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01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流氓燕维权被盲流 返老家避风


叶海燕母女在广东被迫搬迁无处栖身。(图片来源: 叶海燕微博)

叶海燕母女在广东被迫搬迁无处栖身。(图片来源: 叶海燕微博)

中国女性维权人士叶海燕(曾用网名流氓燕)到海南举牌抗议校长侵害女童事件后接连遭到当局恐吓、骚扰和和不明人士闯门殴打,用菜刀自卫后被以持刀故意伤害罪拘留13天,并先后在广西和广东几个地方遭到跨省驱逐,目前已带领受了惊吓的未成年女儿返回故乡武汉暂住父母家,谢绝媒体采访。

*母女受惊 数日三迁*

近一个月来,叶海燕一家在广西博白、广东中山和广州等地接连遭到骚扰,停水断电,或租不到住房,孩子入学无门。星期天,已经被迫搬了三次家的叶海燕从广州乘火车回到老家武汉。一天前,一张显示叶海燕母女无奈地守着一堆散放在路上的物品和行李的照片被张贴上网,引起网友关注。

星期一晚上,美国之音记者播通了叶海燕的男友兼助手凌浩波的手机。凌浩波表示,他和叶海燕及其女儿三个人前一天晚上八点钟到达武汉,目前暂时住在叶海燕的父母家里。他还表示,他们感到很大压力,目前不想接受采访,只希望得到安静。

凌浩波在回答记者关于叶海燕及家人目前情况的问题时说:“目前的状态是安全性还得不到很好的保证,主观上暂时我们希望冷静,冷一冷。我们很担心现在的处境。”

5月下旬,叶海燕与其他维权人士一起到海南万宁抗议当地一小学校长涉嫌猥亵性侵女学生被官媒淡化为宾馆开房的事件,当时她举的标语牌上写着:“校长开房请找我,放过小学生。”

她回到广西博白的住处后,正在接受美国之音记者电话采访时,突然受到当地多人闯门入室围殴,导致警方所指控的持菜刀致三人受伤事件,被行政拘留13天。房东在叶海燕拘留期满获释回到住处后限她6月底搬家。有人在叶海燕所住街道悬挂侮辱性的红色横幅,并聚众当街高声叫骂,要她搬出博白县城。

*不准居住为哪般*

叶海燕从广西博白搬出后,她在社交网站推特上多次发推表示,在租房和小学毕业的女儿进入中学等问题上又在广东中山和广州再度遭遇困境,租住的房间被停水断电。

香港《明报》星期一引述凌浩波的话说,一名公安赶他们下车的时候說,“你給我站好,听着,你滾回你们湖北去,中山不欢迎你,广州也不欢迎你。要是在中山再看到你,就打断你的两条腿。这次放你一马。”

据《明报》报道,星期日,广东国保把投宿广州中山大学艾晓明教授家的叶家三人帶到火车站,要求他们离开广州。

叶海燕6月末在推特上表示,“换了居住地,仍然被当地公安部门骚扰,到底,是谁在操纵这一切?上级领导是谁?叶海燕犯了什么错?触怒了谁?妇联,还是教育部,还是中国政府?一个小小的民妇,要惊动跨省部门动用公权力驱逐,是何原因?请求人权组织帮助,我个人,完全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要被超越法律的手段进行打压!”

叶海燕还表示,她已经决定退出公益圈子,想安心做点生意,开自己的网店,已经不打算过问你们(当局)的脏事了!

*超越法律维稳?*

艾晓明教授上个月曾以手持剪刀、并在裸露的上身书写“开房找我,放过 叶海燕”的方式声援这位被广西博白警方拘捕的妇女权益活动人士。

艾晓明教授对美国之音分析指出,叶海燕一家所受的压力主要来自政府的维稳部门,来自他们在广西和广东的经历,而且叶海燕家乡武汉当局如何对待他们,目前还是未知数。

这位关注妇女权益的学者表示,叶海燕的案例反映出,这种没有罪名和程序的维稳手段对法治的破坏是非常大的。

她说:“但是如果按照维稳的这种政治需要,不需要任何程序。只要指定你是敌人,你就是敌人。甚至执法的人都知道,叶海燕没有犯罪,他们不能够跟叶海燕讲理。”

艾晓明星期一在一篇博文中写道:“当叶海燕避难广东,在她意欲租住的社区,有关方面竟为她贴“免费性服务”的招贴,她的照片和她的租房地址全部公开其上。随后,断电停水,施压房东,全程迫迁……“

艾晓明认为,在广东这样改革开放前沿的省份,维稳部门对维护底层妇女权益的活动人士不惜采取黑社会式手段加以围追堵截,听到这个消息最高兴的,一定是那违法无良的校长,因为终于有人为他报仇了。


据网络人物介绍,2005年,叶海燕创办红尘网,自称性工作者并要为女性性工作者和底层妇女维权。她在2008年开始参与全球基金艾滋病防治项目,得到全球基金国家级项目和湖北省级项目支持。2010年7月,叶海燕工作室提出“要求性工作合法化,娼嫖皆无罪”的诉求,并在互联网征集网友签名。同月,叶海燕还组织中国性工作者文化节和街头活动,被武汉警方传唤,活动被取缔,叶海燕也因此开始受到国际主流媒体和国际组织的关注。

*维权女遇困扰 万延海开处方*

另一方面,叶海燕特立独行的维权方式和某些尖锐敏感的网上言论引起了争议,一些以防止艾滋病和帮助弱势妇女维权之名进行的募捐活动遭到批评,部分善款账目和资金流向受到批评者质疑。

在美国的艾滋病问题社会活动人士万延海在叶海燕举牌抗议校长“开房”事件后发表评论说,叶海燕不再只是性工作者权利的倡导者和“服务的提供者”,也成为中国政治派别对抗的焦点人物。万延海指出,“叶海燕的工作缺乏受益者,甚至可能损害自己所称要代表、要服务的人民。”

他认为,“性工作人群既是脆弱人群,也是充满灰色、黄色和黑色的领域,那里的人民有自己的生存之道。如果我们不能帮助她们/他们,我们最好不要干扰她们/他们,更不要把这个领域变成政治征战的战场,免得伤人伤己。”

万延海还表示,随着越来越多的揭发,叶海燕复杂、多面的人生经历、言行,将使得事件越来越复杂。

万延海对叶海燕提出5条建议,其中包括保持低调一段时间,或出国访问一段时间,避免自己继续成为政治斗争的焦点或地方黑道的攻击对象。他并且指出,叶海燕需要有自己的私人律师,需要对自己过往行为进行一番自我审视,确保自己不会在政治斗争中被人找到刑事处罚的借口。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