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58 2017年4月29日 星期六

后TPP时代自由贸易谁领风骚


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近日发布“亚太地区经济和贸易一体化框架图”的报告

近日发布的一份亚太地区整合研究报告呼吁亚洲国家继续推动泛太平洋伙伴协定(TPP),并提高其他区域贸易协定的标准。美国退出TPP的决定在亚太地区引起震动,当地国家对美国缘何放弃其倡导的自由贸易感到困惑。贸易在亚洲有坚实的民意支持,但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开始怀疑贸易究竟会不会带给他们好处。

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近日发布的报告“亚太地区经济和贸易一体化框架图”(Charting a Course for Trade and Economic Integration in the Asia-Pacific)中,提及美国宣布退出TPP后,亚洲国家政府和利益相关者希望知道,为什么美国会放弃这个能给它带来巨大经济和战略利益的协定?

报告说,美国这样做并非毫无征兆,因为美国人对贸易的怀疑态度已经很普遍,在这次选举中已经凸显出来。

美国退出TPP是川普总统就任后最早签署的行政令之一。川普的贸易观和他竞选期间的政策承诺,很容易让人误认为,他是TPP唯一的反对者。

彼得森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经济学家弗雷德·伯格斯滕(C. Fred Bergsten)2月16日在该智库的一个关于环太平洋贸易政策选项的讨论中说,美国拒绝TPP是犯了个大错。但是,他说:“我们必须认识到不仅是川普总统一个人,民主党候选人也反对它;她在民主党提名时的竞争对手也反对。”

川普在竞选期间批评奥巴马政府倡导发起,经过多年谈判后签署的这个区域自贸协定,说其损害美国利益。他承诺当选后,要让美国退出TPP,并就克林顿政府签署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与加拿大和墨西哥重新谈判。

川普当选后,签署美国推出TPP的行政令,兑现了他的竞选承诺。

川普认为不公平的贸易导致美国制造业工作流失。他承诺让制造业就业机会重回美国。虽然批评者认为,即便制造业回到美国,就业机会也会被自动化取代。

但是,由于对制造业工作流失缺乏政治上的关注,失业者感到自己被忽视,而对政治人物的许诺失去信心,把票投给川普这个政治圈外人。

制造业工人被视为民主党支持者。尽管希拉里·克林顿也表示反对TPP,但最终不敌川普。

除了制造业工作流失,桑德斯在民主党初选期间,对贫富差距、就业、最低工资和薪资增长缓慢等问题直言抨击,赢得了大量年轻人的支持。桑德斯对贸易也持批评态度,认为贸易协定只会让大公司受惠。

奥巴马政府签署的这个雄心勃勃的区域自贸协定在国会遇阻,未能通过,因而无法生效。川普就任后,可以通过行政令让美国退出未生效的协定。

奥巴马倡导的这个自贸协定,包括12个国家,其经济总量占全球总量的40%。此外,这个未包括中国的自贸协定,被认为是奥巴马在亚太地区制衡中国影响力的战略步骤。另一方面,美国希望通过制定高标准的贸易协定,有利于未来继续掌握贸易规则的制定。

TPP在国会的阻力主要来自奥巴马所在的民主党。许多民主党议员担心自由贸易会导致工作机会进一步流失。

共和党倾向支持自由贸易。但奥巴马并没有得到国会共和党人的全力支持。

华盛顿智库加图研究所是自由派(Libertarian)研究机构,主张贸易自由化,反对政府干预。该研究所贸易政策研究项目主任丹尼尔·艾肯森(Daniel Ikenson)说,共和党基于党派意识形态不愿全力支持TPP,他对此感到失望。

他说:“他们不想让奥巴马得到他想要的。当然,就其本身而言,我觉得奥巴马不是非常好的TPP代言人。但是,是这样,意识形态光谱两端都在反对TPP。”
艾肯森说,民主党对贸易自由化持反对态度,认为贸易协定对劳工不利。他认为,川普在传递的声音是经济民族主义,表现在贸易方面就是零和游戏,就是美国队和中国队打,或者和欧洲队打,贸易帐户是计分牌,出口得分,进口失分。

他说:“我们有贸易逆差,说明我们在贸易上输了,我们输是因为外国队廉价。所以他说的是另一套,但是对两边都讨好。”

美国两大政党历史上在自由贸易上的立场有过变迁。自1865年美国内战到1930年65年间,共和党是保护主义政党,主张征关税,民主党则支持自由贸易。1934年签署互惠贸易协定法至1994年60年时间,两党对自由贸易都予以大力支持。1990年代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引发辩论,民主党转向反自由贸易,共和党则是支持自由贸易的政党。

艾肯森说,现今共和党内的超保守派和民族主义者不喜欢自由贸易,也不愿参与全球事务管理,他们的思维方式是以零和游戏为基础的。他说,今后两年很多人的立场会有变化:“我看得出有些重新站队的迹象。我看到两党都有自由贸易和保护主义者。贸易可能成为导致重新站队的一个问题。”

川普宣布美国退出TPP后,强调“美国优先”,未再提及TPP或表现出有可能未来主导新的区域贸易协定。3月6日,白宫全国贸易委员会主任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在一个经济政策论坛上首次在公开场合较为详细地阐述了川普政府的贸易政策。他说,川普总统强调“自由、公平和互惠”的贸易协定,并自始至终坚信双边贸易逆差的严重性。

纳瓦罗称,持久的巨额贸易逆差将会对美国的国家安全构成威胁。他说,川普政府不是要提高关税或设置贸易壁垒,而是鼓励贸易伙伴国降低关税和消除贸易壁垒。

纳瓦罗说,川普政府将与贸易对手逐个地谈,以软硬兼施的方式让他们改变不公平的贸易手段,为美国商品销往各国清除壁垒。

这位被视为对华贸易鹰派的经济学家被川普任命为首次设立的白宫全国贸易委员会主任后,引发美中可能发生贸易战的恐慌。但川普至今没有在与中国贸易方面采取大动作,没有像选举期间承诺的上任第一天就给中国贴上货币操纵国的标签,也没有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45%的高关税。

但是,川普宣布美国退出TPP,在许多人看来,等于美国放弃在环太平洋的经济和战略利益,而中国将会填补美国留下的空缺。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2月16日发布政策选项,作者杰弗里·肖特(Jefferey Schott)说,川普政府对TPP的分析有缺陷,但具体的缺陷可以通过谈判、扩大,或者更换协定名称等方式加以弥补。他建议川普政府倡导一个更大、更好的协定,将韩国、台湾和柬埔寨等主要伙伴纳入其中。

中国近年通过建立亚投行,以及“一带一路”计划,积极扩展影响力。北京的领导人似乎也愿意担当起推动自由贸易的全球责任。但中国在贸易上的各种保护主意政策,尚不足以令人相信它具备了领导能力。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