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20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经济问题为欧洲团结蒙上阴云


许多分析人士说,欧洲经济危机正在缓慢但稳步地侵蚀着欧洲大陆很多国家的政治体系。他们指出,欧洲政治舞台上正在出现新的反欧洲的民族主义势力,并威胁着传统政治力量的主导地位乃至欧洲联盟本身的生存。

拥有65年历史的欧洲联盟建立在和平与繁荣的承诺之上。当时,没有人预料到,希腊和西班牙的失业率以后会高达25%而且居高不下,也没有人想到,铁杆的右翼或左翼政党会进入主流。

经济停滞和政治动荡成了欧洲的新常态。这是以前没有人预料到的局面。

很多专家说,欧洲仍然没有走出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

全球情报公司“战略预测公司”(Strategic Forecasting, Inc.)的分析人士阿德里安诺•博索尼通过Skypes说: “最初的金融危机演变为失业危机,欧洲大陆各国政府采取的紧缩措施在选民和传统精英之间造成了鸿沟。由于这个原因,出现了怀疑欧洲的党派、民族主义党派和抗议型的党派,他们既批评欧盟总部推出的紧缩措施,也批评多数国家支持这些措施的政党。”

博索尼说,繁荣是把欧洲维系在一起的粘合剂,没有繁荣,欧洲大陆就四分五裂了。他说,人们争论的一个关键问题是,到底是通过投资还是通过改革和紧缩来推动萎靡不振的各国经济。

他说:“有些国家认为,为了解决危机,必须增加开支,增加投资,通过投入更多资金来推动增长。这是意大利和法国的立场。但是另一方面,有些国家说:‘不能这样做,必须对你们的经济进行结构性的改革,然后才能让你们增加开支。’这是德国的立场。”

事实上,华盛顿的经济战略研究所(Insitute for Economic Strategy)的创始人和总裁克莱德•普雷斯托维茨认为,欧洲经济已经“德国化”了。

“欧洲整个都被挤压成以出口带动的经济增长了,原因是他们的债务太高,德国人说,他们不同意出资增加债务。他们还在推行这一主张。”普雷斯托维茨说。

战略预测公司的博索尼说,债务和紧缩是南欧的主导话题,而移民问题主导着北欧的辩论。

他说:“他们反对移民,既反对来自叙利亚或非洲国家的政治庇护申请者和难民,也反对来自前东欧国家比如波兰、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的移民。我们在瑞典、英国与荷兰看到了这种情况。”

苏格兰和西班牙的分离主义运动撼动了欧洲的根基。不过,普雷斯托维茨说,英国首相卡梅伦提议英国在两年内就欧盟成员身份举行公投,这可能是更大的麻烦。

他说:“英国的公投结果有可能是反对欧盟,那样一来,卡梅伦就成了使英国迅速脱离欧盟的推手。而他可是英国最主流党派的领袖。”

今年,希腊、英国、西班牙、波兰、丹麦、芬兰、葡萄牙和爱沙尼亚将举行选举。多数分析人士都认为,其中大多数国家的选举结果可能进一步侵蚀欧盟的根基。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