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19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贪官与血统:平民官落马 红二代不贪?


北京是中国”红二代“和”官二代“聚集的中心,图为人民大会堂。(图片由美国之音东方拍摄)

北京是中国”红二代“和”官二代“聚集的中心,图为人民大会堂。(图片由美国之音东方拍摄)

中国几位知名“红二代”在接受香港媒体报道时称,中共十八大反贪风暴以来,落马官员大多是平民出身,这是因为“红二代”幼承庭训、不受贪腐侵蚀。这个说法立即引起热议。

“我们红二代,由于受到父辈良好教育,不贪恋钱财;从平民爬上来的官员,贪腐落马的比较多”,若干“红二代”上周末在接受香港媒体采访时如是说。

此语一出,中国互联网上一片哗然。目前中国官场有相当广泛的贪腐现象。民间有个流传甚广的经典段子,说如果把中国所有处级以上干部统统枪毙,肯定有冤枉的;但如果隔一个枪毙一个,肯定有不少漏网。

*幼承庭训*

自中国刮起反腐之风后,中纪委网站以及中国官方媒体已经公示了48名省部级落马官员,其中官阶最高者如前中共政法委书记兼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前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等。这些落马官员官阶大小,大多数都是平民出身的官员。

香港有媒体最近采访了叶剑英的女儿叶向真、周恩来的侄女周秉德、徐向前之子徐小岩中将。香港明报称这三名红二代不约而同地表示,“红二代幼承庭训,亲历父执辈不为利益所动的信仰和原则,不受贪腐侵蚀。”

媒体报道,一位中共元老曾经说:“还是我们的孩子可靠, 不会掘自己的祖坟”。香港信报称,这位中共元老曾经向邓小平提出一项提议:“江山是我们打下来的,因此继承这个江山的也应该是我们的后代。”中国上个世纪60年代末文革初期曾经是“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的年代。

邓小平后来提出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著名论断,导致红二代迅速致富。新华社出版的《半月谈》曾发表一篇文章谈到红色富豪,指出红色商业家族大多从事需要审批的贸易、基础产业、能源、房地产等,借助权力赚取财富。

红二代进入掌控经济命脉的扭曲过程,被新浪网的一篇题为《“先富”理论的制定过程》的文章披露了出來。

*瓜分资产*

根据公开发表的邓小平在一次会议上的讲话,邓小平主张政府可以动用国库,支持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然后带动其他人共同富裕。邓小平说:“我们的接班人这些年来经受了各方面的锻炼,现在我们把他们安排到合资企业企去锻炼,或让他们自己开设集团公司去收购那些 收益亏损的国营企业,相信他们一定能够胜任。只要我们给与他们适当的政策,允许他们使用适当的关系和机会,让他们先富起來应该来说是不太难的。但是我们在舆论上更多的还是应该宣传那些白手起家的万元户,这样看上去就体现了机会平等和公平竞争。”

《香港信报》评论说,这就等于向高干子弟大开绿灯,放手让他们去敛财,让他们去瓜分已经变成共产党“私产”的所谓“国有资产”。

尽管大型国企成为王岐山反腐的重点目标,但由于“红二代”是习近平的权力基础,所以最近大型国企中的落马官员,都是没有家庭背景和靠山的平民官员。

对于平民官员多贪腐的现象,中华孔子学会副会长叶向真对《香港明报》说,红二代眼看父辈艰苦奋斗,不惜流血牺牲为国家创造新生活。叶向真说:“老一辈确有为人民服务的信仰”,成为她们的榜样,由于“红二代”受父辈影响较深,相对不易受腐败影响。

周恩来的侄女周秉德表示,十八大后“红二代”官员极少涉贪,是因他们继承了父辈把人民和国家利益放在首位做法。

中共元老徐向前的儿子徐小岩中将谈到中国反贪风暴时对香港媒体说:“对我来讲,我一直不可理解,已到了这个位置上,他们怎可能这样受贿。从我的血液里,我觉得不可理解”。他回忆说,父亲比我们的官大,都做到元帅了,家里和老百姓一样。

关于“红二代”的问题,前北大新闻学院教授焦国标的一篇文章,在中国互联网上引发空前争议。有网友质问焦国标称:习近平上台凭借的是“红二代”的出身和势力,他必然为他们谋取世袭的利益。也有网友认为,起码有些“红二代”试图裹挟习主席为他们看家护院,继续保持特权。

*世袭特权*

对此焦国标回应说,“红二代”分两类,“一类陈腐不堪,企图固守世袭特权,一类则坚持父辈的理想主义精神。前者是中华民族的罪人,是中国人民的害虫,是红二代中的败类,也是他们父辈的孽子。为这类红二代看家护院,就是与文明、与国族为敌,习总不会不明白其中的利害是非。”

焦国标也提到在中国互联网上广泛流传的一段中共元老关于把江山交到自己子弟手中更放心以及一个红色家族出一个部长的讲话。 焦国标分析说,“那些说政权交在我们自己儿子手里更放心的人,那些说今后我们这些家庭要确保每家出一个部长的人,不是红一代,而是对红一代的背叛,是红一代的叛徒和败类。试问,习总反腐是为了把政权交给自己的儿子辈吗?是为了他的那帮红二代发小们一家保证出一个部长吗?我没看出习总有这个端倪!”

也有网友对“红二代”这种说法体现出的红色贵族封建世袭的陈腐理念表示厌恶。有网友发表评论说,其实仅仅是红一代、红二代、红三代这些词就已经够叫人恶心了,这表明我们被世袭政权所统治,上一代纵然好,下一代就有统治资格吗?就算他们红色后代果然好,我也不要,我宁愿人民选举出一头猪来统治,也不愿意让不经过选举的圣人来统治。还有网友对打虎没动一个红色家族,如何取信于民表示质疑。

*红色家族*

因写“炮打中宣部”被北大解职的焦国标教授称,他十多年前就写过文章,抨击国家领导人论代不论届的现象。他对打虎至今没动红色家族的现象则持谨慎的乐观态度,焦国标认为,习近平有道德洁癖。如果他看不下去,他会动他们的。

北京独立新闻工作者戴晴认为,她对习近平反腐的判断是谨慎的乐观。她认为应该给习近平一些时间,看他下一步的走向。戴晴说:“我们对习近平后面他更深层的人格,抱有稍微乐观一点的态度 有没有可能?他们都骂我过于乐观,我老说他太难了让他先做一步。 现在谷俊山、徐才厚出来就很好,先把军队弄清楚了,走出这么一步就不容易。”

香港媒体认为,红二代里有从政的红二代和从商的红二代。从政的红二代的确较少贪腐,而从商的红二代则利用红色家族的关系和特权迅速致富,也许他们致富的过程并不违反中国制定的政策和法律,但是从社会公义和平等的价值观衡量,显然和现代公民社会格格不入。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