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45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从方星海被委以重任看习近平的“学院派”经济幕僚


上海高级金融学院网站关于方星海的介绍 (网页截屏)

上海高级金融学院网站关于方星海的介绍 (网页截屏)

习近平反腐借助王岐山,他经济改革和发展用什么人?从有留美经历的林毅夫、刘鹤再到最近被委以重任的方星海,说明中国式的经济改革和发展,一定要和国际社会接轨或者接国际社会的“地气”?不过,有分析人士认为,重用这些有雄厚学术和海外背景的官员并不代表习近平会推动重大的经济改革措施。

据多家中国媒体报道,拥有美国斯坦福大学博士学位的中国金融界资深人士方星海将出任中国证监会副主席,负责国际业务。方星海现任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简称中财办)国际经济局局长,曾与习近平短暂共事。而中财办主任刘鹤被认为是习近平经济智囊中一位重要成员。

向习近平自荐的方星海

今年51岁的方星海是中共体制内一位具有很强专业背景的技术官僚。他毕业于清华大学,1986年赴美国斯坦福大学就读,1993年获得该校经济学博士学位。毕业后,方星海在位于华盛顿的世界银行总部工作直到1998年8月。据《第一财经》报道,当时年仅30岁的方星海是接受了时任中国建设银行行长、现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的邀请回到中国发展。

2005年12月至2013年6月,方星海在上海市政府金融服务办公室工作。习近平2007年3月至10月担任上海市委书记期间,曾与方星海短暂共事。据报道,方星海在2013年全国人大期间曾给已经担任国家主席的习近平写信自荐,称有兴趣为国家金融业发展作出贡献。当年5月就有媒体报道说,中财办主任刘鹤邀请方星海协助起草金融改革方案,而他也于6月份被正式从上海调入中财办。

前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华盛顿智库加图研究所(Cato Institute)客座研究员夏业良表示,方星海是一位有着广泛经验的技术官员。他说:“他是一位比较年轻的、有着良好经济学训练的学者型官员。他曾在世界银行任职,后来回到中国。他知道中国改革开放需要很多经济专业知识的人才。当然他回来的时机也比较好,所以他升级的速度还是很快的,现在已经到了副部级。”

学者型官员的代表—刘鹤

方星海在中财办的老板刘鹤被认为是习近平经济政策团队中的一位重要成员,也是一位学者型官员。2013年5月,时任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多尼隆(Tom Donilon)到访北京,当时习近平指着有学者风范的刘鹤对他说:“这是刘鹤,他对我非常重要。”

63岁的刘鹤也有海外留学背景,他有美国西东大学(Seton Hall University)和哈佛大学的硕士学位。

中财办所隶属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是中共中央领导经济工作的意识协调机构,也是中国经济的核心领导和决策部门。作为该小组常设的办公室主任,刘鹤的地位当然十分重要,被美国的彭博社(Bloomberg)比作是“中国的萨默斯”。

据香港的端传媒报道,刘鹤与习近平的交往可追溯到1960年代,当时两人都在有“红二代”集中的北京101中学上中学。但夏业良认为,习近平重用刘鹤可能更多地是看重他的专业背景,因为两人基本上没有太多私交。他说:“我不认为他们私人会有什么特别的渊源,”他说,“习近平对刘鹤的重用我相信也主要因为刘鹤有留美的背景,相对而言在中共的官员里比较有知识、有涵养。”

明镜集团总裁何频则认为,习近平重用一批学者型官员的一个原因是这些人和中共党内其他派系的联系比较少。“习近平在经济政策方面是需要一些人才的。像刘鹤在这方面有海外背景,比较书生,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他和其他的政治派系的瓜葛比较少。”他说。

除留洋背景以外,刘鹤当过兵、下过乡、当过工人,被认为是工农兵加海归,既拥有国际视野又“接地气”。这使得外界一直对刘鹤在中国推动新一轮经济改革能够发挥关键作用寄予厚望。刘鹤主张让内需成为推动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放松对金融领域的管制,允许资本更加自由地流动;以及让国有企业参与市场竞争。

中共体制或束缚技术型官员施展才华

然而,深谙中国官场的何频表示,刘鹤、方星海这样的官员虽然看上去身居要职,但他们所能发挥的作用被夸大了。他说:“我觉得只要中国的基本体制不产生根本性的变化,这些技术型的人才所扮演的角色都是被外界夸大了。虽然他被习近平赏识、重用,但在整个官僚体系里他们还算不上是关键的人物。”

或许连刘鹤自己都怀疑他到底能够对中国深化经济改革起多大作用。华尔街日报在2013年的一篇报道中说,刘鹤办公室在给华尔街日报回复的电子邮件中坦言,“外界对他在中国经济政策制定方面扮演的角色有许多误解,实际上,中国的经济政策是通过一个集体决策体系制定的,任何个人发挥的作用都是相当有限的。”

“刘鹤等人的想法和政策都会受到中共的权力体系的制约,”明镜集团的何频说,“中共的体制是‘几不像’,它又不是皇权体制,也就是传统的皇帝、家天下,它是党天下,有一个党的体系制约他(习近平),它又不是民主选举出来的,领导人可以有决定权,他(习近平)也不是打江山打下来的草莽英雄。”何频表示,对于中共的体制问题,连习近平也无可奈何。

与方星海有过接触的前北大教授夏业良则表示,关键是中共历来对这些技术型官僚不放心。“中共对这种技术官僚一直不是特别放心,非要让自己的心腹、太子党的人物才觉得能够放心。中共最近这些年任用的这些官员哪怕业务上再强,也只能是做副职。”他说。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