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35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中国政府注重国家安全,提醒警惕外国帅哥间谍


北京街头防谍漫画《危险的爱情》

北京街头防谍漫画《危险的爱情》

根据最新颁布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法》,今年4月15日是首个法定的“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近日,各机关媒体和高校开展了配套宣传。北京街头张贴了一套名为“危险的爱情”的系列漫画,警告年轻女公务员要谨慎与外国帅哥恋爱,因为他们是利用爱情来刺探中国情报的间谍。

据美联社报道,北京政府在一份声明中称,这一漫画主要用于教育公务员对国家机密保密,让公务员熟悉相关手段来反间谍,如果发现任何间谍行为要上报国家安全部门。

同时,最近在朋友圈里也有一篇颇为火爆文章《中国公民防间谍手册》,其中点名说知名海外军事观察人士、汉和防务评论杂志创办人平可夫是间谍。平可夫周四对美国之音说对自己被点名感到莫名其妙,认为文章不是官方撰写。平可夫还表示,中国最近高调谈防谍,可能是因为美国等西方国家在反中国间谍的宣传中姿态比较高,中国认为需要采取“反宣传”来应对。

香港军事评论员马鼎盛也在周四对美国之音表示,政府加强防谍宣传攻势,是与国外争夺青年人认同的方式。马鼎盛认为,这样的宣传并没有什么作用,“意识形态争夺战不光是金钱美女,还有价值观。这样的宣传恐怕他们自己都不相信。”

澳门军事评论员黄东认为,密集的防谍宣传可能与蔡英文即将就任,两岸关系倒退这个背景有关。黄东还说,“(防谍)不只是安全考虑,还有要把国内的不满情绪转移到国外,历来的专制政权一直都在做这样的事情。” 黄东还说这一方面表明外国的间谍行为可能确实加强了,另一方面则说明中国的危机感比以前更严重。

女公务员要警惕外国帅哥的鲜花攻势

在北京不少街道张贴的漫画“危险的爱情”由16张图片组成。漫画中,帅气的外籍男子大卫以浪漫的鲜花攻势,接近中国外宣部门的女公务员小李。在赢得小李的喜欢后,大卫以学术研究为名,向小李索取涉密文件。恋爱中的小李不知大卫真实身份是间谍,最后二人双双被国安部门抓获。

漫画发布后,微博上网友观点各异。有人认为和平年代人们的防范意识较弱,确实应该提高警惕;也有人认为漫画涉嫌性别歧视,“掌握机密的男性公务员比较多吧,为什么漫画单独说女性?”

军事观察人士平可夫说,“色诱”是东德情报机构惯用的手法,近几年中国也在使用,比如不久前美国海军一位台湾裔的男军官被指通过中国大陆的未婚妻泄露情报;2013年,日本防务省一女职员被指与中国男留学生有不正当关系,并向后者泄露机密。

平可夫说,从中国国力增强的大背景来看,与中国有关的情报会有更多人感兴趣,而且中国与周边国家的摩擦越来越多,“它是西方国家间谍行为的受害者,这是肯定的,但同时中国也加强了自己的情报工作。”平可夫认为,中国现在高调宣传防谍,“可能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在反对中国间谍的宣传中姿态比较高,中国觉得需要自己的对应措施,采取反宣传的必要。”

军事评论员马鼎盛表示,防谍宣传是一种意识形态争夺,“尤其是针对年轻人”。不过,马鼎盛表示这种宣传效果一般,年轻人的意识形态不只是受“金钱、美女”的影响,更是受西方价值观的影响。他说,中国官方做的那些宣传,“恐怕他们自己都不信”。

澳门军事评论员黄东谈到了最近四川男子黄宇因涉嫌向境外泄露国家机密被以“间谍罪”判处死刑的消息。他说,在类似语境下,官方媒体所说的“境外”通常是指台湾。

黄东说,谍战宣传跟“5·20蔡英文上台,两岸关系倒退后谍战可能会升级有一定关系。” 他还表示,国外的间谍行为可能确实加强了,但同时也说明中国想把国内的不满情绪转移到国外,“尤其是要提升年轻人的国家民族概念”,有“政治考虑在里面”。

“全民防谍手册”

与此同时,一篇长文《中国公民防间谍手册》刷爆微信朋友圈。记者发现,这篇文章最早出现在2010年前后,曾在百度贴吧等网络社区流传;2014年再度火爆,《纽约时报》等媒体也曾报道。最近在国家安全教育日前后,又出现在论坛和社交媒体上。

文章提醒大家警惕境外情报部门的策反行为,并要人们特别注意大学里社交广泛的校园红人、网络上被西方收买的水军、台湾间谍部门派出的留学生等等。文章除了点名美国之音(文中写作“美国之阴”)外,还点名了军事观察人士平可夫。文章写道,间谍可能是“见钱眼开、生活作风有问题的人”,也可能是“那些如平可夫这种‘对共产主义毫无兴趣’,对共产党恨之入骨的反共反华者。”

对于自己被点名,平可夫表示“莫名其妙”,他说自己研究间谍情报工作近30年,“完全是合法的、公开的、经过自己的采访获得我的信息,而且和中国的有关方面,比如说国防单位、军队保持着很正常的采访关系,从来没有人说我是间谍,而且他们还邀请我去进行采访、交谈。”

美国之音记者曾对中国知名将军朱成虎提到过平可夫、何频这样的海外研究人士,朱成虎说,他知道平可夫,何频这样的海外“军事研究人员”。

2014年,纽约时报报道该文章时采访了台湾国立政治大学的政治学教授袁易。袁易教授表示,文章可能是中国政府撰写的。“我的直觉认为——我无法证实——它是中国政府制作的。”

环球时报新浪微博截屏

环球时报新浪微博截屏

平可夫认为文章并非出自官方,“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中国官方公布什么权威的防谍手册,这个手册在各阶层也没有成为一个必要的学习文件。手册的写法很粗糙,有错别字。” 平可夫说,如果是政府写的,应该至少要介绍一下平可夫是谁,不会只点名却不说原因。“这个反而像是某些军事论坛上一些普通人的讨论。”

近年来,与谍战相关的宣传攻势热度持续不减,网上也时常有“朝阳大妈举报间谍”等新闻和漫画。日前,中国商人苏斌承认曾入侵美国国防部承包商计算机系统、盗窃敏感军事数据。消息发布后,环球时报发布社评称“无论他是中国外派情报人员,还是他出于商 业利益冒了这些风险,我们都认为他是好样的。”

平可夫说,在谍战问题上,中国既是受害者又是加害者,他说冷战后中国、美国和俄罗斯等国家在间谍工作上投入的金钱和时间比冷战时还要多,他希望几个大国可以严肃讨论一下各自的间谍工作是否有必要如此咄咄逼人。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