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55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火墙内外: 扑朔迷离“七不讲” 数字口号变花样


中共多年来就一直有把政治口号数字化的习惯,并且对使用这样的做法乐此不疲。例如三个代表、四个现代化、四项基本原则、五讲四美三热爱、八荣八耻等等,凡此种种,不胜枚举。

尽管名目繁多的数字化政治口号易学易记,但究竟有多少人能知道它们的具体含义就不得而知了。两年前,当时的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在“两会”期间提出了被人们称为“五不搞”的政治口号。

视频:吴邦国在人大讲话
“从中国的国情出发,郑重地表明:我们不搞多党轮流执政,不搞指导思想的多元化,不搞三权分立和两院制,不搞联邦制,不搞私有化。”

继“五不搞”之后,最近网上又盛传中共向高校发出了“七不讲”禁令,要求教师在教学中不要与学生讨论“普世价值、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公民权利、党的错误历史、权贵资产阶级和司法独立”这七个议题。

这项通知已得到几位学者的证实。华东政法大学教师张雪忠以网名“新常识2017”在新浪微博发帖称:“我再强调一遍:向高校教师传达“七不讲”的中央精神,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微博上有不少华政的领导和教师,大家可以去向他们求证。新浪微博仅是向上海市教委打个电话,就认定这一说法不实,对此,我只能请求大家问问自己:当张雪忠老师的说法,和上海市教委的说法不一致时,到底该相信谁?”

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王江松称,他们学校也传达了中央的7点指示精神。另外,中国学者姚监复也曾向媒体透露中共传达“七个不要讲”的精神。

当然,也有人怀疑“七不讲”提法的真实性。例如,中国民主党创建人之一查建国就说:“我怀疑这种消息的真实性,因为七不讲的内容太惊人、太可笑了,而且不可能执行。若是真的,必会遭到抵制,遭到大规模的反对,这是一个很大的倒退。”

鉴于“七不讲”的提法是否可信目前还难以断定,一些海外媒体呼吁中共尽快公布真相。香港明报称:“如果‘七不讲是误传谣言,有关方面应尽速澄清,如果确有其事,中央应及早纠正错误,收回成命。’”

目前,“七不讲”已成为新浪微博和腾讯微博的敏感词而被屏蔽,网民无法搜索到与其相关的结果。张雪忠在透露“七不讲”的消息后,他在新浪微博的账号也遭到删除。

就在“七不讲”引发网民热议的同时,中国多家媒体报道称,最近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当前意识形态领域情况的通报],简称9号文件。重庆市城乡建设委员会在报道这一消息时还专门提到:“中央对当前意识形态领域值得注意的七个方面的突出问题分析深刻、态度坚定,对意识形态领域斗争的尖锐性、复杂性有更加清醒的认识。”

虽然这一报道并未说明那七个方面的问题究竟是哪些,但是有人猜测,所谓的9号文件也许就是网上盛传的“七不讲”的官方版本。目前,这项通报的名称已被新浪微博和腾讯微博列为敏感词屏蔽起来。

下面我们就来听听一些网民对“七不讲”发表的评论。时政评论人宋石南一针见血地指出,“七不讲”的潜台词即是:“普世价值不要讲,要讲中国特色;新闻自由不要讲,要讲党管媒体不变;公民社会不要讲,要讲社会管理创新;公民权利不要讲,要讲和谐社会;党的历史错误不要讲,要高举毛邓旗帜;权贵资产阶级不要讲,要讲中国梦;司法独立不要讲,要讲政法委办案。”

“星河舰队”幽默地调侃说:“七不讲也没啥阿。不讲普世价值可以讲专制罪恶,不讲新闻自由可以讲道路以目,不讲公民社会可以讲太平天国,不讲公民权利可以讲屁民遭遇,不讲党的历史错误可以讲假的历史功绩,不讲权贵资产阶级可以讲红二代,不讲司法独立可以讲司法黑幕。”

有些人还把中共惯用的这种数字游戏与89年的“六四”事件联系起来。网民“余喷”说:“ 五不搞了才惊叫?七不讲了才哗然?我觉得都涉嫌程度不同的装外宾了。早在枪响之后,就该断绝最后一丝的幻想了。”

网民“还能撸”揭示出了一个数字巧合现象,他说:“从‘一个中国梦,两个不能否定,三个自信,五个不搞,七个不要讲’勾勒出“习近平思想”。请注意,缺的4个数字是8964……”

这位网民则是用行酒令的方式嘲弄当局惯用的文字游戏。他说:“泥马的新时代,党的政策雅克西,整出的屁话都能划拳行酒令了:一个基本点啊,两手都要硬啊,四项要坚持啊,五个不能搞啊,六六平暴乱嗨,七个不要讲啊!”

有绘画特长的网民“巴丢草”借用鲁迅笔下的阿Q嘲讽“七不讲”说:“自从阿Q得上癞痢头,就订立了七个不许讲:不许讲光,不许讲亮,不许讲灯,不许讲癞,不许讲疤,不许讲疮!”“巴丢草”还为这段话配了一幅漫画,名叫“白雪公主和七个不要讲。”

网民“丁丁猫”称:想当年北京申办奥运会时的口号:给我一个机会,还你一份惊喜!后来如愿承办了,又喊: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再后来……就变成五不搞七不讲,连梦想也和世界不一样,只做中国梦了……

分析人士认为,“七不讲”体现了中共惯有的僵化思维。中共新的领导人习近平近期提出的“两个不能否定”、“三个自信”以及现在流传的“七不讲”,彻底打破了中国草民对新政寄予的厚望。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就此向德国之声表示,如果“七不讲”是真的,那就代表中国13亿人共同做的梦不是宪政梦,而是在辛亥革命前做的“皇帝梦”。也就是复兴到大家跟着皇帝一起做梦,全国只有一个皇帝可以做梦的年代。最后,我们就用网民根据张明敏演唱的[我的中国心重新填词的歌曲[我的帝王心]结束这期的火墙内外。

视频:网民改编歌曲[我的帝王心]
“江山只在我梦里,体制已多年未改进。可是不管怎样也改变不了我的帝王心。流在心里的血,澎湃着专制的声音。就算活在新时代也改变不了我的帝王心。”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