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32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毛左抗议茅于轼长沙演讲 文革遗毒流氓行为?


毛左人士在长沙抗议 (博讯图片 )

毛左人士在长沙抗议 (博讯图片 )

中国一些毛左人士近日在湖南长沙抗议,试图阻止著名自由派经济学家茅于轼在长沙举行公开演讲。不过,主办方在宣布取消演讲后,又临时改变地点,举行了演讲。

美国弗里德曼促进自由奖2012年得主、一向敢言的茅于轼原定5月4日受长沙熬吧读书会的邀请举行演讲。但是,一些左派人士赶到长沙举行抗议,试图围堵演讲。

这些毛左人士拉起写有“汉奸过街人人喊打”、“茅老贼祸国殃民”、“反毛泽东思想罪该万死”等橫幅在市区聚集,并挥舞毛泽东画像和“毛泽东思想万岁”的红旗。

一位熟知情况的长沙网友星期一向美国之音表示,这些毛左人士的做法很有文革时期和重庆唱红的味道,令人不解。

毛左人士在长沙熬吧读书会招牌上涂画标语 (微博图片/@王来扶)

毛左人士在长沙熬吧读书会招牌上涂画标语 (微博图片/@王来扶)

他说:“消息放出去的比较早,造成这些毛愤提早作了些部署,从河南、湖北和本省的岳阳,很多这样的毛愤来长沙,准备阻挠这次演讲。这也造成熬吧做出决定取消演讲。这因为也是受到许多方面的压力。由于这个被临时取消,所以许多人都感到很郁闷。经过组织者慎重商量,改变了地点,如期举行。”

*长沙警方被斥选择性执法*

据报道,长沙警方对这次毛左人士集会没有干预,警察甚至不曾露面,引起自由派人士和网民的不满,批评官方有明显的默许行为,是选择性执法。

这位参加了演讲的网友说,茅于轼的演讲非常理性,不过听众中也有不同意见者,但是大家是通过平和对话进行沟通。

他说:“参与讲座的这些听众都是相当理性的,也抱着一些问题来与茅于轼先生商榷,包括在当场听了茅先生讲的有不同意见或有疑惑的,当场向茅先生或其他学者谋求解决。都是在一个很理性、很学术化的环境下交流。我觉得这才是我们开放时代应当有的气魄。”

毛左派领军人物司马南在微博中称,“茅于轼湖南讲座,原本有地方支持\有警察保护\有粉丝起哄\有外媒策应\又有沈阳抓走质疑者的范例在先,但掂量再三,还是自己取消了。诅咒谩骂毛泽东巳成习性,被张维迎等尊为‘人生导师’的茅于轼, 可能犯了一个错误:把毛主席家乡当成‘右派原生态秀场’实属不智。”

茅于轼受到毛左分子的围剿已非首次。他2011年发表《把毛泽东还原成人》一文,批评毛泽东在位期间,大跃进饿死3000多万人,中共建政后因政治原因死亡达5000万人。茅于轼多次发表反毛言论,受到左派人士的嫉恨,被列入“十大汉奸”。

茅于轼星期一对美国之音表示,有不同看法和意见是正常的,可以进行辩论,但是污蔑对手、乱打棍子,是文革作风,是流氓行为。

他说:“我觉得这些人大部分吧,除了少数,不知道自己的利益在哪儿。有点理性的人应该知道,你给我造谣、威胁我,到我家里来骚扰,这都是流氓行为。如果你的事业是符合正义的话,你用不着用流氓的办法嘛,损害你事业的正义性。”

长沙的网友表示,他对一些年轻人标榜信奉毛泽东思想感到不解,认为社会上仍有许多左派人物在误导年轻人,不让这些年轻了解文革的真相。

他说:“应该说文革的遗毒还是非常重的,如果这个国家不对文革进行真正的彻底的历史清算,把这个流毒从后代人的思想里剔除,由偏执的人还在做这种思想宣传,他们还是会受到毒害的。这些人他们的行为表现,打的横幅,所谓的政治主张,打的标语呀,都可以看出思想的极端偏颇。”

84岁的茅于轼说,许多人对现实的贫富悬殊不满,怀念毛泽东时代和他的思想,是幼稚的。

他说:“以为毛泽东能给大家带来好生活,这个完全错误了。我也感觉现在大陆对毛泽东的客观评价非常的迫切。”

中共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针对茅于轼5月4日长沙演讲被围堵,以及4月25日在沈阳的演讲被左派人士闹场事件,发表“做大众政治焦点,茅于轼的选择”的评论。

评论说,茅对政治做了些所有人都“看得很清楚”的涉入。他的“铁杆”支持者和反对者都有很固定的圈子。前者是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西方一些精英人士。后者是被称为“左派”或“五毛”中的积极分子。

评论还说,中国舆论场上非常缺乏“政治辩论”的文明,往往争着争着就变成了斗争,无论左右都如此。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