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08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欧元危机恶化


尽管欧洲联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共同拿出一万亿美元的救助资金来稳定欧元,可是金融市场却仍在剧烈动荡,欧元也继续贬值。这场危机是从希腊开始的,可是现在却威胁到其他使用欧元的国家,并且其影响已经扩散到了欧元区以外。很多人都在猜测,欧洲将如何走出困境,而且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自从10年前欧元问世以来,这个新生货币一直是个成功的楷模。尽管批评人士曾经说,即使是在一部分欧盟成员国内,欧元恐怕也行不通。可是欧元却用事实证明这种说法是错误的。作为欧盟27个成员国中16个国家的共同货币,欧元过去不但是稳定的,而且价值也一直上升,实际上欧元已经成为美元之后的第二种最抢手的硬通货。

但情况近几个月发生了变化,首先从希腊开始。伦敦经济学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经济学家伊科诺米季斯(Spyros Economides)说,直接原因很简单,而且孕育了大约20年。

他说:“希腊政府、国家、当然也包括希腊老百姓,一直不量入为出。希腊政府不得不依赖国际金融市场的贷款来支撑信贷的巨幅增长,几十年来,这已经成为希腊经济的发展模式。可当债务积累到一定程度时,希腊政府就再也无力为国际金融市场的贷款支付利息并还款了。”

伊科诺米季斯说,全球经济危机也增加了希腊的债务。

他说:“相当长时间内积累起来的债务已经很高,全球金融危机又让金融市场的借贷政策异常审慎,这对债台高筑的国家来说,可能会很不利。”

希腊无法偿还到期的贷款,于是向欧洲其他国家求助。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向希腊提供总额1千4百亿美元的综合拯救方案,并又追加数十亿美元拨款,试图稳定欧元。

英国东北部杜伦大学(Durham University)政治分析人士施魏格尔(Christian Schweiger)说,欧元区债台高筑的国家,希腊不是唯一的一个。

他说:“看一下意大利,每年举债虽然不如希腊高,但公共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几乎达100%,有时甚至超过。这只能说明,政府肆意开支,毫无顾忌。”

舆论认为,财政赤字和债台高筑的国家还有西班牙和葡萄牙。

这两个国家跟随希腊,也宣布了严厉的财政紧缩措施。

经济学家伊科诺米季斯说:“关键是采取必要措施,在财政状况急速下滑之前就及时制止,相比之下,提前预防要容易得多,希腊政府就是等到最后一刻才行动的,结果不得不采取更为严厉的措施,防患于未然可以防止出现类似于希腊那样的社会动荡。”

伊科诺米季斯认为,同希腊相比,西班牙和葡萄牙的债务偿还能力要好一些。

但施魏格尔说,还是需要采取紧缩措施,这就意味着削减社会福利计划。

他说:“如果一个国家发生财政危机,明显就会要求削减社会福利。这不光是欧元区,如果你从欧盟整体来看,要求成员国限制公共开支的趋势已经形成。”

施魏格尔说,这肯定不得人心,公众对欧盟的支持就会动摇,高福利国家的民众更是如此。

欧洲国家一向以慷慨的社会安全网为荣,这个社安体系包含失业救济、退休金、医疗保险和公费教育等,内容广泛。那么这些社会福利是否会被削减到名存实亡的地步呢?伊科诺米季斯认为不会。

他说:“欧盟成员国有许多共同之处,都能为经济状况不佳的民众提供经济与社会救助,不管出于哪种原因,社会安全网已经形成。”

但是,伊科诺米季斯等许多经济学家说,欧元区存在一个根本问题,妨碍了欧元的长期可持续性。

他说:“事实上,欧元区没有政府,没有一个权威机构能为欧元区这个独特的货币组织担当财政后盾。这场危机充分显示,欧元区总部的权威有限。”

施魏格尔说,这种情况不太可能改变。

他说:“欧盟尝试过改变,多年来一直试图推动经济决策的协调。虽然态度积极,但我认为不会产生实质的变化。”

不管是否加入欧元区,欧盟国家都不想接受欧盟总部更多的制约。但施魏格尔认为,这不等于欧元的丧钟已经敲响,因为欧元区既有经济因素,也存在政治考量。

伊科诺米季斯认为,欧元区眼下的危机或许得到了解决,但依然是个警告。

他说:“我认为这场危机太大了,阴影会在不久的将来再次浮现。”

他说,这是因为欧元区存在结构问题。很多经济学家同时警告说,欧元受到损害,欧元区以外大量使用欧元进行贸易结算的国家也同样会受损。在全球化经济发展的今天,很多国家都容易受到外部的影响。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