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16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学者:中国有自己的自由民主人权观


2014年6月4日,作为中国政治象征的天安门,门前有警车。

2014年6月4日,作为中国政治象征的天安门,门前有警车。

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周四发表文章说,西方主流对“民主、自由、人权”的解释,有意忽略于己不利的历史事实。中国学者张维为这篇文章说,要找出“自由、民主、人权”的来龙去脉,还其历史本来面目。他说:这些观念,是人类共同财富,绝非只属于西方国家,这些源自西方的观念,中国人民也丰富了其内涵。中国另外一位学者俞可平也曾说过:民主是人类迄今最好的政治制度。

毕业于复旦大学英文系的张维为曾为邓小平等当过英文翻译。他后来在日内瓦大学拿到国际关系硕士博士,目前是复旦大学中国发展模式研究中心主任、上海社科院中国学所所长,在中国被认为是中西贯通的中国和国际问题知名专家学者。

他星期四(7月17日)在人民日报发表文章题目是:澄清关于“自由、民主、人权”的认知盲点。文章说:这些观念虽源自西方,但也成了世界人民的共同精神财富,因此其“解释权”也应属于各国人民。文章还说:中国人民反对西方列强欺辱,坚持的也包含这些观念,并丰富了其内涵。他说:这些观念,都是好东西,只要不被滥用。

张维为认为,西方主流话语对“自由、民主、人权|”的解释,有意忽略于己不利的历史事实,因此,应“准确地找出‘自由、民主、人权’的来龙去脉,还历史本来面目。”

美国独立宣言的开头是:“我们,人民”

美国独立宣言的开头是:“我们,人民”

张文认为,这些“有意忽略”的历史事实包括:美国独立宣言和法国人权与公民权利宣言,并不是人人平等的宣言。法国宣言只涵盖男人和白种人;美国宣言不包括妇女、奴隶和华人。就法国的例子,文章举例说:法国人权宣言发表之后两年(1891年),法国女子奥林匹.德古热(Olympe de Gouges)骇世惊俗地起草了一份《女人和女性公民权利宣言》(Declaration des Droits de la Femme et de la Citoyenne),但她却被送上了断头台,她所希望的妇女投票权直到她死后的一个半世纪才在法国实现。

从张文上下文来看,读者很容易就认为,这位德古热是因其女子宣言而被杀的,但实际上却并非如此。史书介绍,德古热是作家,拥护民主,追求男女平等,是法国大革命期间为数不多的女权主义者,大革命期间她也出版了许多社会问题论述和若干剧本。 在法国大革命恐怖统治中,德古热被以攻击罗伯斯庇尔政权和“革命政府”、并与吉伦特派关系密切的罪名而被送上断头台。

上海学者张维为在其人民日报文章中还说,美国1776年独立宣言,美国国父们有其令人尊重一面,但该宣言中的“人人平等”,仅指男性白人间的平等,并不包括妇女、奴隶和华人。尽管南北战争(1861-1865)废除了奴隶制,但美国国会又在1882年通过排华法案。

早在2008年就发表过论文《普世价值的来龙去脉(《学习时报》2008年9月16日)这位上海学者说,现代意义上的自由,民主和人权,在西方得到普遍承认的时间并不长,在实践中存在的问题更多。美国1965年才开始允许黑人和白人一样享受民权,迄今只有五十年,“比中国改革开放只多十来年。”

描绘法国大革命的图画。德古热死于法国大革命中罗伯斯庇尔政权的恐怖统治,但中国理论家张维为似乎暗示德古热是因其女子宣言而被杀。

描绘法国大革命的图画。德古热死于法国大革命中罗伯斯庇尔政权的恐怖统治,但中国理论家张维为似乎暗示德古热是因其女子宣言而被杀。

张维为的文章还说,西方宗教战争征战上千年,中国几乎没有。西方思想家多赞赏中国人的理性和宗教观。中国应利用发掘自己源远流长的文化传统资源,对解决中国和世界问题,将有巨大深远的影响。

总之,张维为的观点概括起来就是说,西方的自由民主人权经是好,只是被歪嘴和尚给念歪了。我们要正本清源,大谈中国对这些观念的发展及对其内涵的贡献。

在中国,党的理论工作者和学者如此谈民主,为数不多。

如今的时代,是信息时代,张维为的这篇文章一经刊出,就立刻被搬到互联网上。新浪微博有网友发表了评论:

吕良彪律师:人民日报刊发张维为文章。文章表示,“自由、民主、人权”这些观念作为世界人民的共同财富,其解释权也属于各国人民……”吕良彪说,这无非再次昭告:逻辑分普遍逻辑和中国逻辑;人权分普通人权与中国人权。中国特色,可真是个神奇的筐!

曾子参:【人民日报刊文:澄清关于自由、民主、人权的认知盲点】西方主流话语对“自由、民主、人权”的解释,有意忽略于己不利的历史事实。(分享自@凤凰网 )。曾子参说:翻翻1947年前的新华日报,这三个词可是投向国民党反动派的匕首。一个甲子过去了,两党治下的民众对三词的感受迥异,何也?

2008年,北京的理论工作者俞可平同样在人民网发表一篇文章:民主是个好东西,曾引起海内外诸多读者的关注。

中央编译局副局长俞可平说:民主是个好东西,但民主不是十全十美,有许多内在不足。民主让民众上街,可引发政局不稳,民主可使简单事务复杂繁琐,增大政治行政成本;降低行政效率;可使夸夸其谈政治骗子有可乘之机。但“在人类迄今发明和推行的所有政治制度中,民主是弊端最少的一种。相对而言,民主是人类迄今最好的政治制度。”

俞可平还说:民主制是人类众多制度中一种,主要规范人们的政治生活,而不能取代其他制度去规范人类的全部生活。“民主有内在的局限性,不是万灵药,不可能解决人类的所有问题。但民主保证人们的基本人权,给人们提供平等的机会;它本身就是人类的基本价值。”

中央编译局是中共的理论研究基地,局里的干部多是中共理论权威,曾包括因作风问题而下台的前局长衣俊卿。俞可平说:“民主不仅是解决人们生计的手段,更是人类发展的目标;不仅是实现其他目标的工具,更契合人类自身固有的本性。即使是最好的衣食住行,如果没有民主的权利,人类的人格就是不完整的。”

这位中共理论权威说:民主是个好东西,不是说民主就可以强制人民做什么,民主最实质的意义,就是人民的统治,人民的选择。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