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30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文革50年 幽灵依旧在


中国 “文化大革命”距今已近半个世纪,中共虽然承认那是一段浩劫,但是至今却不愿彻底地否定那场灾难性的政治运动。近期中共领导人的一些做法,勾起许多经历过文革的中国人的痛苦记忆,同时也令一些人感到兴奋。今年恰逢文革爆发50周年,一些流亡海外的中国民主人士和知识分子提醒人们,相同的政治运动或许不会发生,但是导致那场灾难的根源仍未清除。

文革后,魏京生因在中国呼吁民主而落狱。出狱后,魏京生被迫流亡美国,但他从未放弃推动中国走向民主。在中国爆发文化大革命50周年纪念日前夕,魏京生基金会举办了一个研讨会,邀请流亡海外的中国学者和致力于中国民主的人士探讨如何从那场政治灾难中汲取教训。

中国人多年来一直在反思文革,中共也在文革后承认,那场运动是当时领导人的政治错误。魏京生则认为,追本溯源,要警示后人,需了解灾难发生的原因。他首先否定了中共在1980年代所作出的有关文革的决定。

他说:“那个决定一方面把责任推给了毛泽东和四人帮,另一方面则是推给了老百姓。他们那个结论有个最大的特色,就是文革整了那些老干部,所以老干部回来了,我们不能搞文革了,不能再整老干部了。这个谬论流传甚广。很多老百姓都相信这种说法。”

魏京生认为,文革实际上是中国共产党一党专政的必然结果;一党专政就是少数人专政,当时就是毛泽东的个人的独裁。

他说:“所以毛泽东的这个方面,他们从来不说。很多老百姓也没注意到。不注意这些呢,你还是套在共产党的话语系统里头,最终走来走去,可不还是跟着共产党走了。”

魏京生说,要接受经验教训,不要继续跟着共产党的舆论走。

他说:“所以我们觉得,我们应该跳出这个圈子,要结束共产党的一党专政的政治,中国人才能从共产党的统治中走出来,像其他国家一样,走入一个正常的社会。”

中共至今没有全面地否定文革,甚至不允许提及文革。作家郑义认为,中共不让提文革,是因为自己被文革吓坏了。

他说:“你只要允许人民说话,给了他一点儿最起码的人权,比如说在文革中你可以讲演;你可以把自己的意见写在一张大纸上贴出去吧;你可以几个人、几十个人、几百个人、几千个人成立一个(共产党)管不着的组织吧;对于国家的政治问题,你们团体都甚至可以表达自己的意见吧。这个东西是共产党最惧怕的东西。它现在惧怕到什么程度呢?它现在并不是允不允许你成立民间组织的问题,这不在讨论之列。它现在戒备到一种什么程度?不许聚众。”

郑义对于人们常说的十年文革有不同看法。他认为,真正的文革只有1966年底到1968年三年,之后就是共产党的事了,跟老百姓无关。他认为,在短短这三个年头,人们获得了一个喘息的机会,也有了说话的可能性。

他说:“在文革中,人民一下起来,借着毛泽东这个机会,把共产党所有的官员几乎全部都打倒了。所谓打倒就是不承认或者是反抗他们的权力。那件事情对于他们来说,是太深刻了,印象太深刻了。所以他们绝对不允许讨论文革。”

当今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在政治上表现得相当强势。但不少人也留心到,当前中国出现的一些迹象,让他们担心文革会重演。

因质疑中共的血统论而被杀死的遇罗克,被后人视为勇敢的牺牲者。他的胞弟遇罗文对美国之音说,还不能完全排除文革重演的可能性。他认为习近平有可能会搞类似运动,因为他判断很多事都是很错误的。

他说:“薄熙来在重庆唱红打黑的时候,他不是也曾经支持过吗?他也去过。所以我觉得不排除他可能搞。但是他搞的话,结果可能就是他下台的更快。”

遇罗文认为,最主要的就是让人们知道当时的事实;如果人们能够看到当前一些极左的做法其实在文革就有过,而且演变到非常荒唐的程度,那人们自然就知道这种事就不应该再搞了。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