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10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709案家属致习近平公开信申述遭遇


709案家属(右起)王峭岭、陈桂秋、原姗姗和李文足(网络图片)

709案家属(右起)王峭岭、陈桂秋、原姗姗和李文足(网络图片)

在中共第十八届六中全会10月24日在北京开幕的当天,广受国际社会关注的709抓捕案部分仍在押维权律师的家属,向多次强调要“依法治国”的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发出公开信,申述她们所称的一年多来的各种非法遭遇,希望最高层关注,纠正709案件办理的“各种违法”情况,公正对待709所有涉案人员、家属和辩护律师,释放所有在押人员。

包括李和平律师的妻子王峭岭、王全璋律师的妻子李文足、谢燕益律师的妻子原姗姗,以及谢阳律师的妻子陈桂秋在内的35位这四位在押律师的家属,星期一在致兼任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的习近平的公开信中表示,她们的亲人去年7月10日相继被警方带走后,没有任何下落。一直到今年1月8日才收到了逮捕通知书,被控“颠覆罪”或“煽颠罪”。而在这一年零四个月里,国家宪法和刑事诉讼法确认的被告人的权利,“被警方践踏得一干二净”。

公开信表示,希望习近平主席经过一年来央视和环球时报的“抹黑”报导和海外媒体的报道,以及这封信,对“709大案”有所知情。而作为家属,他们希望最高层能了解,709案可以概括成几句话,“抓捕规模大无限,媒体抹黑无下限,酷刑程度无上限,亲属株连无极限,程序违法超无限,公开审判统统限”。

公开信表示,警方抓捕和约谈三百多位人权律师和公民,其中包括王宇、包龙军夫妇、李和平、李春富兄弟,吴淦父子,以及其他无辜公民,规模之大,堪称“运动”式。

公开信还称,她们的亲人所遭受的酷刑残酷程度令人发指,尤其是对湖南的谢阳律师的刑讯逼供、意志摧残、肉体刑罚等酷刑信息,更让家属夜不能寐。

公开信表示,709案对涉案律所其他律师和其他律所的律师、家属、辩护律师展开了广泛的株连,限制执业、出境、子女入学、入住,甚至以儿女亲人、工作和生命相威胁。

709案家属强调,一年多来,公检部门拒收辩护人递交的律师手续、拒收律师和家属的信函,非法限制辩护律师和家属的人身自由,家属被要求劝亲人认罪伏法,被取保候审的人消失,辩护律师也被抓被逼自证有罪,辩护人和家属到控申中心反映情况,到高检、最高检控告不被受理等等。

公开信表示,期盼习近平主席关注如此践踏法治的行为,给709所有涉案人员客观公正的结果,让所有被株连人员有真正自由。

10月21日赴天津二中院参加起诉官派律师上诉案的北京维权律师谢燕益的妻子原珊珊,星期二对美国之音表示,她们发表公开信,就是希望最高层能了解,他们的亲人多年来所作的正是为了促进国家的法治建设,应当被无罪释放。

她说:“下面的人胡作非为,希望上边的人能够明智,能够知道这个事情的严重性,所以我们去做了这样一个公开信。就是希望能够了解,能够把我们的家人无罪地释放回家,然后,我们过正常的生活。让我们的家人、律师能够依法地还是为一些弱势群体,在法律的框架内给任何人去辩护。这些人其实也是在维护中国的法治建设。”

此外,709案李和平律师的妻子王峭岭起诉官派律师的上诉,10月24日获天津市南开法院立案。王峭岭今年8月19日委托律师起诉官方为李和平指定的两名“官派律师”,要求裁定委托关系无效,强调两名官派律师从未主动与家属联络沟通,案件获天津市南开区法院立案,但是10月9日收到法院驳回起诉,不予立案的裁定。于是,王峭岭就“驳回起诉”的裁定,向天津市南开法院提出上诉。

李和平律师被控“颠覆国家政权案”。该案经数次退回补充侦查后,8月15日被再次移送天津市检察院二分院审查起诉。李和平自去年7月10日被抓捕后,会见律师的权利一直被当局非法剥夺,并强行指定代理律师。

据报道,近年来,在刑事诉讼领域,不断出现大量剥夺公民辩护,非法干预、阻挠律师辩护的违法违规情况,许多地方当局拒绝安排辩护律师与当事人会见、通信,阻挠阅卷,或迫使当事人及其亲属解聘委托律师,或非法指定律师出任辩护人。更严重的是,有些部门还对办案辩护律师采用跟踪、威胁、强制传唤,直至拘留等非法手段,阻挠、破坏辩护律师履行职责。

面对这种困境,中国维权律师群体中被逼出现一些为捍卫辩护权“死磕”的律师,这让当局感到恼火。2015年7月9日,当局针对主要代理维权案件的北京锋锐律所展开外界所称的“709大抓捕”,先后拘捕、拘留、强制约谈和传唤、限制出境多达近320人,其中取保候审20人,一审判处4人,包括锋锐律所主任律师周世锋,目前仍有16人羁押候审。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