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16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集会自由(2): 集会是怎样“炼”成的


从美国两党的党代会, 到总统的就职典礼;从“占领华尔街”运动,到同性恋大游行,都少不了集会者的身影。赶着热闹,展现自我,轰轰烈烈一场,有时还留下一片狼藉。

美国宪法问题专家布鲁斯·费恩:集会自由不是言论自由那样的绝对自由,集会就会妨碍其他人出入、行动。因此,政府有正当的理由进行规范:如果你要集会自由,就不能在马路中间行走,阻碍交通,不能妨碍其它行人。因此,我们对集会自由在“时间、地点和方式上有适当的限制”,但对言论自由则没有。

不能扰民,不能阻碍交通,也不能破坏市容市貌,政府对集会游行有一系列的规范。

美利坚大学法学院教授史蒂夫·沃密尔:如果我们说,宾夕法尼亚大街是禁地,我们永远不会让你在那里游行,这就侵犯了你的言论自由。但政府很可能有权说,因为交通和安全的原因,我们不是一定要给你许可,在宾夕法尼亚大街的上下班高峰期,比如,下午5:30游行。但下午两点,晚上8点都可以。这规范的是你的行为,和言论自由无关。

如果遇到诉求不同的群体同时要求集会,政府还要保证公平对待每一方。

沃密尔:比如,“占领华尔街”运动要在华盛顿市中心搭建帐篷区。一英里以外,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的老兵也搭起帐篷区,抗议战争对老兵们造成的影响。不用几天,帐篷区里到处都是老鼠和垃圾了。政府或许会说,他们是老兵,我们认同他们的呼声,但我们不喜欢“占领华尔街”运动。然而,政府不能让老兵们留下来,而驱散后者。同样,政府不能带着有色眼镜,说“占领华尔街”帐篷区的卫生状况比老兵帐篷区的状况差。规范必须中立、公平。

在政府的规范内,办一场整洁有序的集会,可要考考组织者的功夫了。

美国黑人领袖联盟创始人利亚·杜兰特:我们有非常好的集会工作人员,非常优秀的志愿者团队。他们会帮忙收垃圾,确保我们离开时与抵达时一样整洁。游行的全程中,我们都随时带着垃圾袋。

来自阿拉巴马的珊·格林就是位很有素质的集会者。

格林:我们带了大包装的垃圾袋来,因为我们知道,这里会有很多垃圾。这都是我们自己带来的。我们自己花钱买的。

组织数千人的游行可不是件容易事儿。杜兰特花了两三个月的时间筹备。

杜兰特:我们要完成整个请愿申请程序,要和华盛顿市政府、国会山的警察,还有国家公园的办公人员打交道。这不是件容易的事儿。幸运的是,我们都做到了。这才有了今天的活动。我们做到了。

整个筹备过程中,管理机构都很配合,只是集会的当天,有点小麻烦。

杜兰特:我要提醒警察,在早上9:30左右,关闭宾夕法尼亚大道,就是这个问题。你知道,城市管理人员和我们合作的很好。但你要搞成百上千人的聚会,总会有点磕磕碰碰。但整体上,整个流程非常顺利。我觉得他们做的很好了。

经常在阿拉巴马组织地方性集会的格林,说起组织工作也是滔滔不绝。

格林:我们要从市政府或者镇政府获得游行许可,与当地警察联系,确保他们知道我们在那儿。可能还要预订车位停车,因为我们会有些巴士来。我们需要志愿者,还有保安,要有些便衣在集会中巡逻。这个一整个过程,需要许多志愿者帮忙,分成小组,分别进行。

格林:我们要找一个集会地点,要有舞台,还要有音箱设备。我们必须有演讲者,管理现场的各种设备,并清理垃圾,各种事情。这些都是由志愿者完成的。我们的集会有一万多人参加。

自发的集会,自发的行动。即使申请程序不复杂,管理机构也配合,也不是所有集会都和平有序。但美国人还是认同集会游行,也愿意参与。

杜兰特:太多人来帮忙了。我们数不清了。他们都是志愿者,没人要钱,他们就是想帮忙,也能帮上忙。他们花费时间,自掏腰包,还请了假来参加游行,声援我们。

茶党公关代表、脱口秀主持人 唐·史密斯:我热爱集会和请愿自由。这就是美国好的地方。我们有宪法第二修正案,有第一修正案。有言论自由,也有集会自由。这些权利让美国变得伟大。这是我们奋斗的目标,也是我们信仰的事情。我们不想失去任何一种自由。我们要保住美国建国的根基。

作为茶党社区网的一员,史密斯和同伴们正在策划下一次的集会。

史密斯:我们组织过很多集会活动。我们下一次游行的主题叫“别碰我们的枪”,是为了保护宪法第二修正案。现在华盛顿政坛是多事之秋。有些政客试图限制我们的拥枪权。

制约与平衡,这是集会与游行权体现出的美式民主的微妙艺术。只要遵守游戏规则,人人皆可“炼成”一场成功的集会。受访的集会者们说,父辈的奋斗让他们得以生活在一个自由的国度,他们要保持这种精神,让孩子们可以同样继承和享受这样的自由。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