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01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火墙内外: 司马南热捧中共元老干政遭驳斥


视频:中共十八大开幕式唱国歌

部分歌词:“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起来”

在中国国歌“义勇军进行曲”声中,揭开了中共十八大的序幕。由于在十八大上将要完成世界上最大政党的最高领导层的新老更替,因此,这次大会更加引起外界的密切关注。

视频:中共领导人进入十八大会场

十八大有一个显著的特色,那就是许多已经退休的前中共领导人高调亮相,大会主席团常务委员会的名单中列入了多名中共元老,他们包括江泽民、李鹏、万里、乔石、朱熔基、李瑞环、宋平、尉健行、李岚清、曾庆红、吴官正、罗干等人,其中中共第三代领导人江泽民排名高达第二。这说明,他们还远远没有退出中国的政治舞台。美联社的报道说,中共的元老仍然保持着巨大的影响力。

早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中共废除了领导职务终身制,为了让中央委员会年轻化,同时又让一些党内元老在退出第一线后继续发挥一定的作用,成立了中央顾问委员会。当时社会上流行着“八老治国”的说法。有关“中共八大元老”的具体人物并没有定论。较为常见的说法是:邓小平、陈云、杨尚昆、薄一波、彭真、邓颖超、李先念、王震,另一个版本是把邓颖超、李先念和王震换成习仲勋、宋任穷和万里。


中共第二代领袖邓小平从1982年至1987年担任第一届中顾委主任,另一位元老陈云从1987年至1992年担任第二届中顾委主任。中共十二大通过的党章规定,中顾委是中央委员会政治上的助手和参谋,也就是说,它只是一个咨询机构。中顾委的一项活动原则就是,不要干扰新班子的工作,特别是在人事安排问题上不要干预。

可是,根据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在他的回忆录“改革历程”中所透露出来的实情,在八十年代,尽管中共元老都从政治局常委会中退出,但是现任领导人仍然要向他们汇报工作,听取他们的意见,甚至听从他们的决定。

1989年的“六四”事件之后,坊间流传的一种说法是,中共的元老们直接参与了北京戒严、扳倒赵紫阳、挑选江泽民为接班人的决策,甚至指责“中共八老”是“屠城黑手”。这些指称也可以从“改革历程”一书中得到部份印证。中共名义上的一把手赵紫阳轻易地被罢官和软禁,充分说明了中共元老当年拥有顾命大臣的权力。

1992年,在中共十四大之后,在邓小平的坚决主张下,中顾委这个过渡性的组织被撤销。而在此之前,很多中共元老对不再设立中顾委的建议反应强烈,不愿意完全退居二线。网民“城中惊飞鸟”在新浪微博上指出中共元老的这种贪恋权力的心态。他说:“退而不休,是为忙碌。休而不退,是为恋栈”。

从中顾委被撤销到现在已过了二十年,又产生了新一代的“八老”,实际上,现在的中共元老人数早已超过八个,也许可以叫作“十老”或“十二老”。我们从十八大主席团常委名单就可以看出这一点。离开了中顾委这个机构,这些新元老们继续发挥权力的“余热”似乎不够名正言顺。但是他们和以前的“八老”一样,仍然不甘寂寞,继续积极干政。以江泽民和李鹏为代表的这些耄耋之年的老人,虽然已经是步履蹒跚,走路都需要人搀扶,但还是兴致勃勃地坐在十八大的主席台上。

北美知名华人网站文学城里的网民“裆中央”说:“有感于主席台前排的横秋老气,随口占七言打水诗一首,以热烈庆祝十八大的召开:抗洪抢险江泽民,反腐倡廉尉建行(未见行)。满朝文武吴(无)官正,家事国事李岚清(理难清)。标题:碉堡英雄会”。

中共领导层目前的现状被网民们戏称为“四世同堂”,也就是说他们包括中共第二代领袖邓小平的一些仍然在世的老战友,例如;万里、宋平这些90多岁的老人,第三代领导人江泽民、第四代领导人胡锦涛以及第五代领导人习近平。对此,网民“李闯没王”在新浪微博上故意提问道:“在传统的大家庭只要老人在,一切还要听老爷子的,不知道更大的家庭咋个回事啊?”

网民“新闻搬运工”在新浪微博上用极为生动的语言解读这种垂帘听政的现象。他说:“锤镰(垂帘)听政。锤子镰刀是CPP(中共)的标志,垂帘听政指已退位的老人(江)手中仍有实权并涉政;另一层意思是胡很有可能在退位后担任军委主席(有军队即有权,亦是‘垂帘听政’)。”

目前,“老人政治”这个词组目前在新浪微博上已经被封杀,网民们无法在那里公开讨论这个话题。

中共第五代领导人的年龄都在60岁左右。在一个普通家庭,这个年龄的人应该是当爷爷奶奶的。可是,他们还是会受到那些八、九十岁的元老的控制。网民“皮尔当人”在新浪微博上调侃说:“本朝的说法是不到60,你还太嫩--后来想想也对,如果皇上太年轻,搞不好恋栈不走,10年不退,其他家的孩子就没有机会上了。”

当今中国左派领军人物之一司马南最近前来美国观察四年一度的美国总统选举。他在做客美国之音卫视“焦点对话”节目中对比美中两国大选时,把中共元老干政的做法赞美成“类似元老院”的方式。

视频:司马南上美国之音辩政改

司马南说:“我认为美国大选、中国大选,它有一个核心是一样的,就是最高权力交接。而且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是最高权力的和平交接。只不过美国呢,是媒体的一番热哄,老百姓呢,大街上参与投票,而后呢,一天晚上嘉年华,像李宇春当超女一样,热闹一番。中国呢,就一贯地保持了中国文化传统比较内敛,比较矜持,长时间多少年前就公示,那现在呢,在有限的民主的条件下,类似元老院的方式决出了最高领导层。”

许多网民在在美国之音网站上评论这场辩论时都认为司马南是在颠倒黑白,大放厥词,是为中共的一党专制涂脂抹粉。加拿大的一位不具名的网民在评论中说:“看了司马南的拙劣表演,真正认识了腐败专制集权下的走狗的丑恶嘴脸,简直是一个跳梁小丑。‘司马南之心路人皆知’,赶快回去跪赏去吧!”

凤凰卫视网站上的网民“凤凰网友”干脆直截了当地说:“‘死马当做活马医’,看来这句话也不灵了!死马南已经是不可救药了!!!”

被网民讥讽为病入膏肓的司马南在刚才那段视频中还有意贬低美国的大选,把这种充分体现人民民主权利的选举与中国的超女选秀活动相提并论,说这是一场华而不实的狂欢活动,是在作秀。

司马南放出这番奇谈怪论不但不足为奇,而且也不值一驳。事实上,美国民主的优越性是有目共睹的,而且在世界各地越来越深入人心。成功竞选连任的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他的胜选演说中不但盛赞了美式民主,而且还通过揭示一些专制国家的人们为了争取投票权会招来杀身之祸,使美国民众更加珍惜他们现在所拥有的来之不易的民主投票权利。我们就用奥巴马总统的这段精彩演说结束本期的火墙内外。

视频:奥巴马胜选演说

奥巴马说:“我们决不能忘记,就在我们说话的时候,在遥远的国度,人们现在正冒着生命危险,只为争取机会,对至关重要的事物进行争论,争取机会,像我们今天这样投票。”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