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10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美国科学家致力于玉米未来研究


玉米是世界三大谷类作物之一,也是美国头号大田作物。美国农民生产的玉米几乎占世界玉米总产量的一半。美国农业部最近发表的报告估计,美国去年玉米产量创历史记录,其中大部分是基因改良品种。专家们希望消费者了解更多有关玉米的知识,从而进一步了解对玉米的未来所做的重要决策。

斯坦福大学的专家维吉尼亚·沃尔波特研究玉米的遗传基因。她最近听到一个让她不仅高兴一天、而且可能高兴10年的消息。沃尔波特说,科学家们刚刚完成了对玉米的重要遗传因子组合中遗传因子的排列。

沃尔波特说,这些研究成果能使我们比过去更快地培育玉米新品种。这可是一件大事,因为虽然我们得益于现有的玉米品种,但我们还能做得更好。例如,给玉米施肥会带来环境问题。

她说:“自然,施肥确实会大幅度提高玉米产量,可是对下游的影响就不那么好了。从农田流出的水会污染水源。理想的目标是,用尽可能少的肥料提高玉米产量。”

现在,大部分的玉米研究人员都想达到环保要求。但是有一个问题,只靠科学家是无法解答的,那就是,我们应该生产和改良哪一种玉米?

说到玉米种类,你大概就会想到玉米片或者爆米花。但是还有更大的不同。我们吃的是甜玉米,而大部分玉米都是含有大量淀粉的工业原料。

美国国家玉米种植者协会的帕姆·约翰逊说:“我觉得这一点让消费者感到困惑。今天,甜玉米只占玉米产量的百分之一。”

她说,我们生产的玉米,有一半称为家畜的饲料。然后,这些家畜是我们肉食或奶制品的来源。还有很多玉米成为工业原料。乙醇生产使用了美国市场上三分之一的玉米。

约翰逊说,玉米农民希望科学家培育出可以卖出好价钱的工业用玉米,比如专门用来生产乙醇的玉米,或者制造可回收塑料的玉米:“我们长久以来一直说,所有石油产品都可能用再生原料制造。我想,对玉米种植者来说,这是一个值得探讨的热门话题。”

约翰逊预期,新的遗传科学也将改善我们食用的玉米。但是,那可能实现吗?

密苏里植物园的雷纳·巴斯曼表示怀疑。巴斯曼研究人们利用植物的方式。他说:“供人食用的经济效益远远低于大量生产饲料玉米和生物燃料玉米的效益。所以我对这一点感到怀疑。”

巴斯曼说,食用玉米的遗传学研究不受重视,令人遗憾。他对粮食供应无缺的问题感到忧虑。他觉得,如果我们生产更多的食用玉米,我们就比较不受粮食歉收的威胁。

不过,这还关系到口感。巴斯曼走遍世界,品尝各处美国不生产的玉米,例如南美洲的紫玉米:“他们管这种玉米叫‘木拉达’,就是紫玉米的意思。这种玉米大部分用来制造新鲜的甜饮料。这种深紫色的甜饮料是不加糖的纯天然饮料。”

巴斯曼说,美洲土著和最早期的移民栽种过数百种专门用于特定食品的玉米,比如布丁玉米、面包玉米、煮粥用的玉米等等。他们不靠现代的遗传科学就做到了食品的多样化。而我们今天有这些技术。

巴斯曼问,为什么我们的科学只改进动物饲料、乙醇和生物塑料?为什么不把我们的食物也作为研究重点呢?

这篇报导得到了乔伊斯基金会和大湖区渔业托拉斯的支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