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20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火墙内外:群猪投江何时了?死猪知多少?


视频:新版《上海滩》 - 唱谈江漂死猪事件 “浪奔,浪流,万里涛涛江中猪千头。皮已烂,骨已露,肉汤滚滚直奔下游。”

上海黄浦江漂浮死猪事件仍在继续发酵。由恶搞专家刘咚咚制作的网络歌曲“新版[上海滩]--唱谈江漂死猪事件”虽然及时反映了这一最新的热点事件,但还是计划赶不上变化。歌词中的“万里涛涛江中猪千头”现在应该改为“万里涛涛江中猪万头”。因为据中国央视新闻报道,截至3月19号下午3点,上海市累计打捞死猪共10164头。

这一事件发生十多天之后,上万头猪的死因和来源还是一个谜。浙江农业厅畜牧兽医局称:“从上海黄浦江捞起的死猪多为冻死......嘉兴当地农户有将死猪抛入河中的习惯。”

嘉兴市副市长赵树梅在就黄浦江漂浮死猪事件通报情况时也把责任推到当地养猪户头上。

视频:嘉兴市副市长赵树梅
“极少数养猪户呢,应该说法律意识比较淡薄,还存在丢弃死猪的陋习。”

官方推卸责任的说法立即引起众多网民的不满。知名网络评论人“五岳散人”愤怒地说:“听新闻说黄浦江里的死猪是冻死的之后,真心无语了。浙江猪不耐寒啊,要是他们有宣布此事的官员一半的脸皮厚度,估计目前还是健在的。呜乎哀哉,痛感进化不公。”


新浪微博大V李开复则调侃说:“其实,猪是被这样的冷笑话冻死的。”

网民“讽刺批判语录”列出“嘉兴几万头猪死因可能性大全”:“1.不满饲料添加抗生素,集体跳下黄浦江自杀;2.养殖场水污染严重,到黄浦江去喝水,不小心淹死的;3.惊闻铁道部殁了,伤心殉葬;4.因吃不到香港奶粉,绝食而死;5.身在雾霾自强不吸,憋死了;6.笨死的;7.权威说法,浙江省农业厅:黄浦江死猪多系冻死。”

根据嘉兴日报3月6号的一篇报道,嘉兴市新丰镇养猪第一大村负责治污的工作人员王贤军说,病死猪现象之所以严重,是因为养殖密度过大,细菌繁殖较快,有的乳猪得病,一死就是十几头。这就说明浙江省农业厅有关猪是冻死的声称并不靠谱。

中国政府官员在黄浦江死猪问题上,不是闪烁其辞,就是讳莫如深。最经典的一个例子就是“两会”期间一次非常搞笑的问答。一名记者问:“此次死猪事件,据说是因为付不起火葬费,是不是这样?”民政部长李立国回复:“基本殡葬服务费用是合理的,是比较低的,收费标准是政府定价,政府监管,我们提倡的是文明节俭办丧事。”

晶报撰文批评了这种答非所问的弱智回答。文章称:“记者问的是有关‘猪’的问题,而李部长答的是关于‘人’的事儿。在全国两会这样的重要场合,不能好好回答记者提问就是失职,就不能令公众满意。”

网民“陶家湾的麻九”讥笑说:“问了人一个猪的问题,结果猪回答人的问题。”

其实,广大民众除了担心持续增加的死猪数字、部分死猪身上被检测出的猪圆环病毒之外,更加担心的是漂浮死猪的黄浦江,因为那是上海的饮用水水源。

可是,上海市政府每天的通报称,到目前为止,事件对饮用水水质并无太大影响。经严格检测,水质基本正常。网名为“新闻不发炎”的深圳媒体人则质疑道:“数千乃至上万头死猪漂浮黄浦江,居然还能水质基本稳定?可能吗?”

就在民众质疑饮用水被污染、质疑死猪源头爆发猪瘟疫、质疑事件的真相至今仍然扑朔迷离的背景下,天篷元帅猪八戒从天而降。南方都市报的网站南都网在其封面上发表了“八戒的声明”,极尽调侃之能事,被网民争相转发。

猪八戒在七点声明中揶揄死的不是猪,是黄浦江鱼;别随便说瘟疫,咱天河里漂的是肉香;高老庄GDP全郡第二,火葬费还是付得起的;怀疑西牛贺州牛魔王所为,要警惕敌对势力栽赃;保留对上海人收取排骨汤费的权利;我们不是冻死的,你们才是笨死的。

类似这些精彩的搞笑段子,网上还有很多。例如,网民把任贤齐演唱的名曲[伤心太平洋]改编为[伤心黄浦江--唱谈上海死猪事件]。许多网民戏称黄浦江变猪江,并且把毛泽东的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改为打油诗:“钟山风雨起苍黄,三千雄猪跳大江。浦江从此变猪江,上海儿女喝高汤。”另一首打油诗是:“君住黄浦头,我住黄浦尾,日日思君不见君,痛饮死猪水!”有人还在网上贴出一副对联:左联为“沙逼北京”,右联为“猪投上海”,横批是“猪联逼合”。

面对公众的质疑和媒体的报道,中宣部采取了打压政策,发出通知称:“上海黄浦江死猪事件,各媒体不要再炒作,东方日报和东方卫视做得较大,提出严肃批评。”与此同时,在新浪微博,“猪投上海”已被列为敏感词屏蔽起来。

针对黄浦江出现大量死猪漂浮事件,诗人潘婷在呼吁人们到江边散布表达关注之后,她的微博和其他通讯方式遭到封禁,引起许多网民的关注。目前在新浪微博上能看到的潘婷最后一批微博是在3月14号发的。她无奈地说:“今天,我居然被删哭了...第一次。虽然开博两年来被删过无数,但今天实在受不了。为家乡的黄浦江争取一份干净,有错吗?”

2008年初,部分上海市民进行散步游行,温和地表达他们对磁悬浮可能导致的环境问题的担忧。而这一次,尽管潘婷带头呼吁人们通过散步来表达对死猪事件的不满,但是似乎没有多少人响应。

三届鲁迅文学奖获得者、中国报告文学学会副会长李鸣生在新浪微博以“上海为何不愤怒?”为题,表达了他的愤慨。他说:“上海一贯以东方明珠著称,现却以‘东方死猪’闻名......当6千具死猪集体上市后,上海为何依然若无其事超然淡定?不仅主媒集体装聋作哑,连韩寒周立波也持沉默?我当然深知其难;但大是大非前故玩深沉集体扮傻,便是纵容,便是同谋!”

异议人士、维权艺术家艾未未在推特上讥讽说:“黄浦江里漂的若是上海人的话,黄浦猪早就上街了。”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宣称要建立美丽中国,实现中国梦。他在两会期间表示:“现在网民检验湖泊水质的标准,是市长敢不敢跳下去游泳。”于是,网民们把电影[红高粱]插曲“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改编成“书记你大胆地下河游”,呼吁官员畅游黄浦江。

黄浦江死猪漂浮事件确实是一个重大的公共卫生安全事件。可是,事件爆发后,上海和浙江的最高官员一直没有出面承诺追究此事,出来表态的只是官场中的“路人甲”。观察人士认为,造成这种可悲情况的根源在于中国现行的政治体制。负有直接监管责任的政府官员不作为,怕负责任,敷衍塞责,只是玩弄文字游戏和掩盖真相。新版《上海滩》 - 唱谈江漂死猪事件也揭示出了这一怪现象。

视频:新版《上海滩》 - 唱谈江漂死猪事件 “官查,民究,为啥找不到幕后黑手?真相,谜底,无非有人遮羞挡丑。”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