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20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企业家课程让高中生涉足商海

  • 晓北

黄姗姗和她的手机充电机

黄姗姗和她的手机充电机

高中生想当老板,开买卖?或许家长和老师会说,这是不务正业,让孩子无法专心学习。可在美国的一些学校中,老师们恰恰要通过教学生创业、赚钱来提升“学习”对他们的吸引力。孩子们不仅要自己制订创业计划,还要和全国的同学比一比,看看谁的计划最棒。


2008年3月,才来美国两年的广东女孩儿黄姗姗为了一个伤心的理由从波士顿回到了开平市的老家---她要在那里安葬去世的爸爸。但在开平街头无意间看到的一样东西却给她的生活带来了一连串的精彩。

她说:“有一天,我和朋友出去玩儿。朋友说她的手机没电了。我说,你要回家充电么。她说,不用啊,现在有一种现成的机器,只要往里面投币,就可以直接给手机充电。她就带我去了。那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为当时很多人在那里排队等着给手机充电。”

2006年,姗姗的父母为了两个女儿能受到更好的教育移民到美国。父亲去世后,母亲在工厂打工,供姗姗和姐姐读书。

姗姗在美国读的学校--查尔斯镇高中,是一所以黑人、亚裔和拉美裔移民为主的公立学校,学生们大多来自并不富裕的家庭。

除了普通的高中课程外,学校有一门专教孩子们如何创业、赚钱、作生意的“企业家培训”课。学生在课程结束的时候要把自己的创业理念变成具体的、厚厚的商业计划书。

在中国看到的投币式手机充电机给姗姗带来了灵感,她想把这个机器进口到美国。于是,“手机充电站”就成了她交给“企业家培训课”的期末作业。

这种企业家培训课并不是美国所有学校都有的,而是专门为贫民区、低收入家庭的孩子们准备的。每年,全美各地参加这个课程的学生都会把自己的商业计划书拿出来比赛,在专业评委的面前陈述自己的创业理念,经过层层选拔,角逐全国冠军。


平日少言寡语的黄姗姗最初并没有想到,她的计划书获得了全校第一名。后来,她在波士顿市、麻萨诸塞州、新英格兰地区一级级的比赛中又都拔得头筹。最后,她来到纽约,参加决赛。

带着略微的紧张和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势,姗姗在讲台上把自己的创业理念娓娓道来。和她一同参赛的另外34名选手也都是十几岁的中学生,他们从两万四千名参赛者中脱颖而出。面对坐在台下的由美国知名企业家组成的评审团,他们阐述创业想法,介绍产品服务,分析财务预算,还要回答评委提出的各种问题。

对于这些孩子们来说,这次比赛是充满紧张、兴奋、自豪和乐趣的经历。而对在全美、甚至全世界开展“企业家培训”课程的“全美创业指导基金会(NFTE)”来说,这种比赛以及同创业有关的各种知识,可以帮助解决一个严肃的问题--中学生辍学。

对在城市贫民区长大的孩子来说,生活很少是上学放学这么简单。很多人家庭贫困,父母和兄弟姐妹中可能有人吸毒、坐牢、加入犯罪组织。当自己每天在社会边缘挣扎时,学校里的莎士比亚文学、物理化学实验都会变得虚无缥缈、不切实际。这时,很多孩子选择离开学校,有人去赚钱养家,有人则走上犯罪道路。

在今天的美国,没有大学学历通常意味着一个人将终身处在社会的边缘和底层,对贫民区的孩子们来说,这意味着他们将重复父母的路,继续在贫困、犯罪和绝望中挣扎。

可是,怎么才能让课堂和书本对这些孩子更有吸引力呢?或许,答案就是“贫穷”的对立面--“富裕”。

斯蒂夫· 马里奥蒂曾经是纽约贫民区布朗克斯的一名高中历史老师,一直在研究怎么才能防止学生辍学。他发现,学生们对钱、对作买卖特别感兴趣。于是,他开始在学校里开设企业家培训课。

他说:“开了这门课之后,来上学的学生越来越多了。于是我决定创办全美创业指导基金会(NFTE),在世界各地开设这种课程。”

