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33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美国如何应对“群体事件”


美国密苏里州弗格森镇的居民为黑人青年布朗被枪杀而走上街头抗议。图为2014年8月20日警察在驱散抗议者时逮捕了一名抗议者。

美国密苏里州弗格森镇的居民为黑人青年布朗被枪杀而走上街头抗议。图为2014年8月20日警察在驱散抗议者时逮捕了一名抗议者。

“群体事件”原本是来自中国政府在过去20年里原创的一种说法,指的是中国民众针对地方政府贪污腐败、乱作为或不作为的抗议示威。

从抗议政府作为的角度来说,美国密苏里州弗格森依然没有平息的民众针对当地警察开枪打死没有武装的黑人青年迈克尔•布朗的抗议示威,也可以称作一种“群体事件”。

但观察人士指出,美国应对群体事件的做法跟中国大相径庭,与中国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媒体倾力报道*

最鲜明的对照是,弗格森一位白人警官开枪打死没有武装的黑人青年布朗、导致抗议示威、尤其是示威的暴力冲突色彩升级之后,美国媒体一拥而上、各显神通、各尽其能、各尽其责进行铺天盖地的全方位、全天候、收揽各种信息和观点的无拘无束的新闻报道。

在美国时间8月21日上午,使用全世界用户最多、公认为搜索能力最强的搜索引擎谷歌,在“美国新闻”(Google News, U.S. edition)下搜索“弗格森”或“迈克尔•布朗”可以得到将近12,000条搜索结果,其中包括巨量的深度报道。

美国没有任何政府或政党团体或机构可以以“维稳”、“维护国家安全”或“维护党和政府的形象”为理由对媒体的自由报道进行肆意限制,下令封锁消息,禁止本国和外国媒体记者前往当地采访调查报道,禁止媒体发表跟政府或执政党说法不一致的评论,或号令全国媒体必须统一刊发政府的一面之辞——在美国,新闻媒体的自由报道是宪法第一修正案所保护的权利,侵害这种权利是法律所不允许的。

美国最高法院在1971年作出裁决,裁定当时的尼克松政府不能以维护国家安全为理由禁止《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发表美国国防部有关越南战争的秘密文件。

当时,美国最高法院法官雨果•布莱克的所撰写的有关如何平衡取舍国家安全和新闻自由的判决意见,成为影响力深远的经典法律意见:

“只有自由的、不受约束的新闻界才能有效地揭露政府的欺骗。新闻自由的首要职责是防止政府任何一个部门欺骗人民,把他们派遣到异国他乡,死于外国的热病和枪弹。…安全这个词是一个宽泛而含混的大致说法,其外延不应当用来损害体现在宪法第一修正案中的基本法则。以牺牲信息灵通的代议制政府为代价保护军事和外交机密,这不会带来任何真正的安全。”

美国最高法院当年作出的裁决,至今对美国行政当局依然有强大的约束力。如今,《华盛顿邮报》等美国报纸还在不断引用美国国防部国家安全局原合同工斯诺登所泄露的秘密文件,持续发表有关美国国家安全局在美国、在全世界进行通讯监控的系列报道。

奥巴马政府虽然反复声言这种报道泄露国家机密,损害国家安全,但显然是慑于最高法院的权威意见,或慑于最高法院为限制新闻自由而设立的极高的门槛,奥巴马至今没有对发表这种系列报道的《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提出起诉,或禁止它们发表报道。

相对而言,密苏里州弗格森发生的警察开枪打死人的事件尽管在美国全国引起强烈反响,但至少是截至目前依然是司法事件乃至政治事件,还不牵涉可能跟美国宪法原则有冲突的国家安全之类的问题,因此,美国行政当局就更是没有任何理由去阻止或限制新闻媒体的自由报道,而美国媒体也就更是报道得毫无顾忌了。

*事实与迷雾*

8月9日,18岁的黑人布朗在密苏里弗格森街头被白人警官达伦•威尔逊开枪打死的事件,首先在黑人居民占多数的弗格森引发强烈抗议。

抗议者认为,警察如此打死一个没有武装的黑人青年,是种族主义在美国依然猖獗、长期以来黑人的基本人权、民权、生命权得不到应有保障的又一个例证。

抗议者之所以感到特别愤怒,是因为有两个目击者说,在布朗被打死之前,他举起双手,显示自己手无寸铁,没有武装,没有对警察构成威胁,但警察依然是反复开枪,将他打死。

事件发生之后,弗格森警方好几天没有对公众说明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同时又以保护警官安全为理由拒绝透露开枪的警官的姓名。这种做法导致抗议者更加愤怒。

