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39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最新报告:压制激起中国年轻人不满


总部设在华盛顿的人权组织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1月13日发布的一份最新报告说,尽管以习近平为核心的中国共产党领导层不断强化压制性政策,但这种压制同时也激化了民众的反抗情绪,从而导致更严苛的压制。这使中国政府陷入了一种恶性循环。

这份题为《政治局的困境:中国共产党压制政策的局限性》的报告,是基于2012年11月以来的数百份官方文件、人权报告和约30次访谈。

报告提出了一个有趣的观点。即中国政府对敏感信息的封锁使得中国的年轻人因无知而对内容审核无所畏惧,转而导致政府对内容的管控更加艰难。

对此,美中经济和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委员白嘉玲(Carolyn Bartholomew)认为,中国政府对信息的管控增加了年轻人越界的风险。因为他们不知道政府曾做过什么,也就不会认为政府有可能再次做当年六四那样残忍的事。

她还谈到,“(悲剧的)不仅是1989年6月4日的天安门屠杀本身,中国人真正的悲剧是他们不允许谈论这个话题,是中国政府不承认他们曾对自己的人民使用暴力,是在这个事件中死去的或者受到重创的家庭并没有得到抚慰。但事实上,年轻人根本不知道这件事,因为政府屏蔽了这些信息。”

自由之家1月13日发表的有关中国新闻控制的报告《政治局的困境》。

自由之家1月13日发表的有关中国新闻控制的报告《政治局的困境》。

报告作者莎拉·库克(Sarah Cook)表示,中共愈发加强的高压政策和年轻人愈发减弱的恐惧心理是矛盾的。

“这种矛盾,一方面是中共要维护自身的合法性,他们就要对敏感信息进行审查。另一方面,因为他们的审查过于严苛,很多年轻人就不知道1989年曾发生过什么,所以他们反而对中共没有那么恐惧,也才会有一些街头抗议者出现。”她说。

她同时在报告中建议,中国应该改变当前的政治体制,深化民主改革。

她说,“我认为大体上讲,改变中国的政治体制是可行的,因为我们看到这在很多国家都成功了。但问题是这种改革是否应该是自上而下的,让政府参与其中,就像台湾那样向民主转化。但是我们的报告发现,中共并没有选择这条路,而是选择加强压制。”

经济学教授、华盛顿加图研究所(Cato Institute)客座研究员夏业良认为,这份报告主要起到一个抛砖引玉的作用。

他说,“你指望一篇研究报告能够开出一张灵丹药方,来解决中国很多重大的问题是不可能的。不要说他们做不到,我们中国人也做不到。所以我觉得重要的是这篇报告提出了一些值得关注的方面,让国际社会考虑中国这个问题,大家应该采取什么样的对策。”

夏业良认为,中国经济体制的改革是迫在眉睫的。他谈到,习近平在网传的《30号文件》中提出的“要将自由主义从中国社会中清除出去”是一种无知的表现,因为自由主义和市场经济是密不可分的。

他说,“他如果想把市场经济和自由主义完全分割开,那就证明他这种市场经济是一种扭曲的、阉割的市场经济,注定是无法走远。所以我们看到现在中国经济结构性的矛盾非常的突出,各种危机迫近。我们看可能用不了太久,中国的经济会出现大的问题。”

自由之家的这份报告认为,目前没有什么迹象表明中国会发生自上而下的自由化。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