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8:46 2017年2月25日 星期六

专家:中国地方政府把建坝当成致富手段


小南海水坝事件在中国内外引发广泛争议。有专家批评,中国地方政府将建坝当作致富手段,同建筑商串通,共同发财,全然不顾对生态环境造成的伤害。

重庆市政府计划在长江上游特有鱼类国家级保护区内修建小南海水电站,让环境专家更加担忧长江鱼类生存和上游生态环境。尽管政府近日表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评审年会上不会讨论小南海内容,环保人士依然担心,日益兴盛的建坝风潮会让中国本来已经相当脆弱的生态环境更加恶劣。

小南海选在长江上游,金沙江两个水电站已被叫停,而怒江等中国其他江河也计划大兴土木,拦河建坝。

*牟取私利 与需求无关*

曾在云南、四川等省考察水电站项目、并多次进言反对小南海工程的大自然保护协会(Nature Conservancy)前董事长大卫.哈里森(David Harrison)对美国之音分析说, 很多积极推动建坝的地方、县、甚至州的政府都有财政困难,需要拓宽财路,于是就选择建坝,同开发商合作开发,然后利用地主的身份长期坐收红利,同需求没有多大关系。

哈里森说:“这不是出自中国宏观经济需求。很多人会说,中国需要能源。不错,是需要,但这些水坝同需求无关。它们更多是出自当地的财政利益。我们建议最好能有其它选择,希望综合计划。在某些情况下可能需要向县政府付钱,让他们不要建坝,而是把钱投资到流域恢复工作中。所以关键是筹划,确定哪里需要保护自然,哪里可以建坝,而避免每个河段都在建坝。现在是毫无章法,从生态角度看相当危险。”

*政府撑腰 不用负责*

除了发财以外,对三峡大坝等项目展开生态调查、并定期出版三峡探索刊物的加拿大环境保护组织国际探索(Probe International)总干事帕特里西亚.亚当斯(Patricia Adams )认为,建坝兴盛还在于开发商一般不全部承担建坝和人口迁移等后续费用,也不用考虑环境危害,出了问题,政府就是护身符,这在中国尤其明显。

亚当斯说:“我认为在中国,建筑商对政府说得上话。在很多情况下,他们就是政府,通过向他们钟爱的公司承包合同,来获取各种政治好处,并在某些特定地区加强游说影响力。这是这些项目能启动的原因,不是因为它们在经济上站得住脚,肯定也不是能对环境带来好处,它们一般都对环境有非常恶劣的影响。最终,是江河沿岸的社区必须承受项目的代价,很多情况下,是纳税人为昂贵的电力、也通常是不可靠的电力付钱。”

*战略项目 巨额投资*

中国经济时报11月12号透露,“重庆市政府对於小南海项目一直都是积极推动。重庆市发改委网站披露的信息也显示,小南海水电工程是当地的‘战略项目’,而突破该项目的前期工作,被列入当地2009年工作的主要任务之一”。一位知情人说,小南海项目会引来280多亿元(人民币)的投资,是重庆市几十年来最大的投资项目,政府积极推动,也是必然。

中国青年报说,重庆上游有乌东德、白鹤滩、溪洛渡和向家坝四个大型水电站,下游还有葛洲坝和三峡电站,小南海的发电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完全没必要上马。环保专家更对小南海选在长江上游鱼类自然保护区内建造表示激烈反对。

大自然保护协会前董事长大卫.哈里森说,小南海一旦上马,本来可能在长江继续生存的许多珍惜特有鱼类将遭受灭顶之灾,对上游环境的影响更是无可限量。

哈里森说:“葛洲坝和三峡电站会危害到一些鱼类,但还有很多上游珍惜的特有鱼类,如果生态环境保护得好,很可能会继续长期生存。这意味着不能在此建坝,意味着我们必须同三峡公司密切协调,拿出有利方案,让金沙江下游正在建造的水坝、已经开工的水坝不致影响到上游流域的环境。”

中国农业部公开的信息显示,小南海水电工程会使长江上游珍惜特有鱼类保护区51.98公里的缓冲区和20.52公里的试验区的原有功能发生改变。

关键词: 中国,小南海水电站,建坝,生态,环境保护,三峡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