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19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中国强制拆迁征地引发暴力抗拒


月塘村民搭建的标语牌

月塘村民搭建的标语牌

广东省东莞市三位农民,由于暴力阻止警务人员执行公务,上星期被判刑。近来,以暴力行动或极端行为抗拒拆迁和征地的事件在中国屡屡发生,成了北京当局不得不面对的一个问题。

*土地纠纷引发警民冲突*

被判刑的三位农民是东莞市横沥镇月塘村的村民。法院判决书说,今年7月2号和3号,当地执法人员前往月塘村强制拆除村民违反《城市市容标准》在公路两侧搭建的竹棚架和横幅标语,受到包括三名被告在内的多名村民的暴力抗拒。

月塘村民聚集在自搭的“维权棚”前

月塘村民聚集在自搭的“维权棚”前

判决书说,村民们手持刀具、锄头、铁铲、竹竿、石块、砖头对执法人员进行殴打,造成执法人员、公安民警、治安队员3人轻伤、44人轻微伤。

判决书没有说村民们为什么要搭建竹棚架、悬挂横幅,也没有说所挂标语的内容是什么,更没有说为什么村民要奋力保卫这几条标语。

著名维权人士汪海洋说:“村民就是在他们的地里扎了一个标牌,‘坚决执行党的十七大方针,誓死捍卫十八亿亩耕地红线’、‘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支援四川灾区,捐了一百亩水稻’。警察要拆掉,因为这个标牌对他们来说是眼中钉、肉中刺,看着不舒服。”

他告诉美国之音,在拆除和保卫标语的背后,是土地纠纷。

村民们说,去年动工的东莞生态园,要在月塘村征地3000亩,由于价格过低,遭到拒绝。

为了保卫农田,同时也是为了支援地震灾区人民,月塘村民决定捐出100亩农田上今年种植的作物给四川灾民,并竖起大标语以示决心。

汪海洋说:“六万五(千元)一亩,要买你的地。卖也得卖,不卖也得卖。就这样,强买强卖。所以说农民不干。所以说矛盾呢,主要是地方政府与民争利的结果。”

*暴力抗拒多次出现*

土地现在是中国最值钱的商品之一。虽然理论上说土地属于国家,但是任意占用农田搞开发建设却是国家明令禁止的。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提出,要坚决守住18亿亩耕地的红线。

但是在利益的驱动下,一些地方政府和开发商联手,不惜动用一切手段强征土地、强拆民房,致使最近频频出现老百姓用暴力或者极端手段进行抵抗的事件。

最轰动的事件是,在不久前上海市的一次强拆中,业主暴力抗拒,上演了一场一个女人用燃烧瓶跟政府铲车对决的拆迁大战。

另据《新京报》报道,今年5月30号,在江苏省宿迁市,被拆迁户刀砍拆迁人员,造成1死6伤。

同样是江苏,盐城市亭湖区耿伙村村民徐广军面对强拆,也想用暴力抵抗。

他说:“当时,我听到家里叫‘救命’,拿了两把刀出来,没管用,被他们打得头上、嘴上都是血,浑身打得都是伤。”

*以命抵抗*

在首善之区北京,宣武区右安门28号院的拆迁工作正在进行。尽管大院里悬挂着“查处拆迁中采用不正当手段的不法行为”的横幅标语,一些业主说,开发商大搞野蛮拆迁。

七旬老人郑先生说,各种手段全用上了:“给你放水、砸玻璃。一个大砖头撇厨房里头;要撇到卧室里头,就得砸着脑袋。放水,比如说,三楼上头给你放水,流到我们一屋子,二楼也稀里哗啦漏水。那几个门,连下水道也堵了,那水房里臭洪洪,往马路上流。堵锁眼,你开不开门,给你堵上,只好找开锁的,要100多块钱。”

张安的妻子张学英举着强拆通知书

张安的妻子张学英举着强拆通知书

60多岁的张安夫妇不胜其扰,又无力阻止拆迁,无奈之下想以命抵抗。

张先生说:“我说我们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承受不了了。我们没说嘛,不到万不得已不走这绝路。”
张太太说:“ 就这一间,又没房。”
张先生说:“氧气瓶一背,他们逼急了,我就放了,打火机我都掖好了。您说这社会主义国家,共产党它现在执政,允许他们这么胡作非为吗?得给我们一条生路呀!”

*业主维权道路艰难*

不过,28号院里还悬挂着另外一幅标语:“坚决打击拆迁中恶意阻挠依法拆迁的作法”。

在广东月塘村,村民的抵制遭到打击。汪海洋说:“他们把古凤莲拉到高速路上,打得头破血流。把那个谁,也是这样,拉到车上,踹呀、跺呀,结果打得这个当事人惨不忍睹,叫他们‘饶命’、‘救命’。”

强制拆迁,暴力反击,谁人之过?在争议中,拆迁户往往拿出《物权法》中保护私有财产的内容跟拆迁方理论,而拆迁方则用《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为自己辩护。

《三联生活周刊》援引一位官员的话说,“我们遇到的瓶颈是,《物权法》出台后,新的拆迁条例迟迟没有出台。”

中国中央电视台则剖析说,在这场法律和法规之争的背后,隐藏着一场利益之争,面对靠土地来增加财政收入的地方政府,势单力薄的老百姓拿的《物权法》实际上是一个被拆掉引信的手榴弹,没有任何威力。

关键词:拆迁,征地,暴力抗拒,物权法,拆迁条例,汪海洋,徐广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