后来,弗格森警方公布了警官威尔逊的名字,并公布了布朗被打死之前附近一个商店遭抢劫的录像。该录像好像显示进行抢劫的是布朗。

布朗家人及其律师、支持者立即对警方的这种做法提出强烈谴责,指控弗格森警方选择这种时候公布这种录像是对已经被打死的布朗进行人格/品德谋杀。弗格森警方随后承认,威尔逊警官在打死布朗的时候,并不知道布朗可能进行了商店抢劫。

弗格森警方如此有选择地透露案情信息导致了适得其反的效果。这种做法非但没能平息事态,反而激化了抗议者的愤怒,并使警方成为众矢之的,成为各方谴责的对象。弗格森警方是在联邦政府司法部要求不要公布该录像的情况下公布的录像。这一消息传出,更是激起众怒。

在这里顺便说一句,美国的地方警察不属于一个类似于中国公安部的那样的国家统一部门,而是属于地方。弗格森或任何城镇的地方警察局只是属于地方,警察局总管由当地居民选举产生,美国司法部长或美国总统都不能直接任免地方警察局总管。

回头再说弗格森地方警方。本星期一8月18日,一位自称“乔希”的女子给当地一家电台打电话,声称她也是布朗被打死事件的现场目击者;她所看到的情况是,威尔逊警官当时命令布朗和他的一个朋友不要在大街中间走,随后他们在警车附近发生打斗,然后布朗走开,再朝威尔逊冲过来;威尔逊随后开枪打死了布朗。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说,这位女子的说法跟CNN所获悉的威尔逊警官对调查人员所讲述的说法一致。

于是,布朗究竟是在什么情况下被打死的现在依然是迷雾包裹。但迷雾之中也有一些各方都可以承认或接受的事实显露出来,其中包括:

1)布朗是在手无寸铁的情况下被打死的;
2)布朗是黑人,打死他的警官威尔逊是白人;
3)布朗生前所居住的弗格森的大部分居民是黑人,但当地警察局警官绝大部分是白人。

美国媒体的报道显示,美国公众、美国社会、美国联邦政府和密苏里州、弗格森地方政府眼下正在艰难地应对这些严峻的事实。

*地方警方败笔*

虽然对弗格森抗议的来龙去脉还不清楚,现在美国人已经有了一定的共识。这种共识包括:黑人青年布朗被打死之后,弗格森警方的表现令人失望,损害了警方的公信力,损害当地政府的公信力。

美国人对密苏里州弗格森警方的失望,可以用美国主要报纸《华盛顿邮报》在8月19日发表的一篇社论为代表:

“假如还有任何人怀疑弗格森的公民有好理由质疑其警察力量的专业素质,那么这类怀疑已经被好几天来有关青少年迈克尔•布朗被打死之后所透露的消息所消除。

“我们现在已知的事实包括:弗格森警察局警官达伦•威尔逊枪杀了18岁的布朗。当时布朗没有武装,而且跟警车相距10米。两人先前在那里显然发生最初的冲突。星期一,公众得到了一些新的信息,其中包括尸检报告显示布朗被从正面涉及,这个不到20岁的青少年体内有大麻化学成分残留。另外,也出现了二手传播的威尔逊警官的事件说法。但各种说法都不能动摇这样的底线:警官有责任在可能的情况下使用非致命性的手段,没有任何现在记录在案的情况显示布朗必须死。

“与此同时,弗格森警察局继续笨手笨脚,把至关重要的工作弄得乱七八糟,没能恰当地向公众提供有关枪击事件的信息。在地方官员发布信息的时候,这种发布常常是有利于警方的一面之词。当局过了好几天才透露警官威尔逊的名字。有关枪击事件的一些至关重要的细节依然含混不清,其中包括当事警官完整的、记录在案的详情经过叙述。然而,弗格森警方就一个便利店被抢劫的事件发布了大量的材料,布朗据说是参与了那里的抢劫活动。假如警方的意图是避免现在依然在收集中的目击者陈述带上偏见,那么这种做法是一种可怕的做法,看上去像是蔑视公众的知情权,或是无能,或蔑视公众和无能两者兼而有之。”

*联邦政府应对*

密苏里州弗格森警方在抗议示威出现之后明显的应对不当,无疑加剧了抗议者的愤怒,加剧了当地的紧张局势。密苏里州政府随后调遣明显军事化的大批警力前往弗格森维持治安,被许多抗议示威者、民权团体和政界人士认为是名为维持治安、实际是进行恫吓,是对公众表达自由的侵害。密苏里州政府的这一举措也被普遍认为是败笔。

