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14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和王岐山谈法治后,福山再论中国坏皇帝问题


中国商店出售的一副“中国梦”众官图扑克牌,习近平是“大王”,但英语这张牌是JOKER,也就是“小丑”。

中国商店出售的一副“中国梦”众官图扑克牌,习近平是“大王”,但英语这张牌是JOKER,也就是“小丑”。

习近平成为中国继邓小平甚至毛泽东之后权势最大的领导人,他权力稳固后,是要大胆推动改革呢?还是成为一名暴君?这是美国著名政治思想学者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最近在一次研讨会上提出的问题。

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美国前夕,福山在华盛顿出席了一个研讨会,再次谈论他对人类政治发展的看法。他同时谈到“中国模式”,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以及他所说的中国体制中无法解决的“坏皇帝”问题。

习近平是好皇帝还是坏皇帝?

弗朗西斯·福山和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的迈克尔·曼德巴姆在美国智库外交关系协会的一个研讨会上。(美国之音斯洋拍摄)

弗朗西斯·福山和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的迈克尔·曼德巴姆在美国智库外交关系协会的一个研讨会上。(美国之音斯洋拍摄)

弗朗西斯·福山说,中国政治目前最大的危险是习近平聚集了太多权力,且不受限制。

他说,习近平是继邓小平以来中国最有权力的领导人,他甚至还可能是继毛泽东以来最有权力的领导人。但是,这正是中国体制的“阿喀琉斯之踵 (弱点)”, 因为所有的一切将取决于习近平的意图。他是好皇帝还是坏皇帝? 很多人希望他能够在击败所有的对手后,巩固权力,然后欣然转身,改革经济和政治体制。但是,他也有可能成为一个暴君(tyrant)。这一点人们还不清楚, 不知道会是哪种选择。

中国模式和坏皇帝

福山承认“中国模式”的存在。但是他认为这个模式很难在东亚之外的地区被复制。他说,这种模式的基础就是中央集权的(centralized)、非个人化的( impersonal) 官僚体制, 这个体制可以追溯到2300年前的秦朝时期。这个体系依赖于一个强大的高质量的国家,同时来取代法治和很多其他的东西,但是这是一个非常不平衡的体系。

他认为,关于这样一个专制体系的真相是,它可能会引出非常好的结果,也可能会引出非常坏的结果。中国的毛主义就是一个坏的结果,没有限制的独裁。 文化大革命时期,所有现行体制都被摧毁一旦。

福山说,中国1978年之后的领导层就是着力恢复这些真正的制度,而且他们取得的成功也是令人瞩目的。在很大程度上,他们确保经济发展独立于党的领导。他们恢复了政府的职能。

福山说,中国现在有某种程度的制度,其中最大的一个优势就是他们的威权政府有任期。他提到,中国的领导层已经经历了三个十年的轮换。如果乌干达总统穆塞韦尼和埃塞俄比亚领导人梅莱斯·泽纳维以及其他非洲领导人都这样,这些国家会好很多,我们对他们的看法也会更肯定一些。他说,中国实行的是一种通过官僚体系和在一定程度上依靠制度运作的“极权主义”(absolutism),虽然谈不上法治。

福山说,这种体系最大的一个负资产就是中国人所说的“昏君”问题。 如果有一个好皇帝, 有邓小平或是李光耀,你就可能比民主国家的领导人采取更多的行动,因为他不需要虚心面对各种说客、各种工会、各种缠绕不休的媒体和总是批评指责的反对党。福山说,想想邓小平为中国开放所做的一切,没有一个西方国家领导人可以在那样的时间内对自己的社会推行那样迅速地根本的结构性变革。他成功了,因为他是个独裁者,而这恰恰就是中国的负资产( liabilities)。

福山同时指出,中国对领导人的权力没有限制,10年的任期也没有写进宪法,这就意味着可能被更改。福山提到,如果中国出现了一个新的领导人,极富个人魅力,他可能说,10年任期不够, 我很有很多事情没有完成。福山提到,这也是薄熙来带来的问题,所以中国的集体领导层就让他出局了。

政治发展三要素 中国不平衡

福山谈到政治发展的要素:国家能力、法治和民主问题。他说,中国政治发展并不平衡。

他说,理解政治发展,有一个比较简明秩序框架,其中有三个重要的组成部分。他相信现在政治体系应该依赖这三个独立的支柱。

第一就是国家能力,国家就是一个权力的垄断。就是国家合法地产生,利用权力来执行法律,保护国民免遭来自国、内外的暴力,提供公共产品和服务包括教育、健康、基础设施等诸如此类的东西。

第二个支柱是法治。这个有很多的定义,但是他认为,从政治上来讲,法治最重要的就是建立一套透明的制度,而这个制度必须同样适用于整个政治系统中最有权力的人。如果总统或是总理可以随意改变这个制度,这就不是法治。所以法治从根本上说,就是对权力的限制。

第三是民主问责。福山说,我们现在通常是通过自由和公正的多党选举这些程序来定义民主,但是这些程序的重要一点就是保证政府真正反映所有人民的利益,而不是显示了统治精英阶层自己的利益。

这位学者指出,这三者之间其实是有矛盾的。国家是制造和使用权力,而法治和民主问责是对权力进行限制的,这中间必须有一个平衡。他说,你不能只是具有其中之一。如果只具备国家能力,中国现在基本上是这样一个状况,有有限的法治,没有民主,这就容易产生暴君。另一方面,如果只限制权力却没有国家能力,这种国家也不成功。福山说,在这方面,极端的例子是伊拉克和叙利亚,这两个国家甚至都没有有效的政府,不能控制自己的领土。福山还说,尼日利亚的例子可能更有代表性。这些国家有民主选举,有一定程度的法律,但是国家能力太弱,不具备实施能力,高度腐败等等。

王岐山告诉福山:中国不会有独立司法

2015年4月23日下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在中南海会晤福山和另外两位学者。中文网络后来流传出有关会晤的细节。

美国之音记者问福山的谈话感受,福山这样回答:“我是与中纪委书记王岐山会晤了,我一直没有在公开场合谈论过, 我唯一能告诉你的是,我总算是问到他一个问题 ……我问他,你能想象到中国法庭独立的时候吗? 他的答案是:绝对不可能,这永远不会发生,这必须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 在这一点上,他是毫不含糊的 (笑)。”

福山在华盛顿的讨论会上还谈到中国的经济成功。他认为这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中国建立了财产权等一定的制度。

编者按:弗朗西斯•福山是美国著名政治思想学者。1989年初,在柏林墙倒台前,福山发表著名文章《历史的终结》 (The End of History)。在文中,他断言,民主制将“成为全世界最终的政府形式”。随后几个月柏林墙的倒塌,福山声誉鹊起。

后来福山研究人类政治秩序。2014年9月,福山出版了他的新书《政治秩序和政治衰败》( Political Order and Political Decay)。他认为现代政治秩序的起源与发展有三个重要基石,那就是:国家建设、法治和民主问责。

福山2014年的新书出版后,可能是因为这段有关国家执行能力的论述,有些人认为他可能已经改变了他对民主的认识。

据称,福山也因此得到中国共产党的关注。2015年4月23日,福山和其他两名学者受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王岐山的邀请,在中南海与其见面。福山在接受媒体访问时多次强调,他的基本观点并没有产生变化。他强调,政治发展的三要素中,需要有一个平衡。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