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34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网友质疑嫖娼案警方设套:老板是国保


网友认为陈经理与国保陈队长是同一人 (罗昌平微博图片 )

网友认为陈经理与国保陈队长是同一人 (罗昌平微博图片 )

近期引发外界广泛关注的 “广州区伯”区少坤,被长沙警方以“嫖娼”为由行政拘留5天的事件后,有媒体人和网友从网上找出证据,认为3月26日在长沙一家酒店宴请区伯的“陈老板”可能就是长沙公安局国保支队四大队的陈队长。对于网友认为长沙公安涉嫌利用公权力摆局设套“嫖娼”的指控,长沙警方目前仍没有回应。

长期在网上监督公车私用而在广州“家喻户晓”的62岁的区少坤“嫖妓”事件,近日持续发酵。媒体人罗昌平4月6日下午在微博上发布配有7张图片的消息说:“陈老板的消息,通过电子邮箱、137手机号、两家公司招聘广告及股东信息等,与陈队长吻合。有关方面到了解释、止损、切割、问责的时候了,越往后只能越被动。”

罗昌平发布的网络截图显示,长沙国保支队四大队在湖南警察学院网刊登招聘启事的联系人是陈队长,联系手机是13707496399,另外两家公司广告和股东信息显示的陈经理的手机也是13707496399,是同一个号码。

还有报道说,留给区少坤名片的长沙市腾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陈佳罗经理,经查不存在,名片上地址也是假的,但是网友搜索发现,长沙市腾创公司和长沙万兆公司的办公地点一致,万兆公司的负责人姓陈,手机与国保支队的陈检罗队长的手机同号,电子邮箱地址也吻合。

一些网友推断, 3月26日晚在在长沙天心区湘府国际酒店,宴请区伯、唱卡拉OK,为区伯开房,并为“嫖娼”买单的“陈佳罗经理”,就是“国保陈检罗队长”。区少坤此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表述,他一开始便认定自己是被设套陷害,曾多次要求警方找出“陈经理”和请他到湖南玩的小王,但警方说他们已经跑掉。

美国之音记者星期二上午再次致电长沙市公安局警务督察,说明情况要求澄清核实后,接电话的警员表示拒绝接受采访,要求记者找有关部门。公安局信访接电话的女士要求记者直接联系国保支队。美国之音记者几经拨打电话,中午时一位男士终于接了电话,记者询问是否有“陈检罗队长”,并要求回应网友的质疑,该男子以不清楚情况和工作忙为由挂断电话。此外,负责拘捕区少坤的天心区公安分局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对于区少坤和网友不断要求警方找出事件背后真相,法制日报4月3日刊文称,“就事情本身来讲,真相可以到此为止了,我们无法再要求警方给出更多的真相”,当然,有网友会说,找这两个人并不难,为什么警方不找呢?因为这已经超出了警方的工作范围,毕竟我们还无法证明这两个人有犯罪行为,用国家的钱找两个无关的人,纳税人同意吗?也许有好事者或者好事的媒体愿意去找这两个人,但是即使找到了,人家也没有义务向你如实供述,甚至完全可以给你编故事……我们还有必要再听一个更不靠谱的故事吗?所以,还是那句话,真相已经到此为止了”。

广州区伯星期一晚间对美国之音表示,网民搜出来的长沙市国保队长陈检罗,同宴请他并安排女子陪唱歌和进入他房间的陈老板是同一个人。他认为长沙警方设套陷害。他说:“警官利用他们的权力设套,他给一个套,区伯陷下去,但是你这个设套、构陷是一个严重刑事行为,违法的。公安公安变成是老百姓的不安,你就是用这种下三溅的手段,来打击一个敢于揭露社会黑暗面的老人。我就觉得他们真的很下溅,很卑鄙。”

区少坤表示,已经有人将陈检罗队长的警号交给他,他将委托律师尽快启动法律程序控告长沙警方。他说:“我一定要通过法律程序,讨回一个说法,把他们告上法庭,让这个公安这个丑陋的面貌,公布于世,让人都看一下,公安的公权力是这样来陷害一个公民的吗?今天也跟律师写了委托书,准备组织一个大的律师团,向长沙公安提起起诉。全世界都关心着这件事的公平处理。”

区少坤星期二在微博上转发了网友搜寻出来的多张证据图片,并表示,他经历的是“(一)有目的有预谋的被构陷‘嫖娼'。(二)在被审查期间近20小时没水喝没饭吃。(三)不顾区伯身体和精神上的不支,一天7次轮翻从三楼到地下,再从地下到三楼来回上下,到半夜三点多都在威逼利诱,为的是强迫区伯要对被指定媒体长沙电视台‘法制频道'的镜头面前说我错了”。

京衡律所主任、兼职法学教授陈有西律师星期一在微博上表示,“钓鱼执法,陷阱执法,是周永康时代公权队伍里流氓的‘维稳’新发明,在打击大V,对付访民,卑鄙拆迁中已经屡试不爽,用特务黑社会手段对付人民内部矛盾,严重败坏公共权力形象。这次长沙设局安排嫖娼真相越来越明显,这巳经不是引诱违法,而是直接犯罪”。

在区伯被长沙警方行政拘留5天期间,赶赴长沙要求会见遭拒绝的广东律师隋牧青星期一晚间对美国之音表示,从他目前掌握的证据看,他们肯定陈佳罗经理就是陈检罗队长。不过,隋牧青表示,他们曾怀疑陈佳罗经理与警方有关联,但是没有想到他本人就是国保。他说:“包括冼耀均都确认过这个人,这是毫无疑问的,百分之百肯定。当时我们根本没有想到他竟然是个国保,这个国保是百密一疏,这个电话让他露了马脚。”

隋牧青表示,尽管作为区伯的律师起诉长沙警方会面临很大压力,但是为了社会的公义,他们会坚持下去。他说:“这不是一般的违法行为,这是典型的滥用职权构陷他人的一种犯罪行为。非常之恶劣,因为这种公权力的犯罪,比一般人犯罪对社会的危害要大万倍。打这种官司在中国现有的生存条件下,现实的法制环境下,打赢是非常难的。但是,我们通过打这个官司,可以澄清很多的事实,可以让人们认识或者看到,这种公权力的这种无耻。”

区伯星期一晚对美国之音还表示,他4月2日凌晨获释被广州警方驱车接回广州后,由于媒体关注事件,不断采访,可能为避免舆论进一步升温,第二天就被警方带到从化市等地“旅游”。因为最近几天他需要出席几个状告政府有关部门不作为或者违法的案件的开庭审理,在他强烈要求后,他星期天晚上才得以回到广州。

美国之音记者星期二下午致电作为中央政法委机关报的法制日报总编室的政法部,询问曾发文要求停止追查广州区伯“嫖娼”案真相的法制日报,对网友认为长沙公安设套构陷一事有无后续报道,或有何回应,接电话的男士表示不清楚情况,挂断电话。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