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07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高瑜案二审结束 律师称不排除改判可能


中国资深独立女记者高瑜被控“泄密”案二审不公开审理星期二在北京高级人民法院进行一小时后休庭。当天稍晚,法院发出通知称星期四开庭宣判。辩护律师对美国之音记者表示,从二审采用开庭审理而不是书面形式来看,他估计或许有改判的可能。

周二的庭审上午9点钟在警方高度戒备的情况下开始。通往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的所有路口一大早就被封锁。警察密布,警车随处可见,路人和车辆必须绕行。法院正门旁边有七八个试图参加旁听的西方外交官受到遭到执勤警察拦阻。有几名便衣警察盘问过往行人,检查证件。

中国独立资深女记者高瑜(资料照片)

中国独立资深女记者高瑜(资料照片)

出庭为高瑜辩护的莫少平律师说,庭审在闭门状态下进行,只有高瑜及其代表律师和检方人员出庭,在法官和法院人员面前进行质证发言。

高瑜的另一位代表律师尚宝军在庭审结束后对美国之音表示,他接到法院通知,星期四上午9点在北京高级法院开庭宣判。

他说:“庭审10点钟结束的。9点钟开始。算是正常的庭审。法庭调查辩论都正常的完了。10点钟,法官宣布合议庭合议,然后择期宣判。因为它是不公开审理的案件,我没办法再多介绍情况。”

对于高瑜目前的情况,尚宝军表示,还可以。

他说:“身体看上去还好。精神状况也算平静吧。应该能够应付庭审。看来还可以吧。”

对于宣判结果是否乐观的问题,这位出庭辩护律师没有直接回答。

他说:“看从哪个角度看了。咱们还是不要猜了吧。星期四就宣判了,到时候再说吧。”

记者:星期四以什么方式宣判?

回答:公开宣判。

记者:还要出庭吗?

回答:对,应该是这样。他们通知我,星期四还是同样的法院公开宣判。

对于高瑜案二审是否有可能改判或轻判,尚宝军没有排除这种可能。他指出了上诉三种可能的结果中两种,没有提到发回重审的第三种可能。

他说:毕竟上诉就三个结果嘛,或者改判,维持原判。就这两个结果。维持原判通常它就不开庭了。如果改判的话,上诉案件又不能判得更重。如果改的话,一般是往下改。

记者:最好的结果会是什么?

回答:无罪。

记者:法庭有没有谈到高瑜有没有罪或者人不认罪的问题?

回答:肯定谈到了,但我没办法讲。

高瑜的另一位辩护人莫少平律师对美国之音表示,除了上诉不太可能加刑的常规以外,鉴于高瑜每况愈下的身体状况,辩方建议法庭考虑从宽处理。

他说:“高瑜本身年老体弱多病,这种(情况),当然我们也建议法庭也应该充分考虑。”

高瑜唯一的弟弟高卫对美国之音表示,他没有到法院旁听,只是通过律师了解了有关情况。

他说: “我估计判7年比较重,可能现在能改成5年。要不然它不会开庭。如果还是7年的话,它驳回就完了。所以,现在开庭了,就有可能降到5年。这是我们的分析。”

这位正在住院治疗疾病的退休国家干部对高瑜在狱中的健康和医疗条件表示忧虑。他表示,已经通过律师促请高瑜为自己的生命和健康着想而改变其态度,并呼吁当局在二审判决时作人道主义考量。

他说:“我还坚持我的呼吁,让高瑜有个好的医疗条件。哪怕是判完以后,以后的处理上,给她一个比较好的条件。要不然她可能坚持不下去。”

曾在中国官方的中新社和经济学周报任职的高瑜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两度被捕,判刑6年,其中一次被捕发生在北京天安门血腥镇压和平示威者前夕。

这位老资格媒体人去年4月被警察带走数日后,曾于5月上旬身着囚服在官方电视新闻中表示认罪。她后来翻供,称当局拿其儿子的安全要挟,迫使她违心认罪。

起诉书称高瑜向境外网站提供中共九号文件内容,即不准高校谈及新闻自由、人权等普世价值的所谓“七不讲”禁令。

高瑜案二审结果是否改变一审判决,正在引起国际媒体高度关注。

相关视频:VOA连线:高瑜案二审周四宣判,是否改判备受关注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