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53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女访民中秋前含冤死 龙口市黑监牢遭曝光


李春华出示被打伤痕

李春华出示被打伤痕

中国国庆和中秋节期间,山东龙口市一名遭执法和截访人员殴打凌辱的女访民在被地方政府非法秘密关押一个月后死亡,身上有多处伤痕。官方称其上吊自杀,而家属认为可能另有死因。在此案引起一些维权志愿者和网友关注后,当局承诺查办有关责任人,但死者家人目前也被安排住进宾馆,与外界失去联系。

*上访7年 死于非命*

死者是56岁的李淑莲,家住龙口市东莱街道北巷村。李淑莲生前在网上公布的上访信说,“2001年4月2日,龙口市场发展管理局原局长孙清波、副局长李庆顺,明目张胆向我索贿4万元,因我没有及时把钱送给李庆顺,他便有意挑起事端,于2001年4月10日及4月16日两次故意放水淹了我的仓库(窗帘、手表、钟表、皮衣等货物,损失达252600元)。”

上访信说,“李庆顺还不罢休,竟在2002年5月16日,无端强行封我营业店门、扣押我136万多元的财产。李庆顺在封门时竟惨无人道打伤我母亲,致使她腰、胳膊受伤。之后,仅仅9个月的时间我母亲就含冤而死。”

此后7年中,李淑莲曾到山东、北京等地上访多次,都被遣返、并被关押数月之久。

李淑莲讲述被裸体绑架经过(7月初拍摄)

李淑莲讲述被裸体绑架经过(7月初拍摄)

据知情者介绍,李淑莲9月3号从北京大兴德茂派出所被龙口驻京办人员带走,送回家乡东莱镇后关进一间宾馆客房改造的黑屋,一直没有音信,直到10月3号也就是中秋节当天镇政府向她家人通知死讯。

李淑莲的弟弟张春良对美国之音记者表示,过去一个月中,李淑莲的家人曾到处寻找她的下落,但北京和山东信访部门均表示查无此人。

他说:“从北京直接就把她关起来了,没让她回家。(记者:你们家属知不知道她关在哪了?)不知道,都去找过,都没找到。”

*死因未明 家人质疑*

张春良说,法医鉴定的结果已经出来,“致死的原因是窒息死亡。”

他说,由于死者身上有遭到殴打留下的多处伤痕,家人认为死因存在疑点,不能断定是自杀或是其他原因。他还表示,公安机关正在对相关案情进行侦讯,龙口市政府也承诺要惩处有关责任人,并且已经把李淑莲所在镇的镇长、书记和主任等官员免职。

在记者询问李淑莲丈夫和孩子的行踪时,因自幼过继给亲戚而改姓的张春良说,不知道他们目前的电话号码,只知道当地政府安排他们住进了宾馆,出入都有人跟着。

他说:“政府领导鉴于有什么事及时跟他们沟通,让他们住在东莱宾馆,因为东莱宾馆距离他们很近。”

*各级政府 讳莫如深*

龙口市信访局办公室一名自称普通工作人员的接电话者拒绝回答美国之音记者任何关于李淑莲或她家人的问题。他说外国记者要了解情况得一级一级地找中国宣传部门。

中共龙口市市委宣传部一名工作人员说,他只是个跑腿的,有事等假期过后找领导处理。

东莱街道办事处一位姓李的值班人员则表示,他没有听说有被关押女访民在节日期间突然死亡的事情。

*女访民: 截访不择手段*

49岁的李春华也是多次到北京等地上访维权的龙口人。9月3号深夜曾跟李淑莲一起赤身露体被截访人员从北京一家集中关押外地访民的小旅店强行遣返。她对美国之音记者表示,一些政府部门试图隐瞒她和李淑莲这样的冤民在非法秘密关押期间遭受的凌辱和暴行。

她说:“龙口市政府、公安系统的这些人都捂着,不让别人知道。把我弄回来以后又把我送到芦头镇派出所,拉到那里面。以前他们都经常打我。用刑,用电警棍打我,拿手铐。我什么刑都受到了。”

这位因为财产纠纷的官司而上访的农村妇女对进行电话采访的美国之音记者说,她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胁。

她说:“以前他(当局人员)告诉我,你再上访就叫你在地球上消失。就是现在,我的房子四周全是警察派的一些人来看着我。每个路口都是派的人监视我。我都不能出门,一出门他们就抓。”

李淑莲在俗称“黑监狱”的关押地点死亡以及她和李春华被截访人员裸身强行遣返的事件引起了王荔蕻、刘德军等关注弱势群体维权的志愿者和一些网友的关注。一些新闻媒体也曾作了报道。

一个多月前,南方都市报曾报道说,李春华的儿子在他家外面发现了对准他家门口的隐蔽摄像头。报道说,芦头镇主管信访的党委副书记孙学庆称,摄像头确实是村里装的,但绝不是为了监控李春华上访,而是为了治安监控。


关键词:女访民,维权,死亡,关押,截访,龙口,北京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