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15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专访笑蜀:郭飞雄情况危险,急需外界关注


中国的新公民运动受到官方强力打压,参与人员包括郭飞雄、许志永等人,都受到拘禁。美国之音独家专访前南方周末高级评论员、现为北京《炎黄春秋》杂志编委笑蜀,他认为郭飞雄目前情况最为紧急,呼吁各界关注。

笑蜀在今年八月时,也曾因为声援被逮捕的新公民运动人士,而惹上牢狱之灾。他认为,在这一波被逮捕的人当中,郭飞雄面临最严重、最危险的情况,也最需要受到关注,他解释:“因为他当初被抓,是秘密的抓,我们都不知道。然后批捕,也是秘密批捕。抓人没有按照程序,批捕也没有按照程序。他的家人是在批捕过一个月之后,才收到逮捕通知书。这次起诉又是秘密起诉。到现在为止,警方的起诉意见书,或检方的起诉书,我们都没有见到,都没有公布。也就是说对他的处置,完全违背中国政府规定的法律程序,最大的特点是隐密性,非常隐密。越是隐密,越是暗箱操作,不用讲,中间的问题就越多,我认为最危险。”


中国新公民运动人士笑蜀接受美国之音记者采访。(照片来源:何宗勋提供)

中国新公民运动人士笑蜀接受美国之音记者采访。(照片来源:何宗勋提供)

笑蜀认为中国当局指控郭飞雄“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的罪名,并不成立:“有很多毛左举牌,有很多反日游行的举牌,他们到公安局去申请了吗?没有。我们回到南方周末事件,在现场当中抗议南方周末的,冲击声援南方周末队伍的这些左派的举牌,他怎么一个都没抓呢?为什么这些举牌就没有扰乱公共秩序,仅仅是因为要求民主、要求自由、要求宪政的举牌,就构成对公共秩序地扰乱呢?那些毛左反日游行的举牌、上街,那个行为才是真正扰乱公共秩序,那个暴力,我们大家都看到的。所以不是因为这个行为本身被认定为扰乱公共秩序,而是这拱行为所表达的公民意见,他认为扰乱了公共秩序。那么什么观点?什么主张呢?就是要民主、要自由、要宪政嘛。就是文字狱嘛,说白了就是思想罪嘛,文字狱嘛。所以对郭飞雄的这两点指控,是地地道道的政治构陷,就是政治迫害,哪来的什么扰乱公共秩序?谁被扰乱了啊?”

说到郭飞雄的未来,笑蜀神情落寞:“实际上在这个问题上,我觉得自己很惭愧。我作为他的朋友和兄弟,感到一种非常深刻的无力,和无助。他们(中共)把所有的通道都切断了。他太太在美国,帮不上忙,他姊姊在湖北,也帮不上忙;我们这些兄弟、他的兄弟,也帮不上忙。他的律师到现在为止,起诉意见书、起诉书也没有公布出来,内容也不得其详。这是我感到最大的… 新公民运动,20多位兄弟进去,我唯独对郭飞雄感到最愧疚的地方、最焦虑的地方就在这,很焦急。”

笑蜀希望能唤起舆论关注,对郭飞雄有所帮助:“我希望能够国际舆论、公共舆论能够聚焦、充分聚焦郭飞雄。造成现在这样一种状况,事实上的暗箱操作,我认为很大程度是因为舆论关注不够。”

郭飞雄在今年8月8号被刑拘,12月15号在未知会律师情况下,遭到起诉。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