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26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流亡美国宪政学者新著《改变中国》


中国政治转型学者张博树(美国之音宋德成拍摄)

中国政治转型学者张博树(美国之音宋德成拍摄)

一位流亡美国的中国宪政学者出版新著《改变中国:六四以来的中国政治思潮》,认为中国从邓小平的威权主义发展到习近平的新极权主义时代,思想界存在高度分歧和深刻分裂。

原中国社会科学院学者、现任哥伦比亚大学客座教授张博树曾经积极参与六四。他在六四前夕由香港溯源书社出版的新书中从宪政自由主义者的角度,在书中详细探讨六四26年来中国思想界有代表性的9种民间政治思潮,分析了这些思潮与官方意识形态之间或对抗、或交集、或媾和的复杂关系及其影响,勾勒出从邓小平威权主义到习近平新极权主义时代,中国思想界的完整景观,凸显出习近平新极权背景下,思想界的高度分歧和深刻分裂。

《改变中国:六四以来的中国政治思潮》

《改变中国:六四以来的中国政治思潮》

张博树在星期一晚新书上市后,接受了美国之音记者的采访。他表示,在当代中国的9大思潮中,目前对当局国策及外交政策影响最大,危害也最迫切的当属新国家主义思潮。

他说:“新国家主义是一种膨胀的、病态化的民族主义。开始时是一种民间的,比如‘中国可以说不’、‘中国不高兴’所表达的那种情绪。最近这几年情况有很大变化。我们学界、军界的一些头面人物,都加入到新国家主义的大合唱当中。特点就是强调国家主义,中国要强盛、要改写世界秩序,甚至要重新引领世界。新国家主义一般是把美国当作假想敌,批判普世价值,批判西方。新国家主义的这种膨胀,在我看来是一个非常危险的现象。”

张博树强调,更重要、也是更危险的是,当局为了加强体制的合法性,将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作为合法性的来源,以提高政权的吸引力,建立习政权的基础。

他说:“更危险的,习近平上台以后,中共官方的意识形态和国策,似乎在吸收民间的新国家主义的这些元素,在某种意义上正在形成国家的意识形态和官方的内政和外交方面的政策。我们从习中央推进的一些外交政策走向来看,显然是在有意识地吸收、吸纳新国家主义的元素,比如强调民族复兴、强调中国梦,而中国梦首先是强国梦。”

张博树指出,近年中国在东海和南海问题上采取强硬的立场,实际上便是受新国家主义影响的外交政策的驱使,并引起了周边国家的关切。

他说:“在世界范围之内,现在已经引起了许许多多的关注,引起了大家的注意。比如说,最近在东海、南海发生一些紧张局面,造成了全世界都在重新看中国,到底成为世界第二的中国,到底下面要做什么,构成了一个21世纪全世界面临的一个新的问题。”

张博树在书中批评性地讲述了近年来新左派和毛左派,这两种中共党国意识形态左侧的民间思潮。

他说:“现在是对中国有危害的,我的书里面主要对新左派和毛左派做了些批评性的分析,它们对中国现在和未来的发展,是起到了一些阻碍作用的。毛左派十几年前刚出现的时候,对当局的某些政策还是有批评的成分的,对权贵资本泛滥的现象,也是持批评态度的。但是,毛左派主张用回到文革的方法,回到毛泽东时代的一些办法,来解决中国现在的一些问题。这个看法是错误的,不可能解决今天的腐败问题。另外,毛左派的很多人对普世价值是否定的,都是批评自由主义的,往往是乱扣帽子。”

张博树在书中将自由主义列为是代表社会进步的民间思潮,进行了详细地阐述。

他说:“进步作用的话,我这里面当然首先是要肯定自由主义,在我看来也是代表未来中国发展方向的,因为它强调的是要限制政府的权力,维护公民的权利,推动中国的政治转型,推进中国的民主化,这些是自由主义的基本主张。”

张博树也对中共党内民主派、宪政社会主义等社会思潮及其后来的演变,也进行了深刻的分析。

他说:“和自由主义比较接近的,还有宪政社会主义当中的某些人,甚至原来新权威主义当中的某些人,他们的大的方向也是民主化。当然,后来有些变化了。”

因坚持独立政见、坚守学术尊严而于2010年被社科院辞退的张博树,在书中和采访中详细分析了中共十八大以后,从威权主义向新极权主义的转变,以及新极权主义的特点。

他说:“特点是,它一方面强化毛、邓时代都有的政治垄断,另外呢,改革开放也在继续。但是,它对民间知识界的打压比过去更加厉害了。加紧意识形态控制,对社会组织现在也要建立什么党组,在高校里面,新闻传媒里面,在昂络上,现在都在加大整肃,加大监管。内政外交它是作为一个整体,试图去实现党国的中心和红色帝国的崛起。”

张博树分析说,在新极权主义的压力下,中国民间思潮近年出现了高度分歧,甚至分裂。在左派方面,发生了新左派、毛左派和官方意识形态的“三左合流”的情况。

他说:“伴随着习近平新极权主义的登台,对中国民间思潮带来了深刻的影响,就是加剧了中国思想界的分裂。表现为,新左派、毛左派,如果说他们原来对党国的腐败现象还有一些批评,那么从最近两年的情况来看,现在开始向党国靠拢、输诚,三左合流。”

张博树还表示,在党国光谱右边的民间思潮在受到不断加剧的打压之下,也发生了分化。

他说:“随着对公民社会、自由知识界打压的加剧,自由主义、党内民主派,这个右翼的思想界也在分化。一部分人不说话了、沉默了,甚至感到困惑了。但是,也有一部分人还在坚持,甚至有一些在走进比较激进的、极端的状态。原来许多知识分子是温和的,寄希望于体制内外的合作来推动中国的转型。但是现在看似乎没有希望,因此表示绝望的,甚至主张革命的这些观点,也在增加。”

张博树表示,希望通过该书对六四26年来中国思想界及其现状的分析和梳理,给读者提供一个参考,反思历史,警示未来,帮助找到中国未来实现民主化的资源,或帮助解决中国思想界当前面临的问题。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