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07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专访台湾立法院副院长洪秀柱(节选)


台湾立法院副院长洪秀柱因“换柱”风波退出总统大选后,表示全力支持国民党候选人朱立伦。这位因“一中同表”等政治表述引发争议的政治人物在大选进入最后冲刺阶段时,接受了美国之音的专访,谈及她对选情、对其两岸政见,以及选后国民党走向的看法。 以下访谈节录谨代表受访人个人及所属党派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采访者:美国之音VOA卫视记者、主持人郑裕文(以下称郑裕文)

受访者:台湾立法院副院长洪秀柱(以下称洪秀柱)

郑裕文:副院长,您好!感谢您接受美国之音的专访!选举已经进入倒数第11天,选战进入最后阶段,您怎样看国民党选情?朱主席在接棒以后,国民党有没有提升选情?

台湾立法院副院长洪秀柱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谈及国民党未来,两岸政策,以及有争议的国民党总统候选人“换柱”问题。

台湾立法院副院长洪秀柱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谈及国民党未来,两岸政策,以及有争议的国民党总统候选人“换柱”问题。

洪秀柱:当然我们必须说这次选举对我们来讲是非常艰困的一战。从前年11月29号“九合一”的败选之后,国民党的士气还没有办法回升,再加上这次总统大选又历经这么多的风波,当然是朱立伦继续接棒走下一个旅程。这个旅程他是否走得顺,我们觉得还是要多加把劲儿。希望他这个棒能够接得很稳,但是还是要靠大家的力量。在不到两个礼拜,一个多礼拜的时间,我们希望能够唤起更多人的热情,同时让大家对国民党能够更有期盼,能够再次给它执政的机会。这是我们需要努力的。

郑裕文:为了拉抬国民党的选情,您最近也到中国大陆去,在台商圈中,希望能催票。另外,您也见了国台办主任张志军先生。请谈谈您此次大陆之行的最大收获是什么?到底谈了些什么?

洪秀柱:其实这次到大陆,两次去,都是参加动员台商的一个辅选活动。我非常感动(的是),每到一个点,这些台商朋友的热情,让我觉得我们身上背负很多的期许。我们如果不好好努力,真的对不起这些爱护我们的朋友。当然有些人还是因为我个人的关系,因为“换柱”的原因,心中还是觉得非常的不平,或者替我觉得非常的委屈,甚至于,更强烈一点,会觉得非常的愤怒,无论如何他们不想再回来投票了。当然我们也非常恳切地跟他们做一个恳托吧,可以这么说。我们也把国内的情势给他们做了一些说明,也说明了国民党在台湾毕竟是一个正道的力量,是一个中道的力量,台湾不能没有国民党。国民党当然过去,以往有缺失,那是要检讨改进的。但是,它毕竟还是一个堂堂正正的政党。也许它不够权谋,也许它不擅长文宣,也许它还有很多很多的缺点,但是它正正派派。

我情真意切地呼吁大家,不要因为“换了柱”,心里有疙瘩。我特别还为国民党做了一个催票的广告 - “洪秀柱的总统入不重要,中华民国的未来的入才重要!”所以这也让很多台商蛮感动的。因此,也有人跑来跟我讲,本来我不会去了,现在我准备买飞机票要回去了。

郑裕文:能不能跟我们谈谈您跟张志军先生谈了些什么内容呢?

台湾立法院副院长洪秀柱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谈及国民党未来,两岸政策,以及有争议的国民党总统候选人“换柱”问题。

台湾立法院副院长洪秀柱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谈及国民党未来,两岸政策,以及有争议的国民党总统候选人“换柱”问题。

洪秀柱:跟他谈最主要是上一次我去大陆还专门去参加了一个“妈祖回銮”的活动,所以基本上也跟他谈了一些宗教交流的问题。当然,总是会涉及到台湾的选举。他们也觉得蛮忧心的。因为他们希望这个“九二共识”,在这个“马习会”后非常明确地提出这个“九二共识”的基础,也就是两岸互相交流的一个比较重要的不可动摇的基础,他们也担心,如果蔡英文上台之后,她对于“九二共识”会采取一个什么样的态度?更何况(蔡英文)在选举的过程当中,对于“九二共识”一直是避谈。到后来迫不得已来谈的时候,也只是说“九二共识”是一个选项。我们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的选项。

郑裕文:您刚提到“九二共识”,我们知道,就在上个星期,中国国台办再次重申,两岸没有“九二共识”来做基础,两岸关系有可能会坍塌。您怎么看待北京方面在大选前夕来作出这样的一个表述呢?

