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27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火墙内外:邓小平剧成戏说 网民齐奚落


随着邓小平诞辰110周年的纪念日的临近,人们正在揣测中共纪念邓小平的规格。1986年,中共下发过一个通知,把纪念中共已故领导人的方式分为四个层次的规格。第一档是毛泽东,第二档是中共开国元老,第三档是政治局常委,第四档是政治局委员。由于这个规定是在邓小平在世时出台的,因此并没有对如何纪念邓小平有具体规定。但据分析,纪念邓小平的规格有可能参照纪念毛泽东的规格。例如,放映歌颂当事人的影视片等等。不过,正在热播的《邓小平》电视剧却在网上引发了许多争议。

今年8月22号是前中共领导人邓小平诞辰110周年纪念日。为了纪念这个日子,中国央视从8月8号晚上开始播出大型历史题材电视剧《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这部长达48集的电视剧以纪实文献的叙事手法,全景式地再现了“粉碎四人帮”、“邓小平复出”、“恢复高考”和“中英香港问题谈判”等历史事件。

此剧一播出,立即受到官方媒体的热捧。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署名“关东客”的影评,文章称:“《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的走红,带给我们的启示是,历史不容回避,现实不容回避,真实才能征服观众。”

华西都市报的报道称,《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获得邓小平家乡四川观众的普遍好评,认为剧情很感人。

8月7号,在北京举行的电视剧《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座谈会暨首播仪式上,有的嘉宾认为,这部电视剧主题鲜明、主线清晰,重要情节符合历史事实。

那么,这部反映重大历史题材的电视剧的情节究竟是否符合历史事实呢?许多观众仅仅从第一集就发现了至少一个与历史事实不符的重要情节。在电视剧中,华国锋在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宣布扣押四人帮的消息时声称粉碎四人帮是毛泽东生前的部署。

(华国锋)“粉碎‘四人帮’是毛主席生前的部署”

电视剧播出后,这句台词在网民当中引发不少争议。

然而,对于网上出现的争议,该剧组提供了编写这句台词的事实依据。

他们称,主要依据的是中共中央1976年下发的一份通知,俗称“红头文件”。

该文件中引用了毛泽东1975年5月3号说的一段话:四人帮的问题,“上半年解决不了,下半年解决;今年解决不了,明年解决,明年解决不了,后年解决。”

基于这一点,总编剧龙平平称,华国锋在当时场合下说是“毛主席生前部署”,是合理的。

显然,该剧组仅凭毛泽东这一句优柔寡断的话就得出“台词合理”的结论未免过于牵强,无法平息网民提出的大量质疑。

网民“欧洲澎友”评论道:“说不通,应该编剧前多看些史料,才不会闹笑话。”网民“巫吵吵”调侃说:“主席太神了,如果仔细翻翻文献,我觉得可以证明改革开放也是他生前部署的。”

网民“3919840969”干脆说:“毛泽东是四人帮之首,是五人帮,应该追究毛泽东的刑事责任。”网民“自地俏”称:“邓小平最大的错误,就是把五人帮搞成四人帮。”

网上一幅搞笑版“传位照片”上的说明词写道:毛泽东对华国锋说:“你办事,我放心!在我死了以后,把江青他们四个人抓起来!稳定之后,你下去,军委主席让小平同志来当。”

事实上,别说这样的凭空捏造不会瞒过网民的眼睛。就连中共官方长期宣传的毛泽东临终前给华国锋写的“传位”遗言“你办事,我放心”都含有极大的水分,至今也未能令公众信服。

知名传记作家叶永烈在他的博客上揭示了毛泽东这个“遗诏”之谜。他说:“毛泽东那张纸条上六个潦草的字,仿佛成了毛泽东‘遗诏’,成了华国锋领袖地位的重要支柱。”

但可惜的是,毛泽东给华国锋写那六个字的时候,没有摄影记者在场,因此也就没有留下当时的照片。

没有照片,反而成了画家们发挥创作想象力的最好空间。根据这一题材,他们创作了各种形式的画作。

然而,25年之后,前中国外交部长乔冠华的夫人章含之在她写的《跨过厚厚的大红门》一书中对“你办事,我放心”提出了异议。

章含之称,乔冠华是这件事的知情人。1976年4月30号,毛泽东会见新西兰总理马尔登, 华国锋陪同接见。会见之后毛泽东单独与华国锋谈论国内问题。当时毛泽东已经病重,说话很不方便,因此有时需要写在纸条上。

当时,外长乔冠华在人民大会堂等候华国锋。华国锋出来之后很高兴地给他看据称是毛泽东写的三张字条,内容分别是:“慢慢来,不要招(着)急”、“照过去方针办”以及“你办事,我放心”。

乔冠华特意问华国锋“你办事,我放心”是讲什么事。华国锋说毛泽东是在他汇报“批邓”运动的进展情况后写下这句话的。

然而,在当天晚上政治局的会议上,华国锋却只向大家传阅了两张字条,而没有把那张“你办事,我放心”的字条拿出来。当时乔冠华夫妇还以为是华国锋为人忠厚,出于谦虚不拿出这张字条。结果在粉碎四人帮之后,华国锋才拿出这张字条,为他接班成为最高领导人提供了重要的“合法”依据。

顺便提一下,当时华国锋的坚决支持者--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汪东兴还曾找过毛泽东的机要秘书张玉凤,让她证明这张字条的真实性。但张的回答是:“对这张字条,我没听到,我也没有记忆。”

显然,对一件工作的评语跟把江山托付某人所写的“遗诏”是不可同日而语的。更何况江青在受审时还提出这张纸条内容的另一个版本。她声称那6个字不是全部内容,后面至少还有6个字,“有问题,找江青。”

这就使有关毛泽东的传位遗嘱之争沦为一场闹剧。也使一部貌似严肃的政治历史剧的重要情结变成戏说。

旅美社会学者何清涟在看了这部电视剧的前6集之后,“深感北京在宣传上缝合毛邓两个30年的苦心”。她认为:“《邓小平》一剧的编导者,要将路线完全相悖的‘两个30年’说成是继承关系,这工作难度之大可想而知。”她说:“既然是‘宣传’,历史真实性就只能服从政治需要了。剧中诸多小细节不真实可以忽视…但有些大事,却不能戏说,得认真考校。”

以上就是这期《火墙内外》的内容。期待与大家在《火墙内外》的FacebookGoogle+Twitter网页进行更多的交流和互动。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