NFTE编写教材,培训教师,在美国城市贫民区的学校推行创业指导课程。除了基本的商业知识外,学生们学到的更重要的东西,是“任何人都可以创业”这样的理念。而当他们决定自己创业后,数学、演讲、写作、计算机这一系列课程就变得有用了。

2008年9月到2009年1月,包括黄姗姗在内的又一批学生在上了NFTE创业课后参加了商业计划比赛。面对台下的评委、对手、亲人和朋友,姗姗会尽量放松紧张的心情。在一场比赛中,她注意到台下的一名女观众,她穿着桃红色的套装,很显眼。

姗姗说:“我在比赛的时候,一转头就能看到她。当时她的笑容很灿烂,我在比赛时没见过这么灿烂的笑容。我不知道她是谁,但是她的笑容让我觉得很安定。”

这个“她”就是纪录片导演玛莉·马齐欧。她从斯蒂夫那里听说了企业家培训课程和商业计划书比赛后,马上决定以纪实的手法跟踪拍摄比赛,并讲述参赛学生和他们的家庭的故事。


这部电影叫“十九八:冲向月亮”。其中“十”和“八”都用英文字母拼出,而“九”却是阿拉伯数字。玛莉说,这代表着,美国今年将有120万中学生辍学,也就是说,每9秒钟,就有一个离开学校。

为了拍参赛的学生,摄制组几乎跑遍了美国各地。对当过记者、运动员和律师、过着中产阶级生活的白人女性玛莉来说,这个过程除了让她结识了一批可爱的孩子外,还带给了她一些新的认识和感受。

玛莉说:“我们拍电影时用的设备很贵。有一天,我的摄影指导跟我说,我们今天要去的这个区很不好,而且我们要把一些设备留在车里,你看,是不是需要雇一些保安人员?我差点就同意了。可后来我想,如果我们真这么做,那周围的人会怎么想呢?事实上,所有这些社区的人都很热情友好。这打碎了我以前对贫民区和那里的居民所持有的误解。”

她说,这也正是“十九八”这部影片想告诉人们的。那就是,即便在最阴暗、最艰苦的地方,也有爱作梦、肯努力的孩子,他们就像种子,给点阳光就能灿烂:

“有些参赛的孩子本来离辍学只有一步之遥了,而经过比赛之后,他们身上的变化让人吃惊。我最开始在课堂上看到他们的时候,他们不懂什么是投资回报,说话也磕磕巴巴,而到了最后比赛的时候,他们的沟通和表现能力绝对让人刮目相看。”

黄姗姗对此有深刻的感受:“当比赛练习完后,我没有以前那么胆小了,变得比较外向。我会愿意和别人说说话,说说我的想法。”

姗姗现在依然和妈妈、姐姐住在波士顿一个一室一厅的小公寓里。几乎不会说英语的妈妈辛苦工作,可喜的是两个女儿都上了大学。姗姗说,这次比赛让她决定在大学里学商业管理课。

而对19岁的黑人孩子罗德尼·沃克尔来说,这次比赛带给他的是一股持续向上的动力。这个5岁就进收养所、曾经流浪街头的孩子说,以前上学,不知道为了什么,现在,学英语、学数学都能用在自己的创业计划上。通过这次比赛,他变得雄心勃勃。

罗德尼说:“我去陈述自己的商业计划,人们看到我的表现,祝贺我,说我做得真棒。这让我想做得更好,人们对我有这么高的期待,我一定不会让他们失望。”

这次比赛的第一名可以得到1万美元的奖金。究竟是谁获胜了呢?这要留给您自己在电影中找答案。

不过,对所有参赛的孩子、对电影“十九八”的拍摄人员和所有观众来说,有比奖金更珍贵的东西。导演玛莉说:“在比赛之后,这些孩子中有一些人会真的开起自己的买卖,这是让人激动的消息。不过,更多的孩子通过这堂课、这次比赛而决定去上大学,这更加令人激动。”


关键词:企业家课程,高中生,创业,指导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