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17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唯色致函脸书公司 删贴解释难消疑问

  • 美国之音

藏族作家唯色在西藏首府拉萨 (照片由唯色提供)

藏族作家唯色在西藏首府拉萨 (照片由唯色提供)

中国藏族作家唯色在脸书(Facebook)上发布的关于一名藏族僧人自焚抗议的视频被脸书公司管理人员删除的消息,引起国际舆论的广泛关注。尽管脸书公司在回答美国之音查询时表示,他们删贴的起因是有人举报说唯色发布的视频图像过于触目惊心,与政治因素无关,但是唯色告诉美国之音,她难以接受脸书公司的解释。为此,唯色专门写了一篇致脸书公司的回复。下面就是唯色致脸书公司函件的全文:

除了有face(脸面),还要有faith(信念)——致脸书公司

唯色(Tsering Woeser)

12月26日这天,我在脸书上转发了本月23日西藏僧人格绒益西自焚的视频,并摘录相关报道的文字,说明那是藏人进行的抗议。几小时后,我这个帖子被删除。当我看到页面上跳出脸书公司的删除通知时,十分震惊。如我随即写于推特:“从2008年在Facebook上注册,迄今六年多,第一次遇到删帖的事!没想到脸书也有小秘书了!”

所谓“小秘书”,是对中国的推特山寨版——微博的审查员之称。他们的任务是删除任何涉及政治敏感内容的微博,是中国当局压制言论自由的马前卒,因此在中国网民中声名狼藉,普遍被视为网络公敌。我之所以不使用中国网站,宁愿费尽周折翻墙使用境外网站(包括脸书),正是受够了“小秘书”的删帖和封杀。目睹脸书也出现“小秘书”之时,可想而知我的震惊,甚至产生一种绝望之感——难道整个世界都要被“小秘书”和“老大哥”统治了吗?!

我的脸书遭删帖受到了关注。除了推特中文圈众口热议,美国之音、纽约时报等媒体也做了报道。今天,我看到美国之音中文网站发表后续报道——“脸书公司就此事书面回复美国之音说:‘脸书长期以来都是人们分享事务和经历的地方。有时,这些经历涉及暴力和露骨视频。我们努力在言论与安全之间实现平衡。但是,鉴于一些人反对露骨视频,我们正在努力增加人们对他们所见内容的控制能力。目前我们还不具备这些工具,因而,我们删除了这项内容。’”

美国之音的报道还说,“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熟悉脸书运作的管理人员12月27日告诉美国之音说,此帖的确遭人举报,但是出于保护消息来源的考量,不能向记者透露举报此帖的人数。但是他表示,脸书的举报机制是只要受到一个举报,管理人员就要对帖子进行评估。他再次表示,本帖遭到删除的原因是因为图像过于触目惊心(Graphic Content),与政治因素无关。”“唯色还提到,脸书容许了‘伊斯兰国’把人质斩首的视频。那位熟悉脸书运作的知情人说,斩首视频没有包括人头落地瞬间。他说,如果唯色对视频内容进行删节,相信还可以再发回到脸书上。”

看来在这一点上,脸书比“小秘书”做得好,“小秘书”是不予回复,不给解释的。不过脸书的回复与解释,并不能消除我的疑问。

我在脸书上转发的自焚视频,是拍摄者冒着极大风险拍摄的。自焚现场就在警察机构门前。拍摄和外传自焚视频与照片的人,一旦被抓住会遭到严惩,这之前已有多达上百的藏人因此被判刑。自焚藏人并非执意寻死,是以燃烧自己的生命引起世界对西藏问题的关注,是要用自身的死换取民族的生。而拍摄者不顾个人和家庭安危拍下视频传到网上,就是为了让世人看到今日西藏的现状。他们不指望这种视频能在中国的网络上流传,能托付的只有自由世界的网络。但如果像脸书这样审查删帖,自焚者的献身和拍摄者的风险就会成为白白牺牲。这难道会是脸书公司的希望吗?

脸书似乎想从专业、技术和中立的角度为删帖辩解,但如果说自焚的视频“涉及暴力和露骨”,“图像过于触目惊心”,那么,1963年越南僧人释广德(Thich Quang Duc)在西贡街头自焚,其照片却是举世皆知的经典,被广为传播和引用;同样,2012年3月26日,流亡藏人江白益西(Jamphel Yeshi)在新德里抗议中国主席胡锦涛访问印度而自焚,他全身裹着火焰奔走呼喊的悲壮场面被许多媒体拍摄并发表,是不是都“涉及暴力和露骨”,因为“图像过于触目惊心”而必须删除呢?更不要说“911”恐怖分子劫机撞毁纽约双子塔的视频与图片,以及那些从高层嚎叫着跳下的遇难者,不是更加“触目惊心”吗?

但恰恰是这种“触目惊心”,才能让世人直面这世上的黑暗和恐怖势力,激发人们与邪恶殊死抗争的勇气和决心。西方国家得到民众普遍拥护、下决心打击恐怖组织ISIS, 很大程度正是出自ISIS对人质斩首的视频在网上流传的作用。脸书辩称“斩首视频没有包括人头落地瞬间”,实在毫无说服力。“不包括人头落地瞬间”的斩首视频难道就不“涉及暴力和露骨”,就不“过于触目惊心”吗?何况我的确在脸书上看到了包括人头落地瞬间的视频,甚至行刑者还把斩下的人头放在了死者的肚皮上。恐怖分子想用这种画面恐吓善良的人们,激起的却是世界消灭他们的决心。

若按照脸书公司专业主义说法,很多这一类直面黑暗的报道都须删除,不能公诸于世,从而实现如脸书公司宣称的那样:“让Facebook上的每位用户能够安全地与周围的世界交流”?事实上,那只能让平庸和麻木笼罩人们的心灵,从而使黑暗魔王愈加肆无忌惮,不但从黑暗深处现身,而且横行世界。脸书不能只有“face”(脸面),还要有“faith”(信念)。你们审查、判断的标准不应该仅仅停留于画面的表面,更应该看到的是画面之下的价值和意义!当你们貌似“中立”的时候,不妨想一下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犹太作家Elie Wiesel所说的:“中立从来只有助于压迫者而非受害者,沉默永远只会助长施虐者而非被虐者。”

当我和朋友讨论这件事,他们普遍认为我对脸书公司的质疑还是过于善意了——限于技术中立能否实现正义,相当于从开始就肯定了脸书公司所宣称的删帖与政治无关的说法。他们认为没那么简单,对此事更需要质疑的是:脸书公司的这种做法到底有没有迎合北京的因素?藏人自焚的视频以前不被删除,而这次删帖的时间点,正是在扎克伯格到北京觐见中共高层(2个月前),又在脸书总部接待中国互联网总管鲁炜(18天前),并当其面展示带领下属学习习近平著作之后,让人不得不担心他是否会出于期待北京恩准脸书进入中国而放弃捍卫用户言论自由的原则。如果这个逻辑链条真的存在,说明专制权力能够通过间接操控而直接限制民主世界的言论自由,那才是最可怕的,也是民主世界最应该警惕的。​

2014年12月28日于北京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