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22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解密时刻:逃离朝鲜 亡命中国


在中国的东北地区生活着这样一个外来群体。他们当中很多人会说流利的中文,有的已经在中国生活了 十几年、二十几年。不少妇女和当地人通婚,生下孩子。然而,他们并没有中国的合法身份。根据中国法律,他们是“非法入境者”,要抓捕他们,并且遣送回他们冒着生命危险逃离的祖国----与中国一江之隔的朝鲜。这个外来群体就是被称做脱北者的朝鲜人。他们是怎样的一群人?为什么冒着这么大的风险逃离故土?中国把他们遣返回朝鲜之后,等待他们的又是什么?

赵真惠就是一位朝鲜的脱北者。1987年她出生在朝鲜的咸镜北道。她和家人在十年中几度逃到中国,又几度被遣返回朝鲜,最终抵达美国。

*饥荒:用最后的力气到中国去*

赵真惠说:96年开始是饿肚子,是想填饱肚子才跑出来。来到中国后,看到中国的生活,被抓回去后忘不了中国的生活,所以他们又跑回来。

20世纪90年代初,朝鲜开始出现严重粮食短缺。1991年,苏联解体,朝鲜失去最大的援助国。失误的农业政策、外界的经济封锁、加之连年的恶劣气候,使朝鲜经济濒临崩溃,饥荒连年不断。

美国国会众议院国际关系委员会1998年的一份实地考察报告说,从1995年到1998年期间,朝鲜有大约90万到240万人死于食物短缺,可能高达人口总数的十分之一。

赵真惠说:我对妈妈说,反正呆在这里也是死,就试试看吧,用最后的力气试试看。我就背着我弟弟,牵着妹妹的手,扶着妈妈走出了那个山。

*一江之隔的亡命之旅*

虽然只是一江之隔,然而跨过这条图们江进入中国却是一趟亡命之旅。朝鲜政府将脱北视作叛国罪,朝鲜边防军常常对试图过河逃往对岸的人开枪射击;在朝中边界上,脱北者的尸体并不罕见。在朝鲜严苛的政治环境下,任何擅自离境的人,如被发现,都要作为政治犯送进监狱或者劳改营。

1998年起,赵真惠一家在中国吉林省和龙县生活。2001年,她们头一次被警方抓捕,遣送回朝鲜。

赵真惠:一个多月后,妈妈过来接我们。妈妈问我:“你想不想在这里过?”我想了想说:“我们能去吗?能去就走吧。”

赵真惠和妈妈第二次越过图门江时,中国公安部门正在加紧清查朝鲜脱北者。中国《21世纪环球报道》2002年的一篇报道引述当地人的话说,“现在基本上不可能有朝鲜人还能在城市里生活。当年7月,图门各街道居委会要求每个家庭签订协议:保证不收留任何朝鲜人;一旦发现,收容者罚款1000元,举报者奖励500元,提供线索者奖励100元。
*闯使馆 过沙漠 难逃被遣返命运*

赵真惠说:有一次,有个人说,可以去韩国。他要帮我们。这样跟着他一起去到北京, 然后说第二天要进一个地方。

由于中国的强制遣返政策,脱北者寄希望于通过中国前往第三国。近年来,中国一再发生朝鲜脱北者闯入外国驻华机构的事件。

赵真惠说:一共十二个人到了那里,当中一个北韩人说:“好了,从这里跑进去。”我一看,妹妹这么小站在旁边,我就想:哎呀,我可能不行了,让她先进去吧。我就把她放在上面,让她过那个(铁丝网)。过到一半的时候,里面有个穿军服的人过来接她。我一看就蒙了。这是怎么回事啊?不是说不会被抓吗?旁边好多人,差不多20多个吧,从两边追进去。我回头一看,有三个人要过来抓我。我用包打他们,要跑的时候,有个人打了我的头。我就倒下了。

闯使馆失败后,赵真惠一家再度被遣送回朝鲜。她们找到机会逃脱,又一次回到中国。这一次,她们从东北前往内蒙,计划经由戈壁沙漠进入蒙古国。这个计划也以失败告终,等待她们的是在延边边防支队收容审查所一年零三个月的监狱生活。

*中国:有好人保护我,有坏人告我们*

2008年,赵真惠母女终于在联合国难民署的帮助下来到美国。回想在中国的十年,一路上遇到的形形色色的中国人都给赵真惠留下深刻印象。

赵真惠说: 对我来说,坏人比较多吧。可是没有那些好心人我不会活到现在。因为有好人保护我,有坏人又告我们,所以我们被抓,受了那样的苦。可是我们每次被放出来后,去当地人家,敲门进去的时候,他们都对我们很好,给我们吃的,给我们穿的,生病的时候帮我们买药。对我来说,中国人很好,我喜欢他们,可是中国政府的政治我就不喜欢,因为我本身被抓四次。我想通过《解密时刻》 这个节目,让更多的中国人了解北朝鲜人的背景。如果中国政府听了我的话后,同情北朝鲜的人民。不要光是为了国家之间的利益把北朝鲜人遣送回去。

请您继续关注美国之音《解密时刻》--逃离朝鲜 亡命中国(完整版)。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