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27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火墙内外: 南周追梦献词遭黑手“尺度”梦断羊城


1948年12月30号,中共领导人毛泽东为新华社撰写了1949年的新年献词,题目是“将革命进行到底”。毛泽东在文章中劈头第一句话就说:“中国人民将要在伟大的解放战争中获得最后的胜利,这一点,现在甚至我们的敌人也不怀疑了。”可以看出,当时的中国共产党对自己即将实现“建国伟业”的梦想是何等自信!

然而,64年之后,当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一家官方报纸发表一份与追梦有关的新年献词时,主管部门的官员却失去了中共当年的那份自信,对原稿进行严格的新闻审查。关于《南方周末》报纸的新年献词引发的风波在网上已经吵得沸沸扬扬,整个事态的发展也是极为曲折,我们在这里粗略地回顾一下这一事件的发展过程。

这篇新年献词的原始版是《南方周末》评论员戴志勇写的,题目为“中国梦、宪政梦”,总编辑黄灿对此稿很不满意,认为文中过多地提到了“宪政”,于是该文被多位高层编审几易其稿,其中包括兼任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党委书记的广东省委宣传部副部长本人。撰稿人名字也被改为南方周末编辑部。

新年献词的题目也从“中国梦,宪政梦”被依次改为“中国梦、梦之难”,“梦想,让生命迸射光芒”,“梦想是我们对应然之事的承诺”,一直到最后才确定为“我们比任何时候都更接近梦想”。在修改过程中,有关宪政和权利的大量阐述被压缩,原文中推进改革的“宪政梦”被改为习近平所倡导的“中华民族复兴的伟大梦想”。

这种违规删改以及撤稿的新闻检查举动引起《南方周末》编辑部大多数员工的强烈反弹,他们据理力争,坚决反对违反正常新闻出版流程、扰乱正常采编秩序的粗暴管理方式。与此同时,南周新年献词的几个不同版本也被许多网民在微博上公之于众。

1月6日晚上,《南方周末》高层利用其在新浪微博的官方账号发布了一封“致读者”信:“本报1月3日新年特刊所刊发的新年献词,系本报编辑配合专题‘追梦’撰写,特刊封面导言系本报一负责人草拟,网上有关传言不实。由于时间仓促,工作疏忽,文中存在差错,我们就此向广大读者致歉。”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南周广大采编人员就在他们联署签名的一份共同声明中对该“致读者”信的真相进行澄清:“南方周末新浪官方微博(@南方周末)账号已被强行收缴。南方周末官微2013年1月6日21:30已发表的[致读者],并非真相。我们将陆续通过公开途径发布准确信息。”

实际上,我们从网上流传的这个按自下而上的时间顺序排列的三个帖子就能看出事实的真相。首先,网名叫“拨惹尘”的南周记者发出预警说:“nfzm恐将蒙难,就在今夜。”8分钟后,网名叫“风端”的南周官方微博负责人吴蔚发出声明说:“本人已向协助分管南方周末新媒体业务的总经理毛哲上缴新浪微博账号@南方周末的密码,对此账号即将发布的声明以及今后所有内容,本人将不负任何责任。”又过了10分钟,那封以假乱真的“致读者”信就堂而皇之地出笼了。

细心的观众和读者也许已经注意到,“致读者”信里有“文中存在差错”的说法。关于这个问题,我们还是请聪明的网民来回答吧。

广东工业大学副研究员林滤山在新浪微博上说:“南方周末2013年的新年献词出现多处低级错误!头版‘2000年前大禹治水’,但是两千年前是汉朝,难道大禹穿越了吗?献词第二段‘这是我们第一千零五十七次和你相见’,而这是‘第一千五百零七期’。另外封面文章里面众志成城这个‘城’字也写成了诚意的‘诚’”。

在南周事件中有一个不得不提的人物,这就是广东省委常委、兼任宣传部长的庹震。网上盛传南周的新年献词就是被庹震大笔一挥,乱加删改。可是,无论从官方的说法还是从南周员工在网上发布的声明来看,都找不到庹震亲自删改新年献词的证据。不过,网民还是把许多愤怒发泄到这位宣传部长的头上了。

网民们巧妙地把庹震的姓拆分开来,讥讽他为尺度部长。人大教授张鸣在腾讯微博说:“说实在的,没觉得南周原来的新年献词写的怎么好,但就是这样一个不怎么样的献词,也会被尺度部长改成没法看的垃圾。南周不成垃圾,部长心不死。”

财经媒体人罗昌平则称:“微博流传的《南方周末》2013新年献词有误,现有三个版本,最长的是初稿,中长的是编辑部修改稿。尺度部长亲自起草的如下图,他的那话儿最短,包含一事实错误和一错别字。”

为了抗议这份新年献词遭到宣传部门的新闻审查,南周部分员工举行罢工。他们的抗议行动获得许多民众的支持。从1月7日开始,人们纷纷前往南方周末总部外面献花,声援南周员工的罢工行动。