随着弗格森的抗议不断升级,影响不断扩大,通常不介入地方执法事务的美国联邦政府在过去的一个星期里也不断升级介入,试图尽早化解当地紧张局势。

美国司法部长埃里克•霍尔德亲自前往弗格森,领导调查非武装的黑人青少年被射杀的事件。霍尔德誓言要倾尽他所领导的联邦司法部的全力调查布朗被打死的事件。

霍尔德司法部长批评弗格森地方警方发布有关信息的方式。他表示,“我们在这一案件中迄今为止所看到的这种选择性信息发布在我看来令人不安。”

《华盛顿邮报》指出,霍尔德司法部长看来是指弗格森警方先前召开记者会,公布一段好像是布朗在被打死的那一天从一个便利店偷窃香烟的录像;弗格森警方后来表示偷窃香烟的时间跟后来警察开枪没有关联。

与此同时,正在休假的奥巴马总统也返回华盛顿,就黑人青少年布朗被打死引起的抗议事件发表了非常带感情的话。他呼吁美国人在这个困难时刻寻求人性,寻求家庭般的团结。他说:“作为美国人,我们都要利用现在这个时刻寻求我们共同的人性。眼下这种人性处于最容易受伤的时刻。”

眼下是美国公众的困难时刻,也是奥巴马行政当局的困难时刻。

奥巴马总统和霍尔德司法部长都是黑人。他们分别是美国历史上的首位黑人总统和司法部长。此前他们已经受到美国黑人以及一些政界人士和民权组织领袖的批评。批评者抱怨说,黑人在奥巴马竞选总统的时候给予了他坚定的支持,但他上任之后,他领导的行政当局却没有为黑人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在这种情势下,奥巴马总统就一个黑人青少年被一个白人警官打死所引起的目前依然没有平息的抗议所发表的任何言论,就带上了额外的复杂性和敏感性。

美联社记者乔希•里德曼在他的报道中如此描述了奥巴马所面临的困难境况,以及他作为所需要精心和小心维持的多面的微妙平衡:

“在奥巴马呼吁密苏里州的弗格森平静和相互理解之际,他也在竭力确定他做为美国第一位黑人总统究竟能扮演一种什么角色来化解危机。这场危机暴露出美国各地黑人所深刻感到的那种不公。

“星期一,奥巴马试图寻求一种恰到好处的说话分寸。作为总统和总司令,他需要伸张政府有权保障法律和秩序。同时,作为一个非洲裔美国人,他也倾向于同情那些认为射杀一个没有武装的黑人男子只是显示了警方歧视黑人的人。这种局面令奥巴马陷入一种困境。”

“总统说,‘确实是有一些黑人男子犯罪。我们可以争辩为什么这种事情会发生,比如他们生在困困家庭,缺乏机会,他们的学校不好,或什么其他的原因,但假如他们犯了最,就应当受到起诉,因为每一个社区都要维护公共安全。’”

另外,奥巴马总统还指出,虽然大部分抗议示威者是和平的,但“也有少数个人不和平。我明白迈克尔•布朗的死亡所引起的情绪激动和愤怒,但在愤怒之下进行抢劫或拿出枪来,甚至袭击警察,这些做法只能导致局势更加紧张。”

*部长现身说法*

到了星期四,密苏里州弗格森的局势显示出平息的迹象。8月21日星期四凌晨,哥伦比亚广播公司从佛格森发出的报道说:

“星期四晚上,一些示威者重返弗格森街头,但人数减少。…警察身着普通的警察制服而不是携带防暴装备在街头警戒。(在弗格森局势恶化之后被州长特别调遣到那里领导警力维持秩序的)密苏里州公路巡逻警察总管罗恩•约翰逊在星期四凌晨对记者表示,星期三夜间警察逮捕了6人,星期二夜间则逮捕47人。约翰逊表示,星期三之夜是‘非常好的一夜。’”

弗格森星期三之夜相对平静,可能与联邦政府司法部长霍尔德在白天深入基层与当居民直接交流、努力化解当地居民的愤怒有关。

美国广播公司在星期三发出的报道说,霍尔德在弗格森现身说法,以一个黑人男子的身份与愤怒情绪强烈的当地民众交流,讲述他个人跟警察打交道的一些经历。

“霍尔德说,‘我现在是美国司法部长,但我也是一个黑人男子。我自己就遇到过这种事情。”

霍尔德讲述的个人经历、个人故事是,有一天,他去美国首都华盛顿的上流居住区乔治敦的一个电影院去看电影,一辆警车闪着警灯开过来,车里的警官命令他站住。

“霍尔德说,‘在那警官拦截我的那个时候,我是联邦检察官。我不是个孩子。我是个联邦检察官。我在美国司法部工作。’他说,那场经历让他感到‘愤怒,心情恶劣’”

