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14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自由微博创始人:让新浪微博自由化


北京的新浪微博办公室(资料照片)

北京的新浪微博办公室(资料照片)

中国的网络筛选审查系统肯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全面、结构最复杂的。官方称这个系统为“金盾工程”,说是用来防止“对国家或社会利益造成伤害”。

按照非官方的说法,它就是世界有名的“防火长城”(又称“中国国家防火墙”),从2003年起就开始有效封锁任何被中国政府视为过于有争议性的消息。

自从建立了“金盾工程”,中国限制或彻底封锁的外国网站越来越多。

同时,它对本国网站的审查也越来越激进。其中就有中国最受欢迎的社交网站“新浪微博”,这是类似推特的 “微博客”。中国人在这些网站上分享他们的观点。

有一个人在努力与网络审查抗争。他不能告诉你他在哪儿,也不能让自己的声音被录下来。只能通过安全线路和加密电话才能联系他。“查理·史密斯”(Charlie Smith)是他的化名。

美国之音记者独立核实了他的身份。他就是GreatFire网站的创始人之一。

自2011年起,史密斯和其他几位志同道合、支持言论自由的活动人士将中国对网络的大量审查记录在GreatFire上。

“我们最初监测了几百个网址,现在已经增加到大约十万个。”史密斯对美国之音记者说,“这是检测一个网站是否在中国被封锁的首要依据。”

GreatFire记录了几十万次封锁,史密斯和他的伙伴成为中国官员们的眼中钉肉中刺。

GreatFire最近一天的记录显示,在中国,谷歌服务有多少被封锁(所有服务都被封锁),维基百科的哪些网页被封锁,封锁到什么程度(“零八宪章”的页面全部被封锁,六四“坦克人”的文章百分之五十五被封锁),以及美国之音中文网站有多少天是没有屏蔽的(只有2012年9月18日这一天)。

史密斯谈到一个新的突破封锁的应用程序,他说这个应用程序能让中国网民看到中国最大的社交媒体平台“新浪微博”上因网络审查而被屏蔽的内容。

“附带的自由”
在北京一家网吧,电脑显示屏展示着必须正确使用网络的警方告示。

在北京一家网吧,电脑显示屏展示着必须正确使用网络的警方告示。


据估计,在百度和新浪微博等中国主流社交网站上,每天有数以千计的帖子被删除。一项在2013年发表的研究报告发现,新浪微博上大约有12%的帖子被中国当局删除,而且经常是在发布后几分钟内就被删除了。

几年来,史密斯和同事们一直在一个名为“自由微博”的网站上尽可能多地转发由中国网民发布却被删掉的微博。

这对很多不在中国生活的人很有帮助,但对生活在中国国内的人来说作用不大,因为自由微博和GreatFire都被彻底屏蔽在防火墙之外。

一年多以前,史密斯想到了一个突破防火墙的办法。这一想法的产生是在他发现中国当局突然封锁了受欢迎的软件开发网站Github.com以后。

他说:“很多中国的网络开发者在美国深夜时用Github写程序码。中国政府有一天决定屏蔽该网站,可能是因为有人转发了一个请愿,要求美国拒绝所有参与设计开发‘防火长城’的人入境。”

史密斯说,这件事迅速引发了出人意料的反响。“所有程序员都在问‘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是我们的饭碗,为什么要屏蔽它?这又不像纽约时报,它是我们谋生的工具’。”史密斯说,“金钱说了算,对不对?”

事实的确如此,当局发现了他们的错误,便迅速解除了对该网站的封锁。这很可能是为了换得更大经济回报而允许防火墙内有一点不和谐的内容。

史密斯表示他由此产生了“附带的自由”这个想法。

他告诉美国之音记者:“我们发现这些人在这个网站上提供了被禁信息,因为这个网站价值重大,不能被屏蔽。中国政府不能在不封锁整个网站的情况下偷偷屏蔽有争议的信息,但封锁网站就会产生严重后果。所以基本上云端服务是不能被屏蔽的。”

根据这一发现,史密斯和同事迅速开发了一个应用程序。该程序可以收集他们找到的被屏蔽的微博,再通过在中国非常流行的亚马逊云计算服务将内容发送给用户。他们最先设计出的应用是苹果iOS版。他们取名为“自由微博”。
由于亚马逊云计算服务是加密服务,如果不把整个网站都封锁,个人发布的内容也无法被屏蔽。而很多中国大公司都在使用亚马逊网络服务,因此中国政府根本无法屏蔽它。

史密斯说:“这就是附带的自由。”

从苹果iOS到安卓 一名女孩在河南郑州一家网吧上网(资料照)

一名女孩在河南郑州一家网吧上网(资料照)



史密斯说:“我们一开始将应用发布在苹果系统上,应用的运行没有问题。但后来中国有关当局给苹果公司打电话说:‘你们能删除这个应用吗?’苹果公司回答:‘是的,我们可以照办,没问题,先生。’然后他们就删除了这个应用。我们几次要求苹果公司对此做出解释,它的代表们却拒绝回应。”

因为苹果公司紧紧控制着所有上传到苹果应用商店里的应用程序,史密斯估计这个技术巨头不想为一个反网络审查应用去冒风险惹恼中国政府,并失去利润丰厚的市场。

史密斯说,但是有些事情看上去是阻碍,实际上却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对我们来说是好事,因为我们又转向安卓系统。安卓在中国的市场是碎片化的,政府很难打电话给所有商家告诉他们‘删掉这个’,商店实在是太多了。另外,我们的下载链接现在是通过云计算传送的,这个也是无法屏蔽的。”

在中国以及中国以外的地方,有很多网站提供下载“自由微博”的安卓程序。(这是其中一个网站

史密斯估计,这个应用每天约有2000个有效下载,他预计这个数字会在六四天安门屠杀周年纪念日临近几天急遽增长。
每年到六四纪念日这几天,中国政府就会对新浪微博这样的博客网站进行审查。

今年,审查的力度也许会被“自由微博”的用户稀释,他们非常想看到其他人发布的信息。

史密斯说:“这个网站没有任何漏洞。你把它下载下来进行安装,马上,不用在手机上做任何更改,所有信息都会发送过来,这样就完成了。”

这一应用不会仅限于突破新浪微博上的审查。

史密斯指出,借助“附带的自由”这个概念,“任何在中国被屏蔽的网站,我们都可以如法炮制,突破封锁。” 这意味着从新闻报道到批评政权,几乎任何正在被“防火长城”封锁的内容,现在都有可能进入中国。

“我们想要拓展这个应用的功能,以付费为基础,支持应用的维护开发。”史密斯说,“到目前为止,我们基本上自给自足。但账单现在开始涨了,所以我们在尝试将收费作为商业模式。”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