然而,一些毛左派也前往现场,并且与献花民众发生了激烈的争执。他们举着毛泽东的画像、中共党旗和五星红旗,高喊打倒汉奸,打倒洋奴走狗的口号。

在中国外交部1月4日举行的记者会上,有日本记者问道,最近《南方周末》的新年献词被广东宣传部修改,这是否有悖于中方提倡的新闻自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说,不了解具体情况,这也不属于外交事务。但在中国不存在所谓新闻审查制度,中国政府依法保护新闻自由,也充份发挥了新闻媒体和公民的舆论监督作用。

华女士的大言不惭让提问题的那位朝日新闻驻北京记者也感到吃惊。他在新浪微博上说:“我提到问题之后,华春莹一点也没有变脸色地回答了……厉害!”

易凯资本有限公司CEO王冉对此批评说:“新闻发言人可以选择不说所有的实话,但绝不能说半句假话,否则丧失公信力的首先是他/她背后的机构。这位发言人今天多说了一句话,身后留下一个对诚信更加茫然也有可能更加无所顾忌的国家。”

在美国国务院1月7号下午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问到了《南方周末》总部大楼外面的抗议事件。国务院发言人卢岚回答说:“我们长期以来一直捍卫和支持新闻自由,无论是针对中国的新闻从业者,还是针对在中国工作的外国记者,都是如此。我们认为,对媒体实行新闻检查不符合中国想要建立一个现代的、以信息为基础的经济和社会的愿望。目前,我们看到中国民众强烈要求捍卫他们自己言论自由的权利,我们希望中国政府能够正视这一点。”

与此同时,中宣部发出了“关于南方周末新年献辞出版事件的紧急通知”,强调了3点:第一是党管媒体的原则不可动摇;第二,这次出版事故与庹震无关;第三,此事的发展有境外敌对势力介入。通知最后要求各个媒体不得在网上发言支持南方周末,并且要以显著版面转发《环球时报》的社评“南方周末‘致读者’实在令人深思”。

有了中宣部的指令,各个微博网站,尤其是新浪微博,立即大刀阔斧地对敏感词、敏感帖子以及敏感人物进行全面封杀。以新浪微博为例,他们为南周事件设定的敏感词的数量已创下火墙内外节目开播半年多以来的最高记录。新浪微博一度曾把“南”、“方”、“周”、“末”这四个单个汉字都列为敏感词,穷凶极恶地加以封杀。

网名为“拨惹尘”的南周记者的新浪微博主页上最新的10多个帖子统统遭到屏蔽,这样的微博账号即使没有完全被封杀也是生不如死。

依靠庞大的维稳经费混饭的这帮微博网管仗着他们在网络世界掌握着网民的生杀大权,滥砍滥杀,一时杀的性起,就像卓别林在电影《摩登时代》中所扮演的流浪汉一样,流水线上长时间枯燥单调的拧螺丝动作使他神经质地疯狂起来,甚至见了女人的乳房也想上去拧它两下!估计网管大人在封杀网民时会享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快感吧!

目前微博上疮痍满目,惨不忍睹。著名音乐人高晓松在新浪微博上发出感慨说:“昨晚,看着满屏被删除的微博横尸遍野,理解。”

中国的微博网管对网民的异议任意封杀,但中宣部在紧急通知中却要求各个媒体转发《环球时报》的社评。我们就来见识一下这篇社评的嘴脸。首先,社评把中宣部在通知中所称的境外敌对势力具体化,称抗议者的最新支持者是远在美国的陈光诚。其次,社评使用了文革中上纲上线的扣帽子手法,指称那些抗议者实际上是把矛头指向与媒体有关的整个体制。

最后,社评还对抗议者发出威胁,警告他们的行动是以卵击石。社评称:“即使在西方,主流媒体也不会选择同政府公开对抗。在中国这样做,一定更是输家。一直以来有一些外围人士试图推动中国个别媒体搞对抗,他们是在坑这些媒体。”

然而,也有不买中宣部的账的媒体。例如,《新京报》1月8号就曾拒绝转发《环球时报》的这篇社评。可是,在中宣部的强大压力下,《新京报》不得不于1月9号转发了该社评。不过,《新京报》仍然受到一些国际媒体的夸奖,称它们的抗争虽败犹荣。

南周事件在中国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并且仍在继续发酵。观察人士普遍认为,如何处理这一事件是对中共新的领导班子对待改革的态度的一个考验。路透社披露的最新消息是,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已经介入,试图打破目前的僵局。据称南周总编黄灿将被解职,宣传部长庹震也会在更晚些时候卸任。尽管人们仍会密切关注这一事态的发展,但是,中国的媒体人和广大民众也认清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幸福不会从天降,追梦有时也要借助于非暴力的抗争。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