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47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沈大伟挺曾批习而介入中共高层内斗?


2008年3月15日,即将离任的中国国家副主席曾庆红(右)向刚刚当选副主席的习近平表示祝贺。

2008年3月15日,即将离任的中国国家副主席曾庆红(右)向刚刚当选副主席的习近平表示祝贺。

被誉为“美国最有影响力的中国问题专家”第二人的乔治.华盛顿大学政治学和国际关系教授沈大伟,最近接受《纽约时报》采访,专门解释此前在《华尔街日报》发表的中共崩溃一文的理由。

中共党史专家高文谦认为,沈大伟在访谈中“明显地‘扬曾抑习’,替曾庆红打抱不平”,“已经介入中共高层的内斗之中”;同时也从另一个角度让人们看到了中共高层“内斗激烈,已经撕破了脸,习近平虽大权在握,但远未一言九鼎,挑战他的大有人在”。

沈大伟(David Shambaugh)3月6日在《华尔街日报》发表长文,指中共的统治残局已经开始,他列举了五道裂痕以说明习近平如不通过政治改革弥补,只会加快本想通过高压控制可避免的苏联崩溃式命运。

该文随即引发了各方的激烈辩论。其中中国官媒和某些御用学者的反应尤为激烈,如《环球时报》:指沈大伟“变得像章家敦之流一样庸俗,靠给中国‘占卜’来博西方舆论的眼球。”

沈大伟3月17日接受《纽约时报》记者储百亮(Chris Buckley)采访,解释了曾被称为“对华温和学者”的他何以得出对中共如此不留情面的结论。

庆红线能延中共衰落

沈大伟表示,习近平高压控制会加速中共崩溃,因为他进一步背离了江泽民时代曾庆红的开明路线。他说,“从大约2000年到2008年,在曾庆红主持下,中国共产党选择了后一种方式。但我认为,在2009年中期,曾庆红退休之后,中共的方向突然发生了转变。”

所谓后一种方式是指他认为的列宁式政党要避免衰落命运的所谓“动态的方式”——“以开放的姿态,尝试引导和管理变革。”引人注目的是,沈大伟认为,是曾庆红而不是总书记江泽民,代表了这条能从某种程度上延缓共产党衰落的路线。

曾担任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室务委员、周恩来生平研究小组组长高文谦(图片由本人提供)

曾担任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室务委员、周恩来生平研究小组组长高文谦(图片由本人提供)

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曾任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室务委员、周恩来生平研究小组组长的高文谦说,“联系近来各种动向,沈大伟的这篇文章不是空穴来风。他之所以在这时候出来赞扬江泽民、曾庆红,批评习近平,说明中共高层内对习近平上台后的种种作法严重分歧,连深知中共政情和官场冷暖的美国学者也直接介入进来,把原来双方暗中的斗法公开化”;“他对曾庆红的辩解已经到了不遗余力、不加掩饰的地步”。

中共内斗已撕破

高文谦说,沈大伟是美国著名的亲中学者,多年来在中共官场游走自如,与中共官场交往很深,他的这篇文章是个很好的观察视角,“可以看出中共高层内部刀光剑影,内里已经撕破脸了”,综合最近海内外媒体的各种报道,不难看出这一点。

3月14日,香港《动向》杂志报道,2月26日,赵洪祝代表中纪委、中组部正式宣布对曾庆红立案审查。赵洪祝特别转达了王岐山对曾的三点忠告:现在是检查、交待的最后时机;不要抱幻想;不要走的太远。该文甚至被一些海外亲北京媒体转载。

3月5日,曾任曾庆红秘书、后任中央政策研究室原副主任的施芝鸿,在两会期间出席全国政协小组讨论会时不避嫌疑,公开反击海外媒体把中纪委网站刊登的“‘裸官’庆亲王的作风问题”一文过度解读为要打大大老虎曾庆红,并借阐述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提出要警惕告别“三个代表”迎“四个全面”挑拨性言论。

代开始背离江曾路线

沈大伟在接受纽约时报的采访中说,江、曾路线是从胡锦涛时代开始改变的。“一些强大的、可以在控制过程中享有利益的官僚机构聚到一起——宣传部门、国内安全部门,人民解放军与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和国有企业,我称他们为‘铁四角’——说服了胡锦涛,如果不进行严厉打压,并且在诸多方面更好地加以控制,中共就会失去控制权。”

沈大伟说中共开明期从2000开始,到2008年止。高文谦说,2000年正是江泽民 “三个代表”出炉的年份。“虽然‘三个代表’是个筐,什么都往里装,反正共产党把好事全代表了,但实际上是在试图淡化、松动共产党意识形态这个紧箍咒,把判断是非的标准放在生产力和人民群众上,那一段相对开明宽松。不管江泽民个人和家族如何,但在政治上提出‘三个代表’,如同赫鲁晓夫的全民党,虽然没有迈出实质性的一步,但至少是‘与时俱进’,值得肯定。”

高文谦说,相比之下,现在习近平恰恰是在开倒车,举毛旗,走老路,“政治上没有新招,都是照搬毛的那一套”,“过去被江泽民松动的意识形态,现在习近平又把它重新扭紧了,明显地逆历史潮流而动。”

高文谦表示,沈大伟访谈的要害是扬曾抑习,在政治上牵制习近平,“他明显地为曾庆红打抱不平,把党内开明派的桂冠加在曾庆红头上,肯定会激怒习近平,因为这样一来,习近平成了党内保守的顽固派,形象大损,失去道义上的制高点,党内中间派会疏远习近平,这将会进一步加剧习与江曾之间的争斗。”

曾是二代的大哥大

高文谦认为,曾庆红是红二代的大哥大,长期处于权力中枢,掌管要害部门多年,在党内有深厚的人脉,不大容易被撼动。“走到哪一步不好说,取决于各种因素,动曾庆红,不仅牵扯到江泽民,而且也会伤到红二代,而红二代是习近平当政的基本队伍。”

习近平是江曾在中共17大上推出来以对付胡锦涛的接班人李克强的。习近平为什么要把矛头对准他们呢?

高文谦回答道:“在权力场中,卸任的前任都不愿意轻易放弃权力,而现任为了摆脱前任的影响力,就必须作某种切割,连父子、亲兄弟都没有用,历史上这样的例子多了。江、曾有可能对习的大力反腐提出过看法;而习一开始也低估了反腐的难度,但开弓没有回头箭,如果自己不下狠手,就可能被别人干下去了。”

高文谦认为,习、曾交恶从打周永康就开始了,“当他一旦决定要打周的时候,他跟江、曾的关系就已经处在一个矛盾当口上了。因为周是曾庆红提拔起来的人,然后介绍给江泽民。谁是石油帮的帮主?不是周永康,而是当年给余秋里当过秘书的曾庆红。所以打周永康,跟曾庆红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不追他便罢,一追一个准。”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