洪秀柱:其实北京对于“九二共识”提出这样的一个说法不是第一次了,说了好多次了。尤其是这一次在新加坡的“马习会”以后,把它成为“定海神针”,那么其他问题都可以谈,但是“九二共识”这个基础是不能够破坏的。那么在这样的一个状况之下,未来两岸要交流,那么确确实实也要在这个基础之上往前迈进。那么在马英九总统执政这7、8年间,也实在是在“九二共识”的基础上继续交流。虽然我觉得他做得还不够好。阶段性的交流算是完成了,确确实实给两岸的和平交流带来一个很好的基础和进展,但是我们可以说还可以做得更好。所以我觉得他们提出这样一个看法,是有一个长久的因素的。最主要他还看到了民进党对于这个事情暧昧不明,想尽办法来回避,或者模糊以对,所以才会再次提出来。

郑裕文:您也知道这些年来,台湾民众在谈到同中国的交往,也有很多不同的声音。很多人说,如果北京方面一再地有如果不接受或者不承认“九二共识”,那么两岸关系就会坍塌这样的说法,是不是有可能反而会进一步地导致台湾民众对中国的疏离感?

洪秀柱:其实应该这么说,台湾是一个多元化的社会,民主国家应该有多元的声音。我作为一个负责任的政治人物,尤其是作为一个领导人物,必须要把国家面临的各种困境,以及未来可能面临的情况,要非常负责任,非常清楚地跟民众要交代清楚。那么两岸的关系当然不是说,北京的讲话非常大声,老百姓就必然会接受。有时候,大陆讲话越强硬,台湾老百姓反感越深。这个我们也可以理解。那么您刚才说会不会因为这样子,我们跟大陆越来越疏离?其实今天我们会不会跟大陆越来越疏离?两岸的人民会越来越分开?不是会不会的问题,是能不能的问题,可不可能的问题。我觉得这可能要大家更仔细地往这方面思考。

郑裕文:我们知道您在两岸问题上有非常个人的看法,当然也有很多人支持您的看法。您的“一中同表”被认为是国民党在10月份废除了您国民党提名人资格的根本原因。现在您仍然坚持这个立场吗?那么朱立伦主席现在的两岸主张,您觉得跟您有什么差异?

洪秀柱:我觉得我的“一中同表”是违反主流民意,或者说是违背了我们党的政策,或者说跟我们党的政策有个偏差,我认为那实际上就是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啦。那么要不要把我换下来,这不是一个理由。

台湾立法院副院长洪秀柱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谈及国民党未来,两岸政策,以及有争议的国民党总统候选人“换柱”问题。

台湾立法院副院长洪秀柱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谈及国民党未来,两岸政策,以及有争议的国民党总统候选人“换柱”问题。

“一中同表”,可不可以用这个名词?我觉得这个名词大家可以研究。或者觉得这个名词不好听,那可以,大家研究用什么样一个说法。我真正的意思是希望,“九二共识”,我刚刚还特别强调,阶段性的任务已经完成。所谓的“九二共识”、“一中各表”,在不统、不独、不武的架构下进行两岸的交流。这是一个脆弱的两岸关系,而不是一个长久的两岸的关系。所以,我个人认为,“九二共识”是不是能够更巩固?能够更深化?能够更进一步?

所以我特别提到,两岸要签和平协定。和平协定也好,和平协议也好,这在我们党纲里面写得很清楚,是连胡五大愿景。当年我们已经有这样一个说法的。两岸和平协定也好,和平协议也好,并不是没有前提的。我还提出有五大前提。所以你说这个是悖离了我们党的政策,我是不以为然呐。我只是认为,两岸必须要强调的是分治不分裂。这个和平协议的签订,要确定我们两岸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也就是两岸的政治定位的问题。

所以我们也特别强调分治不分裂。不分裂就是不搞台独。分治什么意思呢?请你正视中华民国的存在,正视中华民国政府的存在。你管你的中国大陆。我管我的台澎金马。如果两岸真的能够签订这样一个协定的话,那对台湾是很好的。而且我们在这个协定当中,还希望能够建立军事互信的机制。老百姓最怕的就是大陆说几千颗飞弹对准台湾,台湾人受到生命安全的威胁。其实中国大陆存心要对付台湾的话,不需要用飞弹,很多的管道都会让我们台湾受到威胁。

也因此,我认为不但是建立军事互信的机制,也同时能够让我们参加国际性的组织。尤其是现在整个区域性的整合体都在完成,包括TPP(泛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包括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这些都是我们要争取加入的,因为关系到台湾未来在世界上的竞争力。

郑裕文:非常感谢您,洪副院长。感谢您接受美国之音的专访。

洪秀柱:谢谢!

(美国之音近期邀访台湾总统大选三组候选人,至今仍未获得民进党和亲民党的回应。)

VOA连线:专访台湾立法院副院长洪秀柱;台湾大选最后民调结果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