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48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前六四学生领袖抵港向北京投案遭强行遣返


吾尔开希与何俊仁律师在台北起飞前 (图片由何俊仁律师提供)

吾尔开希与何俊仁律师在台北起飞前 (图片由何俊仁律师提供)

前六四学生领袖吾尔开希星期一中午抵达香港国际机场,准备利用在香港国际机场转机的机会向特区政府自首,要求特区政府将其逮捕,并转交中国政府,使他得以投案。吾尔开希表示,希望结束流亡生涯,能见到24年未见的、但又不被允许出境的父母。不过,香港入境处当天下午拒绝他入境,并强行将他遣返回台湾。


11月25日中午12点多从台湾乘机抵达香港国际机场的吾尔开希,下午5点左右向美国之音记者证实,在经过4个多小时交涉后,香港入境处正式拒绝他入境,并准备将他强行送上一班飞往台湾的航班遣返。

吾尔开希近照 (吾尔开希博客图片)

吾尔开希近照 (吾尔开希博客图片)

吾尔开希说:“我现在正在被遣返的过程当中。我将搭乘CX470回到台北。

(大概什麽时候?)

大概半个小时以后起飞吧。

(就是他们给你的理由是什麽?)

拒绝我入境,拒绝我申请入境的申请。我从来没有申请过(入境)。就是我从来没有申请的事情被拒绝了,我要求的事情他们没有回答。

(正准备登机呢吧?)

我现在是被正式羁留之中,被香港警方羁留之中。就在等着大概要到飞机起飞前几分钟,大概才会让我上飞机。”

星期一中午刚刚抵达香港国际机场的吾尔开希对美国之音表示,希望来香港向中国政府自首,但如果被拒绝入境,则希望香港政府能够逮捕他,让他可以向中国政府投案。

吾尔开希说:“刚刚到了香港机场,我现在刚刚到香港机场。我想回家,已经四分之一个世纪了。谢谢。”

1989年民运期间,作为学生代表的吾尔开希与李鹏对话(网络图片)

1989年民运期间,作为学生代表的吾尔开希与李鹏对话(网络图片)

吾尔开希下午3点半左右再次向记者证实,他仍在香港入境处办公室与入境处官员交涉,而香港执业律师林耀强在入境处协助吾尔开希。林耀强在八九民运时以香港专上学生联会主席身份赴天安门广场声援学生,是6月4日凌晨最后撤离广场的香港学生之一。

吾尔开希说:“我现在,就是到达香港后,还在入境处的办公室。我已经表达了我是一个中国的通缉犯,然后想要投案。我已经20多年没有见到我的父母亲,我希望香港政府能够提供协助来帮我投案,引渡我回中国。

(他们现在把你的证件都给拿走了吗?)

没有,我没有交给他们,我拒绝交给他们。

(你现在还在入境处的办公室内交涉是吗?)

是。

(有没有律师, 是不是林耀强律师在跟着你?)

是的,是的。

(你是跟何俊仁律师一块从台北飞到香港的吗?)

是的,是的。

(是你在跟他们交涉,还是律师在跟他们交涉?)

是我在交涉。

(有什麽结果吗现在,简单的几句话?)

还没有结果。”

吾尔开希在离开台湾前,星期一上午在博客上发表致外界和香港市民的声明,表示愿意向中国政府投案,恳请特区政府根据中国法律及本人意愿,行使特区政府的职责,将他逮捕,並转交中国政府,以完成他的投案。

吾尔开希说,他自1989年被中国政府通缉以来,已经24年没有见到年迈的父母。而他自2009年以来,先后在澳門、东京和华盛顿,试图进入中国或中国大使馆投案,均遭拒绝。他说,中国政府通缉却同時拒绝被通缉者投案这一荒谬作法,迫使他此次不得不采取过境香港投案的作法。他期待在他父母的有生之年能见面团聚,哪怕这种见面必须隔著监狱的玻璃墙。

另外,另一位前六四学生领袖、目前在台湾任教的王丹,星期一下午发表紧急声明,声援吾尔开希用要求逮捕的方式返回中国,希望港府能从人道主义出发,协助完成他的心愿,也希望中国政府允许他回国,並将此作为解決“六四”问题的尝试和开端。

王丹说,“六四”25周年就要到了,这是中国当代历史的伤口,呼吁各界关注六四的解決,因为这是中国向前迈进不可回避的一步。

1968年2月出生于北京,原籍新疆伊宁的吾尔开希原是北京师范大学88级学生,八九民运期间曾任北京高自联主席,1989年5月在学运高潮期间,与王丹等人与当时的总理李鹏见面。六四镇压后,吾尔开希位列被通缉的21位学生领袖的第二位。他经香港逃离中国大陆,最初与严家其等一起流亡法国,共同创立民主中国阵线,并担任副主席。目前担任中国民主基金会共同主席的吾尔开希定居台湾。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