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11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共反腐:断崖降职阻断贪官仕途


中共高层最近处理了两名高干:一名是四川省长魏宏,另一位是湖北省委常委贺家铁。这两人都是因违纪而遭降级处分:连降多级。有中国媒体称这是一种“断崖式降级”。中纪委周四宣布该两名高干遭到处罚。高干坐“火箭”跌落尘埃,是否仕途到头亦或可东山再起?

中纪委网站周四公布,四川副书记、省长魏宏严重违纪,“对党不忠诚、不老实”不珍惜多次教育挽救机会,严重违反政治、组织和工作纪律,对抗调查,插手司法,故撤销其党内职务,行政降级到“副厅级非领导职务”。

一如既往,中纪委的公告简明扼要,没有说明魏宏如何具体不忠诚、不老实,违反了什么纪律,如何对抗调查并插手司法,但是,上月中旬中纪委吴玉良就公开说,魏宏因为涉嫌严重违纪,正在“反省思过”。魏宏反省什么,为何要思过,他的过错又是什么?

海外媒体和观察人士都注意到,魏宏遭处罚前,是为数很少的既不是中央委员(候补中委)的“封疆大吏”之一。还有媒体指出,61岁的魏宏在2013年出任代理省长之前连四川省委常委都不是,这在中共干部序列中是非常罕见的。海外媒体注意到,魏宏在四川的官场经历和周永康主政四川时有很多重合。也有报道说,他和较深卷入周永康案的前成都市委书记李春城关系匪浅。

至于湖北常委贺家铁,中纪委说,他作为常委和组织部长,“特别是担任中央巡视组副组织期间,严重违纪(政治纪律和规矩),泄漏巡视工作秘密,违规出入私人会所,公款消费,中央给予其降职处分---从副省级降至厅局级。但是,通告最后都留有尾巴:这个正厅级职务是“非领导职务”。在中共语境中,这就是说,受罚干部如魏宏和贺家铁,他们只可享受厅局级待遇,并无领导实权。

中纪委还称魏宏和贺家铁为“同志”,说明他俩还没被开除党籍。因此,理论上讲,他们还有东山再起的可能,如果年龄允许的话。

近一个时期以来,中共以如此方式处理了不少“违纪”干部,上个星期,中纪委网站刚公布了10名高管(中纪委主管干部—省部级以上干部)遭到这样的处分。

连降数级,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惩罚?从正省降至副科,这其中有七、八级,可说是断崖式降级。但从副省到正厅,应该是只降了一级,而正省到副厅,也就是三级,严格说来,魏宏和贺家铁还不能算是断崖式降级。

上月底,中纪委公布了10名连降数级的中管干部:江西政协副主席许爱民(降为副处级);山东省委常委颜世元(降为副厅级);内蒙政协副主席韩志然(降为副厅级);陕西政协副主席孙清云(降为正处级);中国农业银行行长张云(银行部门副职以下);江西政协副主席刘礼祖(降为科员);广西政协副主席刘志勇(降为正厅);东风汽车公司总经理、党委副书记朱福寿(降为部门副职以下);云南省委常委曹建方(降为副处级)和国家税务总局总经济师范坚(降为副处级)。

这十人中,一半是开除党籍,还有一半是留党察看。一般来说,开除党籍者,降级数量要多于没开除党籍者。也就是说,开除党籍者,企图东山再起则更为不易。

遭断崖式降级干部,是否从此仕途断头?

有中国媒体说,总体来说,降级,只要还在党内,只要降级级数不大,从根本上来说,要比“双开 ”,移交司法处理等处罚,相对轻了不少。这样的干部,还有再度复出、官复原职的希望,关键是不要超龄,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前北京市长、山西省长孟学农。当然,文革中的干部被打倒和文革后复出,另当别论。

香港大公报曾评论说:在当今的反腐大局势下,对于这些经历二、三十年步步爬到省级的官员来说,都已几乎到了退休年龄,东山再起的升迁可能微乎其微,而按照组织程序,更不可能恢复原级别原职务。正如媒体评论说:辛辛苦苦三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

新华网说,“断崖式”降级无疑是具有足够震慑力的惩戒方式,使领导干部受到警醒、警示、警戒,这样就有利于减存量、遏增量。

人民日报认为中纪委在释放“新年反腐小高潮”的信号,预示着中纪委打虎节奏不会慢,并明确警示高级干部:不论地位多高,只要违反党的纪律,即使不违法,都会受到严惩。

中南海最高领导多次说过,党纪严于国法,要把党纪挺在前面。

也有网友说,当事官员如果遭到所谓“断崖式”的降级处理,就豁免了失职渎职带来的损失和刑事责任,这种做法是在践踏宪法法律。

引起全国瞩目的内蒙呼格冤死案,当局最近宣布内蒙(区和首府呼市两级)27名涉嫌党政干部(公检法三方面)受到追责处分,都是受到党纪(警告、严重警告)和行政处分(记过、记大过),只有当时办案负责人冯志明需要一人承担刑事责任。这27人当中,没有一个是最终拍板定案的政法委的干部。更为引入关注的是,内蒙当局这个公告,并没有说明,这些遭到处罚的公检法干部,是否继续留在其公检法的岗位上,继续参与司法、执法和相关工作。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