霍尔德司法部长星期三在弗格森会晤了当地联邦调查局执法人员和司法部人员。他许诺联邦政府将进行‘彻底的’调查。他说,“我的希望是,这将给人们某种程度的信心。’”

*揭示种种问题*

检察官出身的霍尔德司法部长在弗格森说说的“将给人们某种程度的信心”的说法,可谓言辞谨慎,相当保守,绝对没有说大话之嫌。

与此同时,美国媒体有关布朗之死/弗格森抗议的报道所显示的弗格森乃至全美国的种种的问题,也为霍尔德说话如此谨慎提供了注解。这些问题包括:

1)弗格森警察局有警官53人,其中3人是黑人,但弗格森居民67%是黑人,警察局警官大部分是白人,他们所管辖的居民区人口大部分是黑人,这种警官和当地居民的种族不对称常常导致误解、冲突;这不仅是弗格森一地的问题,而是美国各地普遍的问题;这个问题早就受到注意,但迟迟没有解决。

2)弗格森局势一度非常恶化,与州政府调遣配备美国国防部提供的正规军武装的警力前往那里维持秩序应对示威者、导致当地居民的愤怒和反弹有关。随着反恐成为各级政府的当务之急,这种执法军事化的做法近年来在美国呈现明显的普及和升级的趋势,引起新闻界和政界的关注。

媒体的有关报道也促使奥巴马总统作出了反应。奥巴马总统说,“我们的军队和我们地方执法有巨大的区别。我们不想要模糊这种差异界限,模糊这种界限违反我们的传统。”

奥巴马在这里所说的美国的传统,显然是指美国宪法保障公民表达自由,集会示威自由,执法部门的责任是保障公民行使他们的表达自由、示威自由的权力,而不是展示对敌作战的对公民进行恫吓,让他们害怕行使他们的宪法权利。但在保障反恐的条件下维持秩序、又不给公众以恫吓的印象,这显然是美国执法部门依然在摸索的一种平衡。

3)弗格森所在的警方表示,在过去的一个星期里,在大部分是和平的弗格森示威者当中有一些远道而来的挑动者/煽动者,他们到弗格森来就是为了挑起乱子,然后趁乱抢劫。弗格森的一位警官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的时候表示,那些人到弗格森来,“就是像是做抢劫旅游。”与此同时,一位27岁的从芝加哥远道而来的男子则对该报记者说,“我们是没有工作的人。争取正义就是我们现在的工作。假如这意味着暴力,我觉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现在还不清楚弗格森警官有关挑动者/煽动者的说法究竟在多大程度上属实,前往弗格森参加抗议的人有多少人是为了抢劫旅游。但青年人、尤其是少数族裔的青年人、黑人青年因为失业率高而容易触犯法律的问题显然是美国的一个长久没能解决的问题。

在评论弗格森局势的时候,奥巴马总统也谈到了这个问题。他说:“大家看到很多社区的有色人种年轻人更有可能在监狱里,或在刑事司法系统当中,而不是有一份好工作或上大学。”

奥巴马总统所说的问题是美国长久以来的、有目共睹的问题。作为美国第一位黑人总统,黑人对他解决个问题抱有很大的期望。但批评者说,截至目前他在这方面的成就令人失望。

4)星期一也就是8月18日夜间,是弗格森形势十分紧张,警方逮捕了59人,其中包括5个记者。《华盛顿邮报》报道说,其中3个记者来自德国,2个来自美国。

因接掌弗格森警力指挥权并努力降低那里的形势紧张而受到赞扬的密苏里州公路巡逻警总长约翰逊对记者提出了严厉的批评,指责记者堵塞警方的通道。

*美国应对无绝招*

美国当局有关密苏里州弗格森黑人青年布朗被枪杀事件的调查还没有完成。抗议者还在继续抗议。他们的抗议口号是:“没有正义,就没有和平。不要种族主义的警察。”

美国的新闻报道显示,在应对弗格森这样的涉及种族/族裔的爆炸性抗议或所谓的“群体事件”的时候,美国各级政府没有绝招。

从奥巴马总统、到密苏里州州长到弗格森镇长的各级行政首长,从霍尔德司法部长到弗格森警察局长所能做的就是老老实实,战战兢兢,兢兢业业,尽力按法律办事,不能耍花招。

在新闻媒体密切监督之下,各级政府或政府官员的言行稍有不慎,被认为是以权谋私或为自己的部门谋利益,将立即被报道无禁区的自由独立媒体报道出来,从而招致他们难以承受的后果。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