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32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2015 - 欧元区生死存亡之年

  • 美国之音

2014年,欧元区经济焦虑开始从外围向核心成员国蔓延。新的一年里,欧洲中央银行如果真如外间热议的那样推出量化宽松政策,是不是就意味着欧元区会进入一个光明的2015年?

现在到欧元区年末成绩单出笼的时候了。

12个月以前,欧元区在外围债务方面得分不及格(A,B,C,D – 优、良、中、不及格),不过,或许在努力方面,还算好吧。

现在,它还是不及格,不过这次是通货紧缩惹的祸。

还有,沉闷可以让它再得个不及格。

大和资本欧元区经济学家库恩泽这么说:“似乎没理由期望下一年与我们今年所见相比会有特别强劲的加速增长。”

通缩可能影响到每个人。

这些农夫说,奶价下跌,他们只能关门。

宏观层面上,希腊位居焦虑排行榜首理所应当,可是欧元区核心成员国居然也在榜尖。

法国和意大利,以及他们挣扎着改革,还有,控制预算。

而今,连德国也难幸免。

查尔斯·斯坦利的私人客户服务主管巴特斯通-卡尔说:“这些数据在我看来暗示德国国内需求可能疲弱。所以,我担心欧元区的经济火车头也开始颤抖了。”

对2015年的良好冀望或可总结为“量化宽松”。

但是,欧洲央行及其行长马里奥·德拉基在谈起该行推出刺激政策的可能性时可谓技巧高超 – 不会有多大的刺激措施。

他可能还不想在近期内使出他公认的最后一个绝招。

石油价格可能帮得上忙。

油价下滑让勒紧裤带的消费者稍有了一些富足感。

但其中暗藏陷阱。

大和资本市场欧元区经济研究主任库恩泽说: “原油价格持续下跌会导致欧元区未来几个月某个时间点发生非常负面的整体通胀的可能性增高。”

而且,如果不改革,可能连宽松政策也不起作用了。

法国巴黎银行富通首席策略师菲利普·吉赛尔斯说,需要用些新的药方。

吉赛尔斯说:“我们仍然希望2015年将会有大的收获,有欧央行向系统注入更多流动性,德国会增加一些支出,而法国可能会有更多的重组计划。”

如果没有这些,2015年的欧元区经济会寒意更深,而对政治上如坐针毡的人来说,他们的温度则在朝着反方向爬。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