平盛世出“枭雄”*

山不厌高,海不厌深,周公吐哺,天下归心。

尽管《明镜月刊》第59期刊文说,习近平将曹操奉为历史楷模,这位当代“枭雄”的政治手腕却比东汉末年的曹孟德更加快、准、狠。

2013年在国家大剧院上演的岁末大戏《天下归心》开启了习近平主导的浩浩荡荡的反腐集权运动。如果说中共高层不断落马的消息距离普通百姓有些遥远的话,那么中国政府对于影视作品越发严苛的审查制度确是一剂足以引发众怨的猛药。

一些分析人士将中国政府对于思想的管控解读为习近平的个人政治作派和家庭背景,而另一些人士则认为是这个“太平盛世”造就了习近平的“铁腕”。

《北京之春》名誉主编胡平在采访中说,中共有一种惯例。每当中国政府在经济或者政治领域遇到较大困难的时候,对意识形态层面的控制就有所放松。相反,当中国的经济稳步发展,国际地位也随之提高的时候,就会转而开始在思想层面严加管控。

他说,“这和很多人想象的相反,很多人想的是随着中国的进一步发展,国际地位进一步的提高,中国政府可能在意识形态上变得更宽容、更大度,或者说对自由化采取更开明的态度。但事实证明是相反的。”

胡平还谈到,习近平的反腐集权运动之所以畅通无阻,与他在位时所处的时代背景有很大关系。过去30年,中国经济的世界影响力有显著提升。目前,年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已超过六千美元,中国经济基本上从低收入国家迈入中等收入国家行列。这种稳步的发展使习近平感到“财大气粗”、“有恃无恐”。

“如果他10年、20年前掌权,他不敢走这么远,也走不了这么远。”胡平说。

* 30号文件打击自由主义*

最近,在网上广泛流传的中共最新指示《30号文件》要求,“将受西方影响的自由主义思想从大专院校和其他一些文化部门中清除出去”。《纽约时报》1月5日转述退役少将宋方敏的话说,《30号文件》是2013年4月在习近平授意下发布的《9号文件》的后续。据多家海外的中文媒体报道,网上盛传的“七讲七不讲”就是《9号文件》的高度概括版。其中包括“普世价值不要讲”、“新闻自由不要讲”和“要讲党管媒体”等等。

胡平对此解读认为,习近平明确把自由主义作为打击对象,特别强调要从高校这些领域去加以打击,是有很强的针对性。习近平是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强化集权专制的所谓“主旋律”。

他说,“自由主义本来就是普世价值的一个核心内容,另外也是中国过去经受那么多年的毛时代的那种高度集权专制激起的一种反弹。人们对于自由主义有一种强烈的需求。六四之后,从政治上对于自由主义是严加打击,但由于进行的经济改革,那么还是体现了自由主义的一些基本取向……再加上经过六四之后,当局也知道自己拿不出什么像样的主旋律,虽然口头上在强调,但实在拿不出东西。这样就造成一种意识形态的真空。这样就给其他一些思想,首先是自由主义思想留下了一定的空间。那么现在也是因为习近平自以为中国的国力强大了,那么就更有恃无恐了。所以就对他认为和主旋律不符合的其他的思潮,就采取了更加严厉的态度。”

从《武媚娘传奇》被“截胸”到对自由主义思想的打击,看似毫无关联,实则可以窥到习近平时代的意识形态控制态势。在如此大环境下,影视剧创作者们何以坚守创作初衷,拿出好的、经得起沉淀的作品,答案自在人心。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