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47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金融学教授拉詹谈其新书《断裂线》


金融危机的幽灵目前仍然在欧洲和美国徘徊。说到这场危机,人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除了“贪婪的”银行家以及松懈的金融监管制度之外,危机的爆发是否还有更深层的原因呢?曾经预言金融危机爆发的美国一位著名的经济学家说,答案不但是肯定的,而且那些导致危机的根源在危机发生后并没有改变,仍在威胁着我们的经济。

对千夫所指的华尔街银行家以及政府的金融监管者来说,芝加哥大学商学院金融学教授拉古拉姆·拉詹(Raghuram Rajan)的新书《断裂线:隐藏的裂缝依然威胁世界经济》(Fault Lines: How Hidden Fractures Still Threaten the World Economy)一书可能会让他们感到轻松一点,因为这本书说,他们不是金融危机爆发的唯一推动力,危机爆发有更深层的原因:日渐扩大的不平等、日本、德国和中国等国以出口为导向的经济战略以及经济衰退周期延长导致美联储无法提升利率等等。

拉詹早在2005年就指出美国一些金融机构风险巨大,他预言这将会给银行系统造成相当大的危机,不过当时并没有引起人们的警觉。

拉詹在美国华盛顿智库卡托研究所为他的新书举办的研讨会上说,上述几个“断裂线”在危机爆发后并没有消失,它们还在威胁着全球经济的健康。拉詹说,如果不解决这些问题,世界经济还会遭遇危机。

拉詹:“如果我们不解决这些更深层的问题,我们还会回到我们所经历过的一切,虽然方式有些不同。这次可能不是次贷危机,可能是主权债务危机,也可能是其他的危机。我们必须解决这些更深层次的问题。”

拉詹说,第一个“断裂线”就是日渐扩大的贫富不均。他解释说,美国以及其他国家的不平等越来越大,公司经理人员的工资增长幅度要远远大于工厂工人的工资增长幅度,而政府和政治家的解决办法不是增加低收入家庭的收入而是向他们发放大量信贷。

拉詹:“我的书的第一章叫做,‘让他们吃信贷’我看到他们把信贷当作解决工资增长停滞这一潜在问题的办法,而且这还是两党的共同努力。”

拉詹说,受到政府政府直接影响的就是房屋贷款。美国克林顿和布什政府时期都在积极推动扩大住房拥有率。这样的政策导致的结果就是人们过度关注从房地产消费中获利,却忽略工资增长多年停滞的现实。他说,这样的做法直接和间接刺激了银行家们向中低收入家庭大量发放贷款,这也是本次金融危机由次贷危机引起,从中低收入家庭无法支付房贷开始的原因。这是一个短期的解决办法,而我们现在却要在承担它带来的后果。

他说,人们似乎并没有从危机中汲取教训,奥巴马政府推出的购买房屋税收减免计划仍然在重复同样的错误。

拉詹说,世界经济存在的第二个断裂线是德国、日本、韩国、台湾以及中国等经济体推行以出口为导向的经济战略,这为危机的爆发创造了某些条件。

拉詹指出,这种战略造成的最大问题是,外贸出口企业强大,极具竞争力,但是以国内市场为主的企业效率低下,从而限制了经济增长。这样的结果是,这些经济体必须依赖外部力量,依赖其他国家的过度消费来提振经济,在经济衰退时更是如此。

拉詹:“这就是问题的所在。这些国家必须依赖出口才能走出危机。这是第二条断裂线。”

拉詹说,日本就是很好的例子,当外部需求减弱时,无法通过国内消费来刺激经济的增长,因此经济常年停滞不前。他还同时指出,那些赤字较大,长期过度支出的国家最近也都出现了问题:希腊的过度借贷导致主权债务危机,美国过度消费造成的房贷危机等。

拉詹说,世界经济,特别是美国经济存在的第三条“断裂线”是经济衰退周期的改变,经济从衰退中恢复的时间在延长。经济恢复时间过长导致失业率居高不下,导致美联储不敢提升利率等, 美联储不敢提升利率的部分原因也是因为美国的社会安全保障网不够强大。前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不敢提升利率,现任的伯南克也是如此, 而这又造成金融部门的扭曲。

拉詹说,解决办法是,在美国,要加强全民社会福利保障网,全民健康保险计划是其中之一,另一个就是要提升全民的教育水平。全球范围来说,各经济体必须越来越少的依赖出口。第三就是金融系统必须改革,限制它们进行更大的风险活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