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08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外国传教士在中国的境遇


中国浙江温州三江教堂信徒众多(资料照片)

中国浙江温州三江教堂信徒众多(资料照片)

中国对外国宗教人士在华传教活动的限制似乎正在强化。大批韩国传教者被驱离,或者被限制入境。不过也有外国传教人士说,没有受到影响。另外,有中国民间宗教人士说,不同流派的外国传教士,加剧了中国宗教信众的分化。

*基督教的中国化目标*

加拿大环球邮报说,中国对外国传教士的活动“已不再置若罔闻”,并说,习近平的政策目标之一,是在2017年以前铲除所有外国传教士。最新数字显示,中国目前有7000万新教徒,1200万天主教徒,总数超过中共党员。国家宗教事务局局长王作安最近提出,基督教中国化是走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道路的必然要求。

*韩国传教士命运*

报道说,中国在一些地方拆毁教堂,推倒十字架的同时,强制遣返外国传教士两年前“悄悄开始”,遭遣返对象尤其以辽宁和吉林中朝边境地区的韩国传教士为主。报道说,“成百上千”韩国传教人已被驱逐出中国,或者来华签证被拒。韩国人在那里建立的许多教堂被迫关闭。留下来的韩国传教人士感到惶恐,担心受到中国当局审讯和骚扰。路透社说,在图门市经营一家专业技术学校的韩裔美国男子被中国当局调查。

中国家庭教会联合会会长张明选牧师对美国之音说:“中国国内整个形势都很紧张。温州教会十字架被拆,挑起各地教会出现问题。不过对于外国传教士的控制,中国的限制历年来都是这样。我听说,深圳也有海外传教士被弄走了,但是具体情况不太清楚。”

报道说,韩国在华传教士可能高达四千。

*美国传教士在华居多*

报道说,在华外国传教士中,美国人占多数,具体数字很难统计。这些美国人有的长期在中国工作生活,专职或者兼职传教;有的则每年定期或者不定期前往中国旅游,顺便进行“短宣”。外国传教活动往往和讲授英语,办孤儿院等社会公益事业联系在一起。

首都华盛顿郊外一位名叫桑迪·费斯的妇女对美国之音说,她准备很快随丈夫前往中国短宣。针对有关中国加大打击外国传教士的报道,她说:目前没有感到不安全,不过,外国传教士在华状况可能因地而异。她说:“我没有感到不安全,因为我们在中国那里建立了良好关系。我没有感到那里的人遭遇危险,起码就我所知是这样。不过,中国如此之大,一个地方出现的情况,别的地方不一定发生,或许我们太像旅游的人了。”

*张明选:外国传教士带来门户之见*

张明选说,外国传教士在华宣教的同时,也将他们的门户之见传到中国,传教效果值得商榷。他说:“外国宣教士进入中国大陆传教都带着各自的派系,他们在中国国内寻找到自己合适的人选后,就将这些人的思想都弄到他们的派系里。中国教会土壤里派系林立与外国传教士有很大关系。中国宗教现状混乱得很,各宗各派,勾心斗角,互不往来。西方传教士来了以后,他们有的帮助中国,有人是为了达到他们自己个人的目的。中国对西方传教士始终都是禁止的。”

*不能一概而论*

针对批评外国传教士在华宣教活动的言论,桑迪的丈夫蒂姆对美国之音说,在中国朋友那里,他从不隐瞒自己的基督教信仰,而且同他们建立了很好的关系。他说:“不能一概而论。尽管有例外情形,外国传教活动主要问题是,一下子搞得太多,太大。我认为,应该保持低调,宣教规模不要太大,25人,30人即可,分成小组,分散活动,而且还应该同‘三自教会’保持某种关系。”

费斯主张以渐进,温和与自然的方式传播信仰。同时,坚持以圣经原文为宣教依据,以此抵御异端邪说。他说,他不属于那种隐蔽很深的地下教会,而是正大光明,节制有余。

*顶层设计*

中国对外国传教士在华活动的态度,似乎终将同中国官方对梵蒂冈的态度一致。教宗方济各最近访问韩国,中国允许其专机飞越中国领空,教宗依照惯例向习近平以及中国人民示好。北京“谨慎”处理了教宗有关梵蒂冈和北京重启对话的呼吁。中国天主教负责人最近再次强调,梵蒂冈不得干涉中国自主任命主教。中梵在这一原则分歧上依然没有丝毫突破。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