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06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美国会听证讨论改革美国对外广播


对外广播是美国公共外交的组成部分,但是目前的国际广播体系需要改革,如何改革是国会一次听证讨论的主题。作证的人在如何改革广播理事会结构上有不同看法。

在美国国会参议院外交委员会的听证上,美国广播理事会主席舍尔(Jeff Shell)说,虽然美国民众对于美国广播理事会管理下的国际广播机构不熟悉,但是这些机构扮演着重要角色:“美国面临着许多全球挑战,虽然强大的军事和外交至关重要,但最终获胜靠的是我们的价值观与理念。这就要靠广播理事会发挥作用。”

参议院外交委员会首席民主党人本·卡登(Senator Ben Cardin)同意国际广播的重要作用,但是他说:“目前很清楚的是我们需要对(国际广播体系)进行改革。 ”

美国广播理事会(Broadcasting Board of Governors)管理着联邦机构美国之音,也有自由欧洲、自由亚洲等私营的联邦授权机构。

理事会成员包括现任国务卿以及来自媒体或外交领域的专家。

众议院的一项法案提出对国际广播体系改革的方案,包括整合所有的私营联邦授权机构以及成立两个广播理事局,设立两个执行长;一个负责联邦机构,另一个负责非联邦机构。

广播理事会现任主席舍尔(Jeff shell)不同意设立两个理事会:“我们是有着共同使命的同一个机构,我们在全世界各地以共同的使命进行各种努力。设两个理事会和两个执行长完全没有必要。”

广播理事会执行长兰辛(John Lansing)也不同意设立两个理事会, 他说如果私营企业有两个理事会,两个执行长将无法运转:“根据我在媒体40年的经验,其中30年作为管理人员,我无法想象你如何管理一个有两个执行长的媒体,就像一个足球队无法雇佣两个主教练一样 。”

不过曾经担任过广播理事会理事、目前在威尔逊国际中心担任公共政策研究员的温布什(Enders Wimbush)批评广播理事会从成立以来就存在运转失灵、缺乏监督以及战略方面的问题:“因为广播理事要同时管辖联邦与私营这两个无法协调的体制。”

因此他赞成成立两个理事会,把联邦和私营机构分开。

广播理事会执行长兰辛在听证上还提出了扩大美国国际广播影响的几项措施,包括发展移动、电子和网络平台,以及有重点地投入资源。

他说我们要把:“主要资源投入全球最具挑战性的方面,包括中国和俄罗斯日益扩大的影响,当然还有应对暴力极端主义的影响。 ”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