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20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火墙内外: 春晚还是那个春晚 崔健还是那个崔健


“崔健”和“春晚”是两个在中国家喻户晓的词,前者指一位摇滚明星,后者指央视春节晚会。可是,这两个词却始终没有关联。也就是说,号称中国摇滚教父的崔健从未上过春晚。这既与崔健其人有关,也和他的音乐作品有关。最近,崔健看来与春晚已经近在咫尺,但最终还是失之交臂。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中国大陆摇滚乐的开山鼻祖崔健可能在春晚表演节目的传闻最终以崔健拒上春晚而结束。1月3号,音乐人高晓松爆料称,崔健有望现身央视马年春晚,并且很可能演唱其代表作《一无所有》。
火墙内外视频: 春晚还是那个春晚 崔健还是那个崔健 1月16号,纽约时报中文网的报道披露,崔健的经纪人尤尤在回复该报中文网采访的一封邮件中确认,崔健确实收到了来自春晚栏目组的邀请,然而由于崔健将无法接受节目组的审查而最终不能上春晚。

1月17号,尤尤在新浪微博再次证实崔健不会上春晚。此前这位经纪人曾称:“坚持他想坚持的,改变他想改变的,反正他不低头,他是崔健。”

1986年5月9号,崔健在北京工人体育场举行的“国际和平年”百名歌星演唱会上,首次在公众面前演唱他的原创摇滚歌曲《一无所有》,这首歌一炮打响,使崔健一举成名。

六四运动中,《一无所有》被示威群众广泛传唱,许多抗议者通过演唱《一无所有》来表达他们反抗政府的呼声和追求个人自由的渴望。崔健当时也曾亲自去天安门广场演唱这首歌,声援绝食学生,从而使《一无所有》成为一首经典的六四歌曲,后来常常被用来纪念六四事件。崔健也因此而长期被央视封杀。

不过,马年春晚邀请崔健并不令人感到意外。面对各大卫视的激烈竞争,收视率日衰的央视春晚只能放下身价,向一些曾被自己封杀但却深受公众热爱的艺术家伸出橄榄枝。蛇年春晚邀请了央视过去一直狠批其“三俗”的非主流相声演员郭德纲,就是一个例证。

早些时候,同济大学文化批评研究所教授朱大可指出:“崔健能否被上春晚,是一个很好的文化试金石。是不是装大度、装开放、装繁荣、装盛世……一试,便都清楚了。中国文化管理,始终是多少年前的死板样子。奇怪的是,都这年头了,你们难道就不能学者摆出点‘文化大国’的风度?”

然而,崔健退出春晚的消息却让更多的网民喜大普奔。

网民“打工仔”在美国之音中文网称赞说:“崔健,你好样的!你是中国摇滚之父,也是现代自由文化之父。”“尚秋”说:“纯爷们,顶!”“辽宁抚顺人”说:“崔健够爷们!”

网民“Frank”不禁诗性大发,写了一首夸奖崔健的诗:“不改歌词拒春演,铮铮铁骨是崔健!不畏邪恶颂民运,感天动地在民间。”

一些网民调侃说,其实崔健只要把《一无所有》的歌词改一两个字就可以上春晚了。民谣歌手周云蓬举例说:“改一个字就行,我曾经问个不休,你何时跟党走。”

历史作家草军书评论说:“官方认为摇滚教父崔健的经典作品《一无所有》歌词会破坏大好的幸福和谐气氛,要求他修改歌词,崔健拒绝,无缘央视春晚。垃圾文化最大的特征就是有一群垃圾管理者利用权力审查文化,要求文化服从他们的意愿和利益。正常的国家,晚会的最大功能就是轻松娱乐,没有强制教化色彩,更不会加入任何政治因素。”

事实上,不光是央视春晚要对节目进行审查,就连地方台的春晚也不例外。

2010年初,北美华人网民“我爱微风”和“Timothy”应湖南卫视邀请,在该电视台的小年夜春晚演唱他俩共同创作的网络走红歌曲《妈呀中国》。令人遗憾的是,歌词中调侃杨振宁与翁帆的“爷孙恋”以及揭示中国大陆环境污染的部分全都被主办单位“审查”掉了。这两位原创歌手也因未能顶住审查的压力而令不少网民颇有微词。

显然,能顶住审查压力的艺人只是少数。而崔健则是其中之一。评书艺术家李伯清认为:“崔健上与不上,春晚还是那个春晚。但崔健上了就不是那个崔健了。”

乐评人张晓舟指出:“显然,崔健迟早会上央视春晚,即便是等若干年后,崔健和春晚这一对长期的‘抗体’迟早会合体。而摇滚乐反文化冲破主流文化的束缚,或者说被主流文化吸纳收编,一直贯穿了整个摇滚乐的历史,不独中国摇滚,这既不应该欢庆也不应该苛责。重要的是如何发明和创造新的反文化,如何发现和催生新的‘抗体’。”

最后,我们就用崔健的代表作《一无所有》结束这期的火墙内外。

视频歌曲:《一无所有》
“我曾经问个不休,你何时跟我走?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我要给你我的追求,还有我的自由。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噢……你何时跟我走?噢……你何时跟